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结果

李将军也是明白人,自家闺女回到府上这么长时间了,还没从这次的事情中回神呢,可见当时情景如何紧迫。

让燕氏娶一个祭祖时候发生这种事情的媳妇进门,李将军自认真没有那么硬的实力。

难道还要让人明白的说出,祖宗不同意这门亲事的话来吗。

只能说自家孩子没福气,好好地怎么就雪崩了呢,那可是天崩地裂的大动静呢,燕阳也算是厚道,念及他们表兄妹的情分呢,若不然轻语一个弱女子,就是被埋在雪山里面,他们将军府又能如何。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是传扬出去,将来轻语的婚事怕是难了。哪家府上还愿意结亲呀。

而燕氏在这件事情之后,对轻语不但没有怪罪,还处处回护,伤及轻语闺誉的话一句都没有,燕阳那小子,把轻语送回将军府的时候,更是直接否认了祭天时候雪崩的事情,只是说两人才上山,就赶上了这样的事情。这是把轻语给摘出来了。

等将来事发,将军府也不至于被舆论所伤。这份情他将军府得领。

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事情,私底下,作为燕城第二大家族的李氏,就不可能不知道神山上发生的事事情,只要你李氏还想跟着燕氏一起混,你就得拿出来态度。

李将军掂量着,自家这点身家,同燕氏对着干,真没有那个底气,为了一个丫头的婚事也犯不上让全族的人跟着冒险。

所以第一时间,李将军就书写了请罪折子递上去了,言辞之间很是恳切。甚至提出要把轻语送上寺庙修行以赎其罪。

燕城主看到这份请罪书的时候,只是吧嗒吧嗒嘴,李氏够狠的呀。

幸好自家儿子不蠢,早早的就知道防备了。这么隐忍到底是为了什么呀,竟然连亲闺女都舍得。

燕阳虽然没有第一时间来城主府,可一应举措都是让人传到他这个父亲耳朵里面的。燕阳做的事情算是厚道,给李氏姑娘留了生路的。可惜这将军府竟然要用亲闺女填坑呀。

卧榻之侧有这么一个隐忍的家族,对燕城主来说,真是有点如芒在背的感觉。不过也真的松口气,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还要应付一个将军府。等回头腾出手来,在做打算就好。

神山的事情对于燕氏来说刺手的很,一个弄不好,没准就把家底给折了。

这年头人们对神明是敬仰的,盲目追崇的。燕氏的神山那是供奉祖宗的,那是家拜天地的,舆论引导不好,就是天地对燕氏不满意了。

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可想而知影响力多恶略。

燕城主这两天眼睛都没有闭上过,脑子一刻都不闲着,该预防的都做了,神山的事情,绝对控制在他们燕氏准许知道的范围之内。

看到李将军的态度,燕城主就知道这真的是个聪明人,请罪折子上的话,人家一句没提。所谓的请罪折子也不过是同他这个城主表个态而已。

余下的事情如何发展,如何定罪,全看他这个城主的态度。聪明人呀,还是那种真聪明。

昨日才觉得李氏阴狠的燕城主,如今都拿捏不准对李氏应该用什么态度,要提防到什么等级了。

李将军:“是城主大人同少城主大度,不怪罪轻语那丫头添乱。”

燕阳都表态了。李将军还如此谦卑,自然是要等城主大人的意思。燕城主:“李将军不必如此,小儿女贪玩刚巧赶上了这等事情,没有惊吓到就好,其他的就不必再提了,没得生分了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

燕城主这话一说,无疑是在表态,不管亲事如何,他们燕李两姓的情分不会有变动。相当于是给将军府吃了一颗定心丸。

李将军感念燕城主的气度:“如此,属下倒是不好再固执了。不过轻语那丫头还是要罚的,那丫头性子到底太燥了,回头就寻了老嬷嬷好好的据两年轻语的性子。”

这个刚刚好,凭着李氏在燕城的威望,他们府上的小姐,过两年在成亲也是刚刚好,而且两年的时间,同燕阳的亲事传闻也该淡了些。再提亲事刚刚好。

诸位大人心说,燕李两家的婚事这算是完美的落幕了。难得都是聪明人。

李氏如此优待出了这种事情的小姐,何尝不是给燕氏面子呀。若是真的一棒子把小姐给闷死了,或者惩处的太过,就显得太过忌惮燕氏了,反倒不和美。

燕阳:“舅舅可莫要太寻太过厉害的嬷嬷。”

将军大人对此无话可说,少城主对轻语也算是上心的吧。可惜了这段情分。

属相大人适时的把事情引入正轨:‘虽说是小儿女玩闹刚好赶上了,可神山出事,到底是大事,那可是我燕城祭天之所,是我燕城百姓心中的朝拜之所,怎么就出了这等事情呢,少城主同祭祀大人当时在场,还请少城主同祭祀大人,同老城等详细说说才好。’

少城主看向祭祀大人,整个神山都是人家祭祀大人的掌权范围,这种事情自然是祭祀大人更有发言权,不过让祭祀大人去包庇什么人,那是不可能的。

开口就直奔主题,清冷的嗓音在小书房里面回档:“祭祀之时,积雪崩塌,掩盖至神殿。这等事情从未发生过。我也是惶恐的很,同诸位大人一样,相信这是天意示警,是祖宗显灵,在表达他们的意愿。”

这话说完之后,将军大人同燕城主尴尬了。他们二人对燕阳的婚事粉饰太平半天,人家祭祀大人一句话就把事实给揭露了,一点虚的都没有。

燕阳都忍不住皱眉,说重点,不提婚事能咋的呀。

燕阳:‘祭祀大人当时匆匆离开神山的工具很是方便,想来是预测到些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才准备的如此妥当的吧。’

嫉妒让人失去理智,连说这个,可能把自家夫人给兜出来都顾不得了。

祭祀大人笑笑:“某若有如此神能,少城主就不用协同将军府小姐祭天了。”

都知道祭祀大人不食人间烟火,没成想仙儿成这样,连句人话都不会说了,你招惹将军府就罢了,怎么连同少城主都给埋汰上了。

话说回来,人家的神山都给霍霍塌了,也难怪祭祀大人心情不畅,看谁都不顺眼。

燕城主:“我儿不得无礼,历任祭祀承载我燕氏同天地的信使。为我燕城风调雨顺,安定平和而祈祷祭祀。所以祭祀在我燕城身份最为崇高,受我燕城上下供养,礼拜。”

燕阳低头:‘小儿无状,祭祀大人勿怪。’

祭祀大人真的不怪,继续冷着脸站在那里,尔等皆凡人,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的仙儿样。

燕城主:‘还请祭祀大人明言,为我等解惑。’

祭祀大人:“某本事低微,没有通天彻地只能,不能为城主大人同少城主预测吉凶,我燕城历任祭祀的职责都是为我燕城平安康乐祈福,主持祭天仪式而已。祖宗显灵,自然是少城主所祈求之时不为祖宗所容。”也就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能说出来这么直白的话。乔木要是知道肯定要谢谢祭祀大人的。

好吧少城主想娶媳妇,祖宗不同意,所以雪山崩塌了,祖宗是不是脾气太大了。

诸位大人眼睛再次不由自主的看向将军大人。这个你闺女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让燕氏祖宗这么容不下呀。

将军大人低眉顺眼的,装作不知道。若是他将军府有一日真的做出来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也肯定是被这种诡异的眼神给逼疯了。亲事都不成了,为何还要承受这种莫名的压力。真是够了,够了的。

将军大人不着痕迹的瞧了一眼祭祀大人,我李氏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一个祭祀如此埋汰才对吧。

诸位大人也在想,当初乔氏祭天的异象,他们可是亲眼所见,燕氏祖宗也是奇怪,同意有表示,不同意也有反应,祖宗真灵。

燕城主:“祭祀大人,神山上如此大的动静,只是我燕氏祖宗显灵吗?可是上天有什么示警呀。”

作为本土人,城主大人虽然不是很迷信,可对天神的敬仰也是很忌惮的,这话早就想同祭祀大人询问了。

属相大人:“还请祭祀大人明示。”

祭祀大人看看身边的诸位大人,常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涌上来几分血色,看着有了几分人气:“诸位大人莫不是想要我同神明沟通一番不成。”

大伙都不说话,确实有这个意思的。

祭祀大人轻笑:“祭祀那是为百姓祈福祭祀的。通天彻地之能,至少在我这失传了。若是诸位大人非要某说,某认为,神山之所以发怒,也许就是在示意,我这个祭祀到此为止了。”

城主大人都懵了,早知道祭祀大人如此偏激,就该先同他沟通一下的,当着诸位大人的面撂挑子,让他这个城主大人如何善后呀。

将军大人都懵了,你到底是不是在针对我李氏呀,怎么连自己都给埋汰进去了呀。

燕阳也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呀。难道真的生气了,还是看透了是乔木从中做的手脚。

燕阳防备的看向祭祀大人,若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