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讨好

燕少城主来去匆匆的跑了一趟城主府,办好心里惦记着这点事情,心里舒坦了,不久的将来燕城怕是又将向前迈一大步。

话说自从乔木到这里以后,燕城这步子就没停下过呢。不知道一个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少。竟然能够让一个地方有如此大的转变。

必须承认乔木带来的知识是带动燕城变化的主因,不过他燕少城主能够认识到知识的力量并大胆的在燕城推行更加关键。

所以说没有自己这个伯乐,乔木的东西再好,又如何。

燕少城主想到最后,就一个认识,他们果然真是天作之合,绝对搭配的两口子,缺一不可呀。难怪连祖宗都显灵呢。

燕城的无限繁荣那都是因为两人能够在一起,然后燕少城主心满意足了。

脚下生风,脖子高昂,让远处看过来的官员们都觉得似曾相识,久违的燕少城主又回来了呢,话说自从燕少城主进京之后,可是好久没有这副藐视天下的气势了。好怀念的说。

原本的燕少城主成天的昂着脖子走路,官员们固然心里明白,人家少城主身份超然,身份贵重,作为一个少城主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小小年纪也算是有些建树的,所以燕阳有这份底气,别说昂着脖子,就是把脑袋摘下来,挂着走,他么也只有看着的份。

现如今吗,大伙只觉得,这人就该是昂着脖子走的,凭着人家燕少城主这一波波做出来的事情,合该让他们这群凡人仰望的。

区别在于,若是这时候的燕少城主要把脑袋摘下来挂着走路,他们肯定冒死也要劝诫一番的,目前他们燕城少不得少城主这份睿智,所以少城主轻易不能做出太危险的行经。

为了燕城继续发展,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繁荣,少城主要珍惜生命呀。

话说要不要同城主的大人上个折子,把少城主身边的侍卫们都提点提点,千万要帮着少城主注意点脚下呀,走路这么昂着脖子危险还是有的。

众人仰望着少城主过去之后,众人才咳咳两声,各自去忙碌了。

燕赤侍卫觉得后脖颈子有点发冷,仔细看看周围的环境,没有危险呀,不过官员们看过来的眼神似乎同往日略有区别。

燕赤侍卫想不出来什么,不过对于直觉还是很在意的,还是小心戒备好了。

燕少城主此时的心情略愧疚的,虽说他占的是自己的土地,用的是自己的银子盖房子,可心里就是对乔木略愧疚,怎么都觉得占了人家大便宜了,即便是送出去点庄子,也没觉得能够补偿多少,他燕阳的东西跟乔木的东西有什么区别。

都算不上是他这个夫君送的,仔细算的话,那庄子还是成亲的时候,城主府划过来的呢。

也就是乔木,光知道把持仓库,连庄子位置都不知道,想要用地,竟然还要同他商量。

话说这样一想,自家夫人似乎没什么主母魄力呢,需要这方面的在教育。

对,燕少城主现在就非常明白在教育的意思。谁让在乔木这里看的东西多了呢,有些词,自然而然的就用上了。

思虑很久的燕少城主还是觉得这事吧,亏欠了乔木很多,尽管这人很蠢,自己不能占一个蠢人的便宜。合理范围之内还是要补偿的。燕少城主完全就忘记了,他占乔木的便宜多了,认真的话,补偿怕是补偿不起的,人家乔木的庄子现在还在燕少城主手里呢。

回府的时候,燕少城主头一次没有直接直奔少城主府,而是让燕赤侍卫找了燕城最大,首屈一指的银楼。

燕赤侍卫心说他家少城主什么时候需要这种东西用亲自走一趟了。话说不是随便吩咐下去,下面的人就能办好吗。

还是说,在他这个侍卫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少城主对外面的人动了什么心思,怕惊动夫人不敢动用府里的东西,竟然还要私下来银楼这种地方了。

这个想法让燕赤侍卫做事的时候突然就小心谨慎起来了。夫人那是什么性子,少城主即便是遮掩的不错,那也瞒不过他们这些贴身侍卫的。

所以这种事情,若是少城主真的要做,最好还是小心点。真要闹腾起来,燕赤侍卫都不确定少城主能不能吃得消。

想想最近的神山,虽然没看到神山上具体的情形,可燕赤侍卫相信,能够让燕城山下折腾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想也知道少城主没少因为这个头疼。

话说少城主也是不太明智,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明知道夫人什么性子,竟然还惦记这点事。

燕赤侍卫在想想自己,若是真的帮着少城主办了这事,怕是往后在夫人面前没有出头之日了。他家夫人眼里可不揉沙子。

摇摇头,燕赤侍卫不敢再深想了,只盼着自己的亲事在这些事情爆发之前赶紧的定下来,再折腾折腾,说不定等人家领头的儿子打酱油了,他燕赤的老婆还遥遥无期呢。

燕阳皱眉,他家侍卫脑子被门夹了,竟然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走神,都不知道挡着他这个主子的路了吗。

凤眼冷冷的扫过去:“怎么你这事打算给心仪的姑娘送首饰,着急在你家少城主前面挑选。”

别说没有,有也不敢呀。燕赤侍卫脸色都红了。不是臊的是急的,怎么就敢挡了少城主的路呢:“属下不敢,属下就是,就是”

燕少城主冷嗖嗖的扫了一样燕赤侍卫:“哼,好了,退后。”

好吧燕赤侍卫颓废的到了少城主的后面,怎么就会蠢成这样的事情呢,难怪最近少城主对自己越来越不重用了。

不能在纠结了。还是帮着少城主做好扫尾的准备吧,回头就把这群侍卫的嘴巴首先要给管好,可别再府里漏了端倪。

夫人手下那帮人可没有吃素的,燕赤侍卫自己都明白,太贵不着痕迹的在这里套了多少的话出去呀。这次说什么也得帮少城主守好这道线。

银楼里面的掌柜同伙计们,看到一行人难看的脸色,当场就腿脚发软,摊上事了。

燕阳就不知道来趟银楼怎么他家侍卫比要去上战场还凝重呀,那副神情竟然跟送死一样,实在是不知道这人脑子怎么想的。

难道里面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故事不成,不是少城主八卦,而是觉得关心一下身边人的生活还是很有必要的。

话说燕少城主也没有在这种地方消费过,对于该怎么挑选礼物,挑选能够让乔木满意的礼物,也是一头雾水的,

想想同乔木出来的时候不少,不过挑选着东西的时候一次都没有,也怪乔木那女人不好,每次出来不是吃就是玩,怎么就不见他做一件女儿家的事情,不然也不至于让他这个少城主不尴不尬的不知道的如何下手。

挑眉看看燕赤,好歹这位看着像同这地方打过交到的样子,尽管脸色真的有点狰狞。那不是看着其他的侍卫脸上连这点表情都没有吗,不得已燕少城主:“咳咳,里面都瞧过了。”

燕赤侍卫点头:“少城主放心,属下等四处都看过了。”意思就是安全。

银楼的掌柜紧张的,手都哆嗦半半天了,就不知道犯了多大的事,连少城主都给招来了。

这是要灭门的节奏吗。不然八面玲珑的掌柜的,也不会连声招呼都不会打,弄得少城主想要个购物向导,还得从自己侍卫里面挑。

燕少城主看到燕赤侍卫的回答,摸摸鼻子,挥挥手:‘其他人都出去,你留下。’

燕赤侍卫终于找回来点自信,虽然可能风险很大,好歹少城主是信任自己的没看到这么私密的事情,只留下他自己一个人吗。

至于夫人那边,忠孝两难全,作为少城主的侍卫,他自然是为少城主分忧的。

看看剩下的掌柜同活计,燕赤侍卫心说,用不用把店里的闲杂人等都给清了呀。这样保密性更好一些。听闻燕城的商家同乔氏相处的也不错呢,不会走漏了风声吧。

其实除了掌柜的,也就剩下两个招呼生意的伙计了,真的没有闲杂人等了,不然也不会放心少城主随便在这里不是。

就听少城主说了:“咳咳,那个,你平日里都送些什么东西给内宅呀。”就不知道少城主怎么用这么一张傲娇的脸做出略羞涩的表情的,好有难度呢。

燕赤侍卫脸色突然就黑了,他还没有内宅呢好不好。少城主这话太戳心了。

燕赤侍卫就差直接捂心口了,滴滴都是血呀。还是尽忠尽责的说道:“那要看少城主要买首饰送给什么人。”然后冲着少城主挤挤眼。

燕阳扫了一样燕赤侍卫,做什么挤眉弄眼的:“眼睛进沙子了。”

燕赤侍卫摸摸鼻子,好尴尬,他们主仆之间少了点默契:“属下被这里的富丽堂皇给闪了一下,呵呵。”

燕阳没有套出来话,心情略不好,关键时候打什么花枪呀。也不知道燕赤靠不靠得住:“哼,你倒是对这等事情很有经验吗。”

燕赤侍卫都要吐苦水了,他有什么经验呀,冤枉死了:“属下,那不是陪着领头那小子来过吗。您也知道领头那小子私下里面没少对太贵管事献殷勤,不然太贵管事怎么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