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高姿态

乔木瞪眼太贵:“听明白了没有。”

太贵真心的无奈,听到了没有,不是询问你听见了没有,而是问你明白了没有。夫人这是多在意这个问题呀。

太贵:“奴婢听明白了,夫人放心,少城主在表小姐离开咱们少城主府以前,肯定不会府的。”很透彻的把夫人隐秘下的心思,说的明明白白的。

要说答案乔木是满意的,可作为主子,被丫头点的这么明白,那真是没什么面子。

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咳咳,少城主公务繁忙,回不回来跟表小姐有什么关系,难道少城主是因私费公的人吗?”

太贵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您怎么说怎么是吧,只要您觉得脸上好看点就行。真的不用在她一个奴婢面前找脸面,问题是找也没有。

太贵一个眼神,乔木怂了,这个,那个,总的来说,自己目的达到了其他的不用计较太多,都是自家人,没必要非得往脸上摸层粉。

乔木拉着人家太贵的袖子:“呵呵,那什么,明白了就去安排吧,怎么那么话多。”

得还是她这个奴婢的毛病。看看自家夫人,太贵多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当人奴才不容易呀。难怪那么的人都想脱离奴籍当个贫民。

菁菁小姐同轻语小姐过来的时候差不多,菁菁小姐要稍早一些,乔木明白轻语小姐想要压轴的心里。凸显自己的身份吗。

乔木昨天就特意让人把招待内眷的院落收拾出来了,不是乔木的暖楼,而是燕少城主府的内院。

菁菁小姐来的稍早,乔木态度热情,想到菁菁小姐的处境,付氏做出的事情怕是真的连累了这位菁菁小姐,燕城主若是有意的话,自己怀孕,菁菁小姐是目前最适合来少城主府的女人。

可燕城主迟迟没有动静,显然这位已经不是情敌了。一个不在构成威胁的女人。

在这里,女人的婚姻,那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个人态度根本就不被考虑,可以说这位已经算是前情敌了。

乔木作为隐形的胜利者,虽然是捡漏,可高姿态做的相当到位,用从来没有过的热情招呼菁菁小姐。

乔木:“菁菁小姐,看着清减了些,不过身段更加婉约了,看的我好生喜欢。大半年不见,很是有些想念。”

乔木是实心实意的在羡慕人家,这人比以往看上去,柔和了几分。少了几分世故。

菁菁小姐晦涩纠结的看了一眼乔木的肚子,唇角的苦涩怎么都遮掩不住:“少夫人才是福气的人,能得少夫人惦记,是菁菁的荣幸,还没有恭喜少夫人有孕。”

乔木跟着有点尴尬,光羡慕人家的好身材了,忘了自己怀孕了,对于菁菁小姐来说,这个可能有点显摆的意思。可不是在特意的点出自己的身材吗,天知道她说话的时候真的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乔木不好意思的遮掩一下肚子:“确实是喜事,我也挺高兴的,不过要说样子,真的不好看。”

菁菁小姐善意的看向乔木,刚才还觉得这位夫人在故意用怀孕的事情刺激自己呢,如今看来自己都是小见识了,能够坦言自己小有得意的,也就是这位性子算是直爽的少夫人了,

话说人家作为燕城主的夫人,用得着刺激自己一个从来不是威胁,如今连填膈应都不算的人吗。

菁菁小姐:“作为女人,能够为喜欢的人,为夫家孕育子嗣,是神圣的事情,美丑从来不是评判一个即将成为母亲的女子的标准。”

乔木唇角弯弯,不愧是贵女,看看这见识,听听这话说的多有道理,多漂亮呀,自己怎么这么喜欢听呀,原来换个立场,自己可以如此欣赏这位小姐呢。呵呵。是原来的自己太狭隘了吗?

乔木:“菁菁小姐院子里面请,说起来还是我失礼在先呢,若不是我这身子不争气,早就该请菁菁小姐过府了。自从去了京都,咱们还是头一次聚聚呢。”

菁菁小姐:“少夫人一路辛苦,本该是菁菁过来拜会夫人的,能得夫人惦记,已经是菁菁的荣幸了。”

乔木喜滋滋的,看看只要是不在同一个男人身上用心的女人,都能友好,和平,友爱的相处,这多好呀。

乔木:“该是我的荣幸。”

说话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内院,菁菁小姐抬眼看向少城主府的内院,这是她这么多年来一心向往的地方,如今确实再也没有可能了。

说不忧伤那是假的,可也没有多难受就是了。用心想来,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听闻,这里对于乔木这位少夫人来说,也不过是招待女眷之处。

就连燕少城主平日也是从来不踏足这里的,还听闻,燕少城主歇脚的地方,从来都是被新划进少城主府底盘的乔氏旧底。

那里是这位少夫人的院子,也是少城主歇脚的地方。

所以这燕少城主府的内院又算是什么呢,她即便是来了这向往多年的地方,又该当是个多么可怜的存在呢。

看看边上热情洋溢的少夫人,对自己的态度可真是有点让人不敢相信,不过要说多好那也是骗人的,还是在少城主府内院招待的她不是吗。

谁不知道城主府的三小姐,作为这位少夫人认可的闺蜜,那可是从来出入乔府旧底的。

乔木难得大方一次,竟然把这次祭天回来时候,祭祀大人送的雪莲拿来招呼客人了。可见对于这位菁菁小姐真的是放开了心怀呀。

菁菁小姐端茶,眼睛就直了。不是没有见识的女人,对于茶碗里面的香气,还是能够认出来的,惊讶的看向乔木,这真的是受宠若惊。

乔木:“菁菁小姐尝尝看,不错的。”

那肯定是不错的,想她付府,有个城主府的夫人在呢,这东西也不过是听过,看过,别说她们内院的小姐,怕是付大人都没有喝过几次呢。

茶水入喉,细细品味,然后对着乔木道谢:“承蒙少夫人款待。”

从菁菁小姐的神态举止都能看出,对乔木这分热情招待的用心。乔木跟着欣喜,没白遭禁东西,这是个有心的:“菁菁小姐喜欢就好。祭祀大人送的,我同菁菁小姐一样的喜欢。”

至于送人吗,乔木真没有那么大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