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神坛

都说到生死了,这个真的有点伤感情。燕少城主就想了,既然是强娶的,那就当强娶的算了,往后再也不要同乔木沟通了,这女人说话,真的让人恨不得分分钟掐死她。

为了能够让平哥有个亲娘,往后再也不要同这女人说话了。自己找不自在呢。

说完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燕阳大手一拍,眼前的桌子就趴了。

人都说吵架没好话,他们两口子沟通也有障碍,对于乔木说的强娶一说,燕少城主是放在心上了。比乔木宣誓的容不下燕阳身边的女人,还让燕少城主在意呢。

动静太大,燕少城主冷气外放惊吓到了孩子,怀里的平哥跟着嗷嗷的哭嚎上了。

乔木吓得缩脚,险些就跑路,听到平哥的哭声,作为一个母亲,乔木勇敢了一把,蹭蹭两步过去把儿子给抱过来了。这倒是看得出来,不管如何,在做母亲上还是很有胆量的。

瞪了一样燕阳,就说不到畅所欲言的时候吗,看看弄得儿子都吓哭了:“少城主息怒,我就是随便说说,当不得真的,自然是少城主怎么说怎么是。平哥吓哭了,需要收惊,我就不打扰少城主了。”

说完人家抱着孩子就走了。燕少城主后悔没控制住怒气,惊吓了儿子,更气乔木顺势就又再次变成改变的口气。

燕少城主心胸起伏的厉害,乔氏又来这一套。

燕少城主阴沉这一张俊脸,盯着乔木走开的背影,恨不得把女人给劈开,当然了一切都得建立在舍得的前提下。

燕阳安慰自己,不动手,那是怕误伤了乔木手上的儿子,算这女人聪明知道把儿子抱过去当挡箭牌。

燕阳总结,就不能跟乔木说废话,更不能跟乔木捯饬以前的旧账,不然不是劈死乔木,就是气死自己,总结一句话,两口子开头就没开好。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婚事的由来,尴尬。

看看脚下四散的桌子,这下好了,正经事还没说呢,还得过去看乔木那张不顺眼的脸。

燕赤侍卫被少城主招呼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残破的景象,心说自己离开书房十步以外,是不是太远了,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听到。

若是万一,少城主一个控制不住脾气,把夫人给劈了,那不是人间悲剧了吗,就怕过后少城主心中后悔,在埋怨他这个侍卫拦截不及时,那才是真的冤枉呢。

哎,可真是为难死了。话说少城主对夫人这般态度,他把夫人放进书房里面来,是不是错了呀。早知道就该更谨慎一些才对。

燕少城主冷着脸:“看什么看,还不快收拾了。去库里挑一张结实点桌子。”

燕赤侍卫:“是,”心说在怎么结实,也经不住您这么奔放的怒气呀。

才要招呼外面的侍卫进来收拾收拾,就被少城主给拦住了:“这么点活都做不好,喊什么人,你自己弄。”

燕赤侍卫心说,我堂堂的侍卫头领,就这么点事,还用得着亲自动手吗,在看看少城主瞪过来的眼睛,明白了,夫人才出去,少城主书房里面的桌子就碎了,传出去怕是让人乱猜,少城主这是在维护夫人呢。

话说您都气到这份上了,看桌子就知道了,竟然还想着夫人呢。您也真是够深情的。

燕阳被燕赤瞟过来的一眼,看的心头火气,收拾乔氏下不去手,收拾你本少城主还能手软了不成:“看什么看,委屈你了,把书房布置好,就去内院把夫人请来,就说本少城主有要事相商,然后你就可以去刑堂领罚了,就说本少城主吩咐的,让刑堂的掌事看着,要练够四个时辰的武艺,才可以过来当差。”

燕赤侍卫差点跪了,练四个时辰的功夫之后过来当差,少城主把他当狗用了吧,狗还得休息休息呢,您这么生气还能条理分明的吩咐的这么明白,不是用说话来分散怒气呢吧,幽怨的看向少城主:‘属下。’

燕少城主:“怎么练武的额时间太短了吗。”

燕赤侍卫:“不会,不会,多谢少城主提点,属下这就去库房为少城主挑一张结实的桌子。”

用最快的速度,兜着一堆碎木飞出少城主的书房,出门恨不得在自己的眼睛戳两下,叫你乱看,让少城主恼了吧。

想想未来的几个时辰,真是苦闷死了,少城主这是在玩他呀。

燕赤侍卫吭哧吭哧的,亲自背了一张实木桌子放在少城主的书房里面,还特意挑了一张,同方才被碎了的那张差不多的。就希望少城主看在他用心当差的份上,能够网开一面。

可惜自己这么卖力,少城主眼皮都没有挑一下。到底不如夫人在少城主心里的地位呀。

话说他脑抽了同夫人比在少城主心里的地位呀。话说还要去夫人那里请人呢。看来对夫人还要更恭敬些才对。

对于即将迎来的新科学时代,对于他们少城主府来说,不可谓不重要,燕阳在路上就想好了,首先就得让乔木把科学论在仔细的研磨一遍。

有些需要细化的地方也不能在草草一语带过了。尤其是那些需要事实证明的地方,更要仔细核对,反复揣摩。至少要禁得住考研。

不能随便一个人上来几句话就给推翻了,到时候可就不光是丢脸面的事情了。

科学论推出以后,乔木在燕城乃至大齐的地位肯定是要不一样的。这也是燕少城主不得不考虑的地方。还不知道乔氏要张狂到什么地步呢。

若不是方才乔木的一番大胆妄言,燕少城主做起这些事情来,还能心甘情愿一些,想到乔木对他燕阳的认识,燕少城主就觉得在瞎操心,就该让女人自己折腾去,他不是有本事吗。

若不是事关燕城,若不是事关平哥,再多的若不是也遮掩不了,他燕阳没能把乔木怎么着这个事实。想想燕少城主就心气不顺。

有一种掐不死乔木,就是他燕阳在乎的挫败。可掐真的掐不下去手,不然还能有比方才的乔木更让人生气的时候吗,孩子都有了,还一口咬定他们燕氏父子强娶呢,哼,他也配。

他燕阳娶什么样的夫人没有,犯得上强娶一个妖女。

燕少城主冷脸,燕赤侍卫心说难道自己挑的这张桌子不和少城主心意。连少城主的喜好他都摸不清了,难怪最近下边的那些侍卫,一个个的争着冒头。燕赤侍卫这个挫败呀。

乔木那里,才从燕少城主的暴怒中回神。把儿子哄好,放在暖踏上逗弄两下,还很接地气的给儿子叫魂那么两声。

别说边上看着的太贵,就是老嬷嬷都曲扭鼻子,夫人这反应可真接地气。

然后乔木才顾得上自己,拍拍胸口,不怕不怕,想到那张粉碎的桌子,乔木恨不得抽自己嘴巴两下,你说怎么就那么没有心眼,嘴巴上连个把门的都没有,人家给点好脸色就什么都说了,把自己卖的连裤衩都不剩了,

燕阳心里不定怎么生气呢,想到燕少城主一贯的性子,乔木想,怕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看到燕少城主的好脸色了。而且本来自己就背着处分呢。

哎,怎么生活时刻都充满了荆棘呀。

太贵:“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这么丢人的事情,乔木不想同人分享的。反正承受怒气还有找小茬是肯定的了:‘没什么,就是天气太好了,晒得有点久,我这有点不适应。’

太贵:“夫人,您才从少城主的院子出来,哪里能晒到你。”

乔木:“呵呵,是少城主太热情了,我羞涩了。呵呵。”

太贵挑眉,真就没看到少城主太热情是个什么情况,一般都是他家夫人恬不知耻的热情的吧,罪过罪过,怎么就这么形容自己要一生效忠的夫人呢,都怪平日夫人太脱跳了。

边上的嬷嬷自认在夫人面前实在递不上话,还是装死的好,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免得夫人发现这样的形象被自己一个嬷嬷给看到了,灭口什么的就冤枉了。

对于太贵的什么都不说,另外送上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乔木相当的不顺心,在燕阳跟前就罢了,自家管事面前,你说还被看扁了,他这个夫人当的也太怂了,

想到燕阳方才的话,自己就该从现在开始立起来,看看儿子为儿子撑起来,以后在燕阳跟前应该硬气点,不同意的就直接顶回去。

先从太贵这试试:‘看什么看,本夫人说错了吗。’

太贵心说夫人这姿态跟吃撑了一样,怎么使劲的昂着脖子呀,要不要自己倒杯水给夫人顺顺食呀。

乔木瞪眼:“你那是什么表情?”

然后燕赤侍卫就到了,不得不说,燕赤侍卫的行动效率高,乔木在屋除了哄孩子,还没来得及跟自家管事说上一句完整话呢。

燕赤侍卫:“夫人,少城主请夫人过去议事。”

乔木立刻就挑眉看向太贵:“看吧,我就说是少城主太那什么了,你还敢用这种眼神怀疑本夫人。”

太贵心说,好歹您还知道在燕赤侍卫跟前遮掩呢,没把少城主太热情给说出来,不然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燕赤侍卫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