第三百四十一章 又见异象

燕阳在边上黑着脸喝粥,从小到大就么见过这么接地气的祭祀,什么时候就同乔木这么熟悉了,竟然还你你我我的称呼上了。??壹看书WW?W·?K?ANSHU·COM

祭祀能随便去谁的府上走动吗,他自己不忌讳,他燕少城主还忌讳呢。哼。

祭祀大人:“其实这里也没有忌讳荤素的讲究,祭拜的时候还要供奉牛羊牲畜呢,我之所以茹素,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你们的吃食只管随意些就好。”

真的太通情达理了,燕阳暗暗地磨牙,作为燕城少主他来神山的次数肯定是首屈一指的,为嘛每次来的时候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呢。

为何他们一直都在陪着祭祀吃素。幽怨的看向两人。

乔木也很想把荷包里面的肉干放到粥灌里面煮煮吃点荤腥的,看看捧着粥碗喝的认真的祭祀大人,还是算了,当着人家的面,你大口吃肉多不地道呀,那不是招人恨吗:“吃素也挺好的,荤腥常吃对身体不好。”

祭祀大人抬眼看看乔木,虽然一句话没说,可那种很满意,我很欣慰的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的。

乔木看到祭祀大人的表情,心说不吃肉什么的也是值得的。中年美大叔的赞赏真的让她新潮澎湃了那么一下。不吃是对的。

燕阳:“吃饱了吗,吃饱了就去休息了。”

虽然明知道这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可能有,可还是心气不顺。眼不见心不烦,还是回屋休息好了。

乔木看看不远处纱帘遮挡住的内室,这还上哪去休息呀,燕阳太没有礼貌了,这不是在搓人家祭祀大人走吗:“你才吃了几口呀,多吃点。”

说完就给燕阳的粥碗乘了满满的一碗:‘多吃点。’

燕少城主瞥了一眼祭祀大人的方向,这算是不吭声也不张罗着走人休息了。

乔木略微歉疚的对着祭祀大人笑笑:“知道您近来身体好转可真是替您高兴。”

祭祀大人温和的看向乔木,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这要谢谢你的药方还有那些成药。”

这个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乔木:“不过是赶巧能用得上,能够有效就好。说感谢就太见外了。”

祭祀大人看向乔木:“确实不用见外。”

燕少城主抿嘴,什么时候就变成内人了,会不会说话呀。

来自燕阳的冷空气都要把乔木给冻伤了,乔木:“呵呵,可不是吗,这还不是要请您给孩子祈福呢吗,大家都不用见外。”

祭祀大人:“分内之事。”这是越来越一家人了呢。

乔木心说这祭祀大人实在是太脱俗了,说话都没有个忌讳的,没看到边上的燕少城主脸色都不对劲了吗。这可是让她怎么继续圆说呀。

忍不住怀疑,这人真的不是在边上想看他们两口子的笑话吗,真的不是吗。

祭祀大人放下粥碗,一脸满足的起身说道:“今日真的很不错,我就不多打扰了。”

说完起身利索潇洒的走人了。

这还真是高人做派,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都不带打招呼的。W?W?W?·书K?A?NSHU·COM

燕少城主:‘人都走了,你还看。’

乔木:“我就是在想,祭祀大人真不愧是神仙人物,估计咱们世俗的烦恼人家一点都没有,这来来去去的提前都不带打招呼的。”

说完把荷包里面的肉干撕了两条放在粥灌里面,又续了点水。

燕阳:“也就是能哄哄你们这些无知的人。你见过几个高人呀,知道高人都是什么做派呀。哼,你不是说茹素挺好的吗,荤腥常吃没好处。”

乔木自从怀孕以后,脾气早就见长了,再也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都不带抬头看燕阳的:“常吃肯定没好处,我这样正常搭配着食用,有什么问题。”

我没见过高人,你就见过了?都不愿意跟他掰扯。

眼珠子黏在飘着肉香的粥灌子里面都要拔不出来了。

燕阳冷冷的说道:‘这肉味飘得更远。’你装的在好,肉味飘出去,祭祀大人还不是一样闻得到。

乔木立刻起身:‘哎呀,快把屋子窗户堵堵,这味道让祭祀大人闻到,多扎心呀。’

燕阳:“乔木,你够了,为了一个外人你还想怎么地。”

乔木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呀:“我这不是觉得咱们有点欺负人吗,明明知道人家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吃肉,还在人家跟前吃这个,多不厚道呀。咱们自己吃肉,把味道捂捂,怎么了。非得戳人心呀。”

燕阳冷着脸:“你管他去死,到底吃不吃。”大有你不吃我就去把粥倒了的意思。真心的没法忍受了。这么大的窗子呢,捂得过来吗,他燕少城主什么时候吃口肉汤,还得看人脸色了。

看看粥灌子,倒了多可惜呀,乔木也只能委屈祭祀大人了:“都煮好了,自然是吃的。”

燕阳亲自动手,两人一人一大碗的肉粥,乔木还弄出来点胡椒粉什么的,吃的脑门都冒汗了,大冷天的别提多舒服了。

想想孤独的祭祀大人,乔木心下摇摇头,顾不上了呢。

在委屈燕阳还有委屈祭祀大人这两个之间让乔木选择的话,自然是要委屈别人的。

夜里歇着的时候,燕阳自动的睡在外侧,把大氅使劲的往乔木的方向拽,唯恐冻到了自家儿子。这自动自发的贴心举止让乔木分外的受用。

往日里身边有太贵在,燕少城主总是霸气的睡在男人应该在的位置上。

原来身边只有燕阳自己的时候,他也知道怎么样才能照顾好他们母子呢。燕阳在用行动表达他一个当人老公的,当人父亲的担当呢。

乔木:“不用如此,喝过肉粥以后,我这后背都出汗了。一点都不冷,你可小心点别光顾的我,回头你感冒了,还不是一样会传染给我。”

燕阳:“乱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感冒。”话说感冒什么动动。

才要发问,就看到乔木单手搂了过来,搭在燕少城主的腰上找个舒服的姿势睡过去了。

想想走那么远的路,还要做活,对于一个孕妇来说确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