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制造衙门

燕少城主一番安排下来,让乔木最近略微发福的一张脸蛋都要笑成面蛋WwW..lā

真是太贴心了,自己想到的,燕阳想到了,自己没想到的燕阳也想到了,要不说女人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知道宠自己的男人幸福呢。

燕少城主瞧着乔木的样子跟着嘴角都勾起来了,觉得自己没白折腾。心情瞬间大好,做为男人就该有这个担当。

当然了想到自己同亲爹后续要建筑的几个比这里还要大的庄子,燕少城主略心虚的。

所以说对媳妇还要更好点。

两人腻歪之后,正事还是要沟通的,乔木:“那些图纸诸位大人可是看着还成。”

关键是不知道匠人们是否看得懂,乔木相信现代的建筑图纸对这些人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自己都看的不太明白呢。

她的本意是要把那些图纸稍微修改弄成简易的东西在拿出来的,谁知道燕少城主比她还心急呀。

燕少城主:“你尽管放心,诸位大人都看过了,那些横竖的线条虽然还要在研究研究,不过诸位大人说了,按照你的要求,这个庄子不是很难。”

乔木张口结舌的,竟然这样都可以:“真的没难度呀,是我要求太简单了码”

燕少城主忍不住要在乔木的脸上掐一把,这是要建庄子,还是要为难人呀,没有重点的女人。

燕阳:“诸位大人根据这里的地势,对你的图纸做过略微的调整。”

乔木:“哦,自然是的,诸位大人毕竟是专业的,我就是看个热闹,弄出来的大概的雏形而已,具体如何,还需要诸位大人们费心呢,不过排水设施,必须得有。”

一个城市的卫生有多重要,乔木是非常在意的。

燕阳:“这个你不需要担心,诸位大人同我的意思一样,在修路的时候,就把这些水道修好。听诸位大人说过,我燕城修建之处,这些水道也都是先铺垫好的。”

意思是说你小看我燕城了吗。

乔木不知道燕阳什么意思,拉拉袖子讨好的说道:“这就好,恩,若是我弄来点下水管子就方便多了,你觉得如何。”

意思是同燕阳商量,我回去一趟如何。

燕少城主脸上看不出来神色,淡淡的望着植被茂盛的小山坡说道:‘乔木,你太小看我燕城了,不如这次你就看看我燕城的工匠们,是如何建设你这庄子的。用我燕城的工匠,我燕城的技巧,大齐的力量’这都说道大齐了,可见燕少城主内心不太平静。

乔木摸摸鼻子,她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省点工期而已,也不知道戳燕少城主哪根肺管子了。

既然燕少城主不愿意,那就算了。来回的穿她还费神呢,她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精气神,还不愿意用呢。

本来还想询问燕阳,弄个轧道机,推土机的过来,两人后半夜加加班呢,看来也不用提了。

看着远处的小山包,哎都靠人工的话,这工程可大了。

燕阳脸色不太好看,被女人瞧扁了:“怎么,难道你就这么不看好我燕城匠人的能力。”

乔木:“哪能呢,我这不就是在想着,回头多给这边拨点银子过来吗,这么多人,这么重的劳动,可不能在生活上在克扣了才好。吃饱了有力气才能更好的做事情吗。”

燕少城主抿嘴,虽然说乔木从来抓不住重点,不懂大局,可就一点,心地好,永远把民众放在第一位。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民心这块,他家夫人抓的牢牢的。大家没看到逢年过节的,少城主府大门一箭之外现在还有人偷偷的烧香叩拜吗。

想到这个燕少城主略郁闷,虽然说侍卫们每到年节总是多方布置防卫,依然难免被这些无知的百姓烧香跪拜。幸好乔木心大,不嫌弃晦气。总是如此也是让人心烦的好不好。

看看乔木,燕阳怎么会不知道乔木到底在想什么呢,想到乔木在山上的庄子,想到庄子上的宽阔硬实的街道,还有庄子上那些大家伙。

燕少城主眼神更加坚毅了。燕城的发展的确离不开乔木带来的生机,不过燕城也不能总是凭空用这些自己没有的力量创造自己都不相信的奇迹。

打铁还需自身硬,能够偷学前人的知识已经是他们燕城的福气,至于其他还是算了。空中楼阁建筑出来心里也不踏实。

而且作为男人,燕少城主更愿意日让乔木看到自己的力量,看到他燕阳的治下,并不比乔木的地方差多少。

当然了,燕少城主也就是看着这些乔木特意找出来的古建筑图纸敢有如此想法,要说那些高楼大厦怕是立刻就没有这个自信了。

燕少城主打定主意,不让乔木的东西搀和到庄子的建筑上来,到时候只管让乔木见识一下他这个燕少城主如何给他建筑庄子的,不会比乔木的庄子差。

直接转移话题:“带着平哥出来走走是对的,我燕阳的儿子可不是关在府里长大的公子哥。”

乔木噗嗤就笑了:“可不是,亲爹都是在外面自己晃荡出来的。”

燕少城主:“这话听着似乎并不是夸奖呀。乔氏竟敢讽刺与本少城主。”

乔木:“哪里,我是说您就是大风大浪里面闯过来的。”妥妥的敷衍口气。

燕阳抿嘴,这话说他爹还成,若是用在他燕阳的身上,还真是不敢应承。所以这人真的不是在讽刺自己吗。

燕阳:“乔木。”话音里面的几分危险,也只有乔木才能听明白了。

乔木:“少城主一早出来,怕是饿了,我这就让人去看看吃食准备的如何了,诸位大人怕是也少有如此辛苦的时候。为了咱们的庄子如此费心,也不知道会不会怠慢了。”

换成正经话题,燕少城主心里在怎么不痛快也发不出来脾气了:“不必如此,不是有太贵安置这些琐事吗,诸位大人都不是受不得苦的。”

更何况他这个少城主都一样辛苦呢,他们叫苦敢吗。

乔木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这些人在这里用自家夫人的庄子打前站呢,没跟他们要条件就不错了。白吃,白喝,白练手,还敢挑刺吗。

然后拉着媳妇抱着儿子就往诸位大人的方向走去。

顺便贬低自家夫人:“吃食那边你就不用过去了,没得给太贵添乱。”

这话对于一个掌家夫人来说,实在是太讽刺了,幸好乔木心大从来不介意。

燕少城主不介意让自家夫人过去诸位大人那边坐坐。虽说是没什么大的问题,小的问题还是有很多的,

方才诸位大人看着图纸,踩着脚下的地形,就询问了好多的琐碎问题,燕少城主虽然也对着笔记本研究些日子了,可到底不太深入,哪里能解释的清楚呀。

所以不管他燕阳介不介意自家夫人抛头露面,这都得过去一趟的。

索性大方一些,一家三口就同野外迅游一样,同大人们交流一下学识也是一个很雅趣。

燕少城主能够为自己找到的借口也就是这个了。看看身边的夫人,索性穿着还算是得体。在看看那边的大人,一个个也就剩下长须美鬓还能入目了,同夫人一起探讨一下学问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燕少城主心情开阔多了。要说自家夫人面嫩,在诸位大人的面前就跟隔了辈儿一样。

燕少城主越瞧着自家夫人的嫩嫩脸蛋越发觉得夫人的年岁似乎一点都没有增加,比自己当初看到乔木时候还要显得青春朝气呢,哪像是个生过孩子的呀。

难道是因为同他燕阳在一起日子过得越发欢愉了。所以脸色都变好了吗。燕少城主不声不响的再次给自己点个赞。

不过还是让老大夫回头夫人瞧瞧吧,自己比乔木还小几岁呢,两人站在一起,自己可显得成熟多了。燕少城主坚决不认为自己显老。

诸位大人看到手牵手过来的夫妻二人,忍不住一阵的全体牙疼。

这也太出格了,话说少城主看着挺稳重的,而从来一副吊炸天的样子,除了他们燕氏父子眼里有过谁呀,若不是燕氏要传宗接代,诸位大人甚至都觉得燕少城主除了自己根本就不会看上任何人。

这人怎么看怎么自恋的。竟然不成想,面对乔氏,少城主竟然还有如此一面。

不过当着他们这群老人家,如此的如胶似膝,实在是让他们一群的老大人羞涩呀,血压都飃高了。

王大人:“呵呵,年轻可真好,老夫年轻个时候。”

往下不好说,虽说是为少城主解围,可他年轻的时候,真没有这么,这么情谊外漏。

关键是不能这么埋汰自己呀,只能辜负夫人对他家老母以及小儿女的多番情谊了。他老人家真的尽力了。

众位大人炯炯有神的望着王大人,还等着听这位年轻时候的感叹呢。就听到王大人竟然没有下了。

同行的大人跟着就说了:“看来王大人也是少年风流人物,花前韵事怕是不少。”

同行都是冤家,一个衙门里面当官,肯定有一把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