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护妻

燕阳这话说出来,不光是乔木为难的看向两位嬷嬷,就是两位嬷嬷同样为难的看向乔木,她们是城主大人派过来训诫少夫人的,严格来说,祖训,家规没有念完,就算是没有完成城主大人的命令。

乔木心说,他家公公本来就事多,若是传出去什么,肯定不会说他儿子把人轰出去的,怕是还要把罪名按到她这个儿媳妇身上,持宠而娇什么的怕都是轻的。

为了堵住这位老公公的嘴巴,乔木觉得辛苦点还是听完了好。

两位嬷嬷开口之前,乔木笑呵呵的开口:“听着挺有意思的,在听一会,不是很累。”

两位嬷嬷松口气,早知道应该把语速放快一些的,心中难免庆幸,幸好他们没有得罪了这位少夫人,如今倒是两厢便宜呢。

燕阳阴沉沉的看了两位嬷嬷一眼,乔木什么人呀,别说听这些玩意,就是看喜欢的话本那也没有这么用心执着过呀。

两位嬷嬷被少城主一眼给看的差点冻住,不愧是少城主威仪天成。

燕少城主:“你们两个也是这个意思?”

平平缓缓地一句话,听的两位嬷嬷头皮都要炸了,立刻跪在地上:“奴婢们全凭少夫人吩咐。听凭少城主吩咐。”

燕少城主一声冷哼,甩袖子去了浴间,剩下内室的三个人都松了口气,乔木歉意的看向两位嬷嬷:“辛苦两位嬷嬷了。继续吧”

两位嬷嬷绝对比方才要客气许多:“多谢少夫人周旋。”

乔木挥挥手:‘还请嬷嬷继续把祖训,家规再同乔木细说细说吧。’

两位嬷嬷这次是说什么也不敢坐着喝茶闲聊了。规规矩矩的站在乔木面前开始讲述族规。气氛也好,语言也好同方才那真是天壤之别,乔木都感觉耳朵受罪了。

所以说燕阳这厮到底是给她撑腰的还是专门过来坑她的呀。

没有一会两位嬷嬷就看到从浴间出来的少城主,脸色严肃的坐在少夫人身边的暖炕上,一双凤眼随便一扫,两位嬷嬷都觉得两股颤颤,开口都带着压力。声音越来越小。

乔木听着听着就感觉没声了,两位嬷嬷迫于少城主的威压,喉咙愣是发布出来声了,不敢说话呀。继续不下去了。

燕阳:‘本少城主询问你们,谁人去父亲大人跟前多言我少城主府的是非,竟然敢蒙蔽父亲大。’

两位嬷嬷:“回少城主的话,奴婢们实在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奉城主大人的命令过来少城主府,为夫人解读族规家训。还请少城主开恩。”

燕少城主还是明理的,关键是得给父亲大人面子:“你二人既然是奉父亲大人命令而来,何错之有。家规既然解读完了,就去父亲大人面前复命吧,少夫人虽然身子笨重,可对长辈向来敬重,对我燕氏族规更是从不离手。”

两位嬷嬷:‘少城主说的是。’

乔木扭头,这算是公然策反,逼迫人家说瞎话吗。亏得燕阳能这么大言不惭。

燕阳接着说道:“少夫人今日研读族规辛苦,看看脸色惨白的。”

两位嬷嬷立刻请罪:“都是奴婢们不好,让夫人辛苦了。”

燕少城主:“是夫人学习的辛苦,伤了身子。”

两位嬷嬷心领神会:“奴婢明白。”

燕少城主再次冷哼,明白就好,挥手打发人走路。

两位嬷嬷低头告退脚步缓慢,临出门的时候对着燕阳再次行礼:‘奴婢们谢过少夫人。’说完才走了出去。

乔木:“你把人给吓到了”

燕阳瞥了乔木一眼,都没搭理人,走出去几步,到了外间招呼过来身边的侍卫,倒要知道知道,谁人非得赶在夫人怀孕的时候,过来找麻烦,这是冲着乔木呢还是冲着他燕阳呢,或者冲着他燕氏的子嗣来的呀。当真是越想越恼火。

就如同城主大人想明白少城主的事情一样,燕少城主想要知道城主府发生的事情,那也是分分钟钟的事情,父子二人之间对于消息互通这点那是心知肚明的,也是真的亲近,父子之间没有防备才能如此。

燕阳没一会就听到侍卫的回话了,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他爹怎么样都成,可挑唆他爹的人就不可饶恕了,竟然是李将军,他家舅舅,这个就真的让燕少城主颇为为难了。

对于亲舅舅燕少城主是不敢埋怨的,也不能埋怨,可对于轻语小姐燕少城主就不那么喜欢了,往日里这位表妹,从来都懂事的很,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变得如此刻薄搅事了。

不过来少城主府做客而已,回府竟然搅合成这样,早知道如此,莫不如不来府上的好。

幸好父亲大人有分寸吩咐两个懂事的婆子过来了,若是换了两个不懂事的过来,乔木的肚子有个万一,亲舅舅能陪他燕阳一个儿子吗。

怎么想燕少城主都不痛快,多不容易吧媳妇的肚子养这么大呀。将军府也忒霸道了些,幸好乔木如今还有些依仗呢,不然岂不是连肚子里面的孩子都保不住了。

越想燕少城主越是神情严肃,想他燕阳连娘都没有,竟然能稳稳当当的坐着燕城少主,这里面果然有他爹倚重他的缘故,怕是同这娘舅府上的军权由着莫大关系。

越想就越觉得舅舅家霸道。对他燕阳来说是依仗,也是危险。双刃剑呀。

难怪他爹总是提点他要掌握好同将军府之间的关系。燕少城主脑子里面百转千回。对于燕城李氏,头一次这么郑重的放在政、治立场考虑。是不是他们不光想做他燕少城主的舅家还要做小燕少城主的舅家呢。

那么再父亲大人眼里,又是如何看待自己这个燕少城主的舅家的呢。燕少城主心口发冷。回头得把这个问题同父亲大人梳理梳理,不然父子二人还能没有隔阂吗。

乔木在暖和的被窝里面昏昏欲睡,嬷嬷们说的族规还是有一些好处的,助眠。

燕少城主同外间进来,身上都带着凉气,弄得乔木又精神了:“你还去外面了呀。多冷呀。”

燕阳:“当本少城主是你呢,又笨又蠢,连点凉气都受不得,矫气。”

乔木翻白眼:“我这就去外面冻着,你敢答应吗。”

燕少城主立刻变脸:‘切,混闹,我儿子多大呀,娇气着呢,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晓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