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准爹

有燕少城主如此维护,乔木这个孕妇说是过得跟猪一样那也不算是过分,啥都不想,除了吃就是睡。

人说心宽体胖,乔木看着自己最近的体重涨势比猪都快。猪这个字眼乔木想避都避不开了。摸摸肚子,膘肥肉厚,额,好像还是形容猪的。

开始的时候想到生产不容易乔木还是下意识的控制一下食量,到现在乔木也不再想生产的问题了,吃不饱连觉都睡不好,直接影响精神不好,不到生产的时候,可能就把自己给熬坏了。

所以还是吃吧,往后的事情往后在想好了。不过关于运动的事情,乔木倒是没有大意,困得睁不开眼,也让太贵拉扯着走完每日固定的两圈,实在是生产的阴影太巨大了。

随着乔木的肚子越发的大起来,燕少城主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严肃傲娇什么的在乔木这个夫人面前越发的撑不住了。

大众男人什么样,现如今的的燕少城主在乔木面前就什么样,盯着乔木的肚子,恨不得从里面盯出来一个孩子。

乔木放下手中的点心:“您最近似乎不太爱提儿子了。”

燕少城主抿嘴,把乔木眼前的点心盘子放到边上的丫头手上,顺手把托盘上的布巾抻过来,随时准备着夫人备用:“还能注意到本少城主,可见你还没真的除了吃什么都不知道呢。”

乔木拿过少城主手里的布巾,轻轻地擦嘴,试手:“我有那么蠢吗,当然了我也没有那么精明,前段时间少城主嘴巴里面哪句话没有儿子跟着呀,最近可是一句都没有听到,我就是蠢这么大的变化还是能看出来的。”

燕少城主从乔木手上把布巾再次接过来,嘴巴说出来的话一点情面都不留,跟手上的动作比起来,跟两个人一样:‘操心该操心的,本少城主的事情用你费心吗。’

乔木瞪眼,事关我肚子里面的儿子,我那是瞎操心吗:‘我怀了都快九个月的孩子,突然失宠了,我还不能问问呀,你欺负我肚子里面的儿子不会开口说话是不是。’

燕少城主看着乔木的肚子有点纠结,这么大的肚子终于让燕少城主把嘴里形势上的儿子形状化了。

最近燕少城主一直在担心,万一自己一不小心招呼儿子太深情了,儿子在夫人肚子里面答应一声怎么办。

谁让乔木这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总是那么让人意外呢。祭祖都能有异象的人,现在在有点震惊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吗。

燕少城主真心的怕这个太意外呀,到时候万一自己接受不了,把媳妇同儿子都当妖怪处理了就不好了,所以还是等孩子生下来在父子慢慢沟通好了,让儿子在媳妇肚子里面正常生长就好。

燕少城主也知道自己的心思实在是有点超乎想象,不好让外人知道的,所以一直沉默是金。就让自己一人担心好了。

现在乔木这么询问,让燕少城主为难,儿子没生下来呢,夫人就担心儿子失宠了,这可不成:“你哪只眼见到本少城主不喜欢儿子了,你这女人太可恨了,不许这么想,不许离间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乔木:‘用得着我离间吗。’可不是吗,你连搭理都不搭理了,还用得着我离间吗。

燕少城主:“本少城主深沉的父爱,那是用言语能表达的吗。肤浅。”

乔木最近不愿意费神,都不想搭理他了:“您就深沉吧,等儿子出来看还能认识你不。”

燕少城主绷着一张俊脸,对着乔木那眼神简直就跟看着仇人一样,这个不懂事的女人,这点事情都不做不好。若是将来他们父子失和,妥妥的就是这女人最近乱琢磨影响儿子的结果。

乔木直接找地方睡觉去了。

燕少城主拉着乔木:“怎么又睡呀,不是说多溜溜吗。”

乔木:‘溜什么溜,溜了好几个月了,也没见你儿子溜达下来呀。可见溜不溜达,作用不大。’

燕少城主:“闭嘴,你个没有忌讳的女人,瓜熟蒂落,儿子少在你肚子里面呆一日,那都是你这个做母亲的不负责任。”

乔木对着燕阳瞪眼,直接无视了这人。

燕少城主看着乔木的肚子,说句真心的话,那是真的非常闹心,可以说是心神不宁。一点都没有乔木刚开始怀孕时候的志得意满了。

尤其是最近心里不踏实,估计乔木的肚子不落地,燕少城主的心神都踏实不了了。

别看燕少城主对乔木说话挺有底气的,八成都是装出来的,没看到动作上小心的比在神山上伺候祖宗们都小心吗。

边上的伺候的丫头看着少城主把他们的活计都给抢了,一直担心是因为他们伺候的不妥当呢。

春暖花开的时候,乔木到了怀孕后期,夜里睡不踏实,白日里倒是能够补觉。

燕城上下没什么大事,私下里面议论的都是少城主夫人的肚子,奔着燕城而来的学子们,在乔府的酒肆里面最近基本上都可以免费喝酒了。

因为人家乔管事说了,最近这一个月都是好日子,酒水免费。

要不是燕城富裕,乞丐什么的少见,还有专门的收容机构,怕是乔管事都要弄个粥棚什么的了。

上上下下喜气扬扬的时候,燕少城主顶着两个黑眼圈都要到了夜不能寐的境地了。

乔木也就是睡不踏实,燕少城主那是根本就睡不着,偶尔睡着了也是噩梦连连,还不如不休息呢。

偶尔乔木精神不错的时候,看到燕阳这个样子都忍不住要鄙视一下,就这点心里承受力,可真是够了,还当爹呢,不知道的以为燕阳生孩子呢。

良心的建议:“我感觉着肚子没事,怕是还有些日子才要生呢,不然你去城主府歇息几日。也省的你总是这么精神紧张着。”

燕少城主黑眼圈浓重,不过凤目斜挑的时候,依然风情无限:“哪只眼看到本少城主精神紧张了,本少城主好着呢,好好地生你的孩子,少操心有的没的。”

得白瞎一片心了。这人别扭的让人咬牙切齿,幸好自己不是矫情人,知道这人真的关心他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