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怨念加深

从众人的笑声中,燕少城主又一次体会到了舌尖上的苦涩,对他们三口人来说,突然意识到,这天大的喜事,对他们府上来说,怕是真的不是太让人高兴的事情。

没看到乔木虽然自始至终都温婉的站在那里,可眼里一丝喜悦都没散出来吗,燕少城主谁呀,看媳妇脸色那都是看出来心得的人,怎么能认错呢。

心中难免恼怒,既然是不高兴的事情,这么费心费力做什么,在他燕阳面前用得着如此吗,还是觉得他燕阳最近性子好了,就可以随便敷衍了。

话说若是这样的安排算是敷衍的话,估计没人会认为敷衍这个词是贬义的。

燕城主高兴,看乔木前所未有的顺眼,对于儿子更是从来都没有不顺眼过,所以这点小儿女的心思还是乐意成全的,大手一挥:“既然你们少城主府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忙,你们小两口且先退下去吧,平哥该看不到爹娘该不高兴了,最近这段时间衙门里面的事情也可以先放放。中午的时候别忘了抱着平哥过来一起用饭。”

燕少城主心中的想法都压下去了,平平静静的应对:‘是,听父亲大人的吩咐。’

乔木跟在燕阳身后躬身行礼,心说真要是心疼孩子,谁会没事折腾一个月的孩子过来一起用膳呀。果然都是表面功夫呢。

就听人家燕城主说了:“对了,平哥还小,抱来抱去的怕是饶了他的睡眠,看我这记性,人老了脑子都不好用了,这样,等平哥醒了,我过去瞧他。可不能打扰了我乖孙的睡眠。”

乔木差异,隔辈儿亲原来在这里通用,倒是自己把人想歪了。

看看燕城主这个宠溺劲儿的。乔木都开始发愁以后孩子的教养问题了。

众位大人心说,若是真的把您当成脑子不好用的老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弯弯绕绕的这么多,还不就是在同他们表示,重视孙子的意思吗。城主大人也算是对孙子用心至深了。可见真的稀罕。忍不住就又齐齐的看了边上的将军大人一眼。

将军大人算是看透了,今日他就不该出门,这种眼光怕是以后将要如影随形了。只要少城主对乔氏宠溺,只要城主大人对孙子一如既往的看重,他李氏就会被这些各异的眼光围绕。这就是作为外戚的烦恼呀。

燕阳:“他一个小孩子,皮实的很,怎么就劳动父亲大人去看他了。”

燕城主:‘乱说,那么大的孩子最是娇贵,你们为父也是这么养过来的,怎么到了平哥这里就不成了。可不许乱折腾,好了,下去看平哥吧,可别让平哥委屈了。’

燕少城主笑呵呵的协同媳妇退下去了。

诸位大人羡慕的对着燕城主又是一顿夸奖,让边上的李将军再次好一阵的不自在。谁让这些老大人做事不地道,一边夸奖人家燕少城主夫妇,一边腻歪歪的看着李将军这边呢。

可不是吗,自家闺女即将嫁入少城主府,人家一家和乐,回头自家闺女嫁进了,继续和乐还好,万一有个不和谐的事情,怕是都是自家闺女的不是。

李将军眉宇都是官司,突然就意识到,也许这们婚事真的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好。

尤其是可恨的是,为何明明是后院的事情,要放到前院来呢。少城主府里还能不能有点隐私了。

回头就同闺女说,等到了少城主府,别的先不说,后院得先归拢一下,尤其是乔氏这种不分场合瞎叨叨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了。看来对于这种奇异目光他老人家还得适应一段时间。不能做到淡然以对。

李将军恼怒的完全忘了,人家乔木也是为了表达重视将军府才把少城主的婚事放在公事上说的。抬举你还被你鄙视,你多大的老脸呀。

御史大人一脸的深沉,脑子里面早就荡气回肠的少城主府几波风雨了。最后也没能看出来,乔氏的心思就是了。

哎,老大人这份情商做御史实在是委屈了。等到从城主府出去的时候老御史才想起来,少城主出门的时候,同他似乎说了一句话的。要找他私聊。

笑话,看少城主阴沉沉的眼神就知道肯定没好事的。呵呵忘了同少城主说,这个真不用的,都怪他老人家一时间想的太投入了。一时激动,差点撸光了仅有的那么几根胡子。

几位大人都挺高兴,能够继续办公的,大家无聊不能插嘴,只能撸胡子的时候,个有损伤呀,对于这个年岁的老大人们来说,任何毛发那都是值得珍惜的。看着手上的胡子,一阵一阵的心疼。

燕阳同乔木不紧不慢的从外院去内院,燕少城主是个憋不住话的,不过突然就觉得跟乔木之间隔着山隔着水的,竟然不能畅所欲言了。

这份隔阂让燕少城主心中郁闷。最后选了一个最不合适的话题:“咳咳,我没见到府上有那么多的烟花呀?”

乔木扫了一眼燕阳:“少城主放心,不会耽误了少城主同轻语小姐的婚事的,少城主若是有偏好的烟花样式,只管同太贵吩咐一声,保准到时候让少城主满意。”

这话题太不友好了,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他用得着去吩咐太贵吗,可别欺负他男人心粗,就以为他听不出来这话的弯弯绕绕了。

燕少城主怒了,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呢,凭什么就要听乔木阴阳怪气的话,有话好好说,他还能真的就不顺着她了呀,成亲一年多了,他燕少城主什么时候委屈过媳妇:‘乔木,你可想好了,到时候可别怪本少城主太满意。’

要说一个人,一件事的失败,那是从开始就注定了的,比如燕少城主在夫妻这事上,看看人家乔木还一句话没说,什么都没有表示呢,这位就自动退让移栽刷新底线了。

也不想想,真要是就这么顺着乔木了,他燕阳往后还有在成亲这一说吗。

乔木磨牙,若不是跟着人生闷气,都想扑过去咬他两口解气,哼还想着老娘给你真的弄个烟花盛宴出来,做梦去吧。

不是很走心的说道:“只要少城主把太满意的标准划出来,乔氏别的本事没有,这点还是能办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