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言明

自从平哥十天燕城主过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被乔木暖楼的明亮宽敞折服了。

不能说城主府就比暖楼的设施差了。可明显不如人家乔氏折腾出来的东西冬日里保暖,城主府的楼阁窗棂都是最好的,可依然挡不住夏日里蚊虫的骚扰。

任燕城主权势滔天,依然对这些小滋扰没辙,大环境在这里摆着呢,家仆们顶多就是勤快的多拍两只苍蝇而已。

熏香什么的放的再多,范围也是有限的。尤其是暖楼回廊上的那些明亮琉璃,太奢侈了。那么金贵,那么明亮的东西,一个小楼里面竟然用了里外两层。

他燕城主的书房里面放一块也足够采光了。想想自己一个城主竟然没有一个小小的乔氏,居住舒适,心里不平衡呀。

富贵如燕城主在那一瞬间对乔木也是有些仇富情节的。

在听说儿子这么孝顺,燕城主能不霸气吗,有了更好的环境才能为燕城更好的谋划吗。所以霸气一点必须有。做什么畏手畏脚的吗。

燕阳听了燕城主的话,默默的检讨自己,难道真的是京都一行让自己收敛了吗,没有呀。

燕城主更倾向于,自己成熟稳重了,毕竟儿子都有了吗。

燕阳腼腆的笑笑:“儿子明白的。父亲给了儿子张扬的底气,儿子才能过得如此恣意。”

燕城主满意,自家儿子确实是个心里明白的,虽然父子之间不需要客气,可被儿子这么舒服的拍两下马屁,更加增进父子感情呀。

燕城主:“你小子那点心思,别以为能瞒住了老子,为父跟你说,女人就不能那么惯着,算了你年岁还小,过上几年,等你在大些,为父就是不说,你也能明白,我何苦做这个恶人。不过不管你怎么待见乔氏,轻语还是要迎娶进门的,我燕氏的子嗣更是重中之重。先把轻语迎娶进门,那是咱们父子对李氏的交代,打一巴掌总得给个甜枣,这些无需为父在教导你的。等轻语进了门,为父再给你挑选几个好女,为我燕氏延续血脉。不管你对乔氏怎么看重疼宠,这两件事要放在心上。不能让乔氏乱了你的心志。其他的为父随你高兴。”

燕城主看着儿子对乔氏越发不一般的看重,不得已抛出了底线。

燕少城主怪不好意思的,往日里可是觉得自己比老爹御妻有方呢,今日方才知道,父亲大人原来对他这个儿子还不满意呢。

咳咳这个父子二人的见解明显不在一个方向上。

不过好像自己确实对乔木看重的太重了些:“咳咳,也没有怎么看重,那不是乔氏生下了平哥吗。”不是怕父亲大人怪罪,而是傲娇的燕少城主不愿意承认自己对一个女人看重了。有损形象。

燕城主挑眼皮看向儿子:“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就乔氏能生孩子吗。”这孩子还学会狡辩了。

燕阳:“那不是平哥吗,儿子就是看在平哥的面子上,给乔氏几分脸面而已。”

这都要跟老爹耿耿脖子了。实在是要恼羞成怒。

燕少城主更纠结于,难道平哥不是独一无二的吗?

燕城主心说,你承认你对乔氏不一般能怎么地呀,我又没说要把乔氏怎么地。看来儿子自己还跟自己叫着劲呢,早知道自己就不做这个提醒了。

这不是让儿子看清了对乔氏的看重吗。失策,失策的很呢。

燕城主:‘你心中有数就好,记得交代乔氏不能耽误了正事,等乔氏准备妥当了,为父就请丞相大人去李氏请亲,让祭祀大人看了好日子就能把婚期定下来了。平哥是你的第一个孩子,为父同你一样的看重。’燕城主一番畅想很是老怀宽慰。到底是老眼,随便两眼就把儿子那点心思给看明白了。

燕少城主听到耳朵里面只觉得催得好紧呀,一点都没有要当新郎官的喜悦。

原来什么都是第一次新鲜,第二次似乎有点感觉疲惫了。竟然都没有第一次做新郎的急迫与喜悦了。成亲蛮高兴的事情,到这里变味了。

想到乔木,燕少城主颇为焦躁。哎怕是让老父亲给说中了。自己对乔氏早就不一般了。

想想老父亲方才撂下的底线,自己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

送走父亲大人,燕少城主施施然的去了自己的主院。感觉终于在自己地盘上了一样。自从上次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都是在人家地头上过日子呢,燕城主就各种的不自在。给乔氏的面子大了。

他堂堂的燕城少主,不能让女人给拿捏了,哪种形势上的都不可以。所以就从换院子这第一步开始吧。

燕赤侍卫抬头挺胸的站在外院的门口上给燕阳见礼,随时等着听后少城主差遣。

说起来别说燕管事憋屈,就是燕赤侍卫都觉得腰板不直,往日少城主去人家夫人的院子里面歇着,自己这些伺候的侍卫就是在人家夫人的地盘上讨生活,对人家领头能不让着几分吗。

现在不一样了。少夫人来了少城主的主院,他燕赤就是地头蛇,领头来了那也是客,得随自己这个少城主的侍卫首领安排的。扬眉吐气不过如此。

少城主虽然明白的稍晚了一些,好歹是明白了。

燕阳都奇怪燕赤侍卫怎么就感觉不一样了呢:“这么精神,不是好事进了吧。”

燕赤侍卫哀怨的看向燕少城主,他一个侍卫的婚事那不是得听少城主的吗,好事近不近那不是都是他老人家一个心思的事情吗,您不开口,我这好事在哪呀?

厚着脸皮说道:“少城主玩笑了,属下的好事还要少城主恩典。”

燕少城主心情好,对着厚脸皮的侍卫嗤笑:“合着过来本少城主这里讨老婆的呀,难怪今日总在本少城主眼前晃悠。”

燕赤侍卫更加的幽怨了。被这位主子给埋汰死了。

自从少城主成亲以后,您这还是为数不多的在主院休息呢,他燕赤这个侍卫首领才有机会在您眼前露脸不是。那是他愿意的吗?

往日里您歇在夫人的院子里面,在您眼前晃悠的那都是人家夫人身边的侍卫。他倒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