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幸福拌嘴

好半天之后乔木虚心的求教燕阳:“你觉得这事过去之后,爹爹会算是过去了吗。”

燕少城主挑眉:“本少城主觉得,这事如何过去,还得看夫人你的表现了,不过你放心,爹爹是非常讲道理的,不会无缘无故的针对任何人,何况你肚子里面还有本少城主的儿子呢,父亲大人肯定要看几分面子的。”

这算是安慰呢,还是算安慰呢。能不能来点实在的呀,乔木拉着燕阳的衣袖:“我怎么能靠儿子呢,你可是我的夫君呢。”

你当男人的,怎么也不能在边上看热闹呀。男人不是应该就这个时候用的吗。

燕少城主挺挺胸脯:“别忘了,你作妖的时候,都是你夫君接招的。我不收拾你就不错了。”好吧自己的骑士有点靠不住。

乔木彻底消停了,不管燕城主为何折腾,她这个儿媳妇总是要见招拆招的。

再说了,燕城主那可是还憋着劲的给他儿子相看家世相当配得上生下他燕氏子嗣的女子呢。想想真是不让人能够开心的一件事情。

乔木侧目看向燕阳,也不知道这东西对这件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这个时候若是能够夫妻同心的的话,她乔木要少辛苦多少的事情呀。怕只怕是,燕阳这东西还没有认识到,只有一个老婆的好处呢。根深蒂固的认识,还没有被她乔木给掰过来,

叹口气,燕城主怎么就不能消停点,给她多一点的时间呢。

陪着夫人坐马车的燕少城主,感觉乔木看过来的眼神有些异样,忍不住挑眉,这女人又怎么了。

看向乔木的眼神就看事妈是的,让乔木这个郁闷呀,她有那么招人烦吗,怎么就用这么一个揣测眼神看她呀。

真心的不让人高兴,就这样还指着夫妻一心?哼,自己的婚姻还是自己维护吧。能护到哪算哪,乔木有一种听天由命的豁达。这也是没办法情况下的无奈被选择。

翻个白眼扭头闭眼休息了,对于边上的燕少城主,乔木的反应就是,少看一眼少闹心一眼,眼不见心不烦,最近的糟心事,都是绕着燕阳来的。

这才是真的事妈呢,他还好意思用那种眼神看别人。

燕少城主被人家这么无视跟嫌弃过吗?立刻就翻脸了:‘乔木你那是什么态度。’

乔木:“正常的态度。”然后就再也不搭理燕阳的各种挑衅了。

燕少城主绷着一张脸,也只能对着乔木放狠话,咬牙切齿的:“乔木,若不是看在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份上,看本少城主轻饶了呢。”

乔木终于睁开眼侧过头:“哦,那你别看孩子的面呀,我可不领情。”

说完再次闭眼休息,不是自己的地头,她都没有休息好。距离少城主府还有一段距离,马车里面暖呵呵的,闭眼养神最最妥当。

燕阳差点气跳脚,就说父亲大人英明神武,敲打这女人一点都没错,看看,都成什么样子了,再不收拾就该翻天了:“你也就是仗着本少城主宠你。本少城主不跟你一般见识,暂且。”言外之意孩子生下来,他们算总账。

说完气的弃车去骑马了,燕少城主此刻需要静静。

要说乔木也是仗着肚子嚣张到一定高度了:“且,燕少城主这话可错了,您宠的是肚子里面的孩子,乔木可不敢称得宠。”

说完刷的就把车帘放下了,让燕少城主一人在马上运气,在运气,好半天才把火气给压下去。这女人真的欠收拾呀。

想他燕阳顶天立地的男儿汉,怎就总感觉在内宅上伸腰艰难呢。还能怕了她一个女人不成。燕少城主总结还是惯的。

等乔木生下来儿子,看还给她这么多的优待不。

到自家府里,乔木身心都放松了,远远地就看到暖楼的玻璃窗里面绿色盎然的一片春意,等到了暖楼里面,直接就把身上的大氅,厚衣服都换下去了。感觉身上轻松了不是一点点。

乔木:“我可是再也不要出门了。哪里有自己家里舒服呀。”

燕少城主表示,这个是非常肯定的,尤其是乔木自己亲力亲为折腾出来的暖楼,那都是成安乐窝了。

别说是乔木,就是他自己,自认从来不贪图享受的人,来了暖楼那也不愿意去面对外面的凛冽寒风呀。

太贵打湿了温热的毛巾给乔木擦脸:“看您说的,穿的这么暖和,虽然说不上舒服,那也说不上遭罪呀。”

偷着暗示乔木,燕少城主在呢,您怎么能说去给长辈拜年是遭罪呢。

要说乔木同太贵的关系,那可真是心有灵犀了,太贵一眨眼,乔木就明白这丫头什么意思,顾忌的是什么。

乔木都没有看向燕阳那边一眼,直接捂着肚子回到:“怎么就不是遭罪了,我这么大的肚子,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那不是加负吗,你好意思这样的折腾孕妇吗。”

我有孩子在呢,怕什么呀,乔木一不小心把燕城主的警告给忘了,又开始花样的作妖找死了。

太贵黑脸,心说我这还不如不暗示着呢,看看夫人这性子,反倒是自己火上浇油了。偷偷的看向燕少城主的方向,真要是被误会了,这位可不是好像与的。夫人似乎又回到了归途时候的任性刁蛮了。

期期艾艾的说道:“加负是什么意思,您哪有那么娇贵,这样的天气,大家都穿的厚实点才暖和吗。”

乔木:“怎么不娇贵了,我这可是怀着孩子呢,穿的厚实那是没办法,若是府上都如此温暖,谁会没事穿的那么厚重,去舒服肚子里面的孩子,万一裹坏了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诰命服侍这东西有多累拗。加负,就是增加负担,我这个孕妇本来就是带球走了,还非得把捂的那么严实出门,不是加负是什么。”

太贵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封上,怎么就想不开,来捅这个马蜂窝呀,夫人一定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心情不佳,找个由头全都冲着自己来了,当然了,关键怕还是说给边上黑着脸的燕少城主听的。

她这算是无辜躺枪的。

燕阳听到乔木这么说,立刻就走了过来:“很辛苦吗,很不舒服吗,你怎么不早说,怎么能委屈我儿子呢。既然如此,以后都不要出门走动了,让人把屋子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