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集体婚礼

乔氏这两字已经被小李将军反过来掉过去的嚼碎了几百遍了,可惜不能真的咬其肉饮其血,不解恨呀。

最让小李将军无法理解的是,乔氏今日一大早竟然又来了,难道真的以为他这个玉面小将军白叫的不成,真以为亲戚关系是万能的呀。

听闻侍卫们的禀报,小李将军眼睛都瞪圆了,必须承认,有那么一刻小李将军真的慌乱了,想到昨日的情景,他都不知道若是今日还是那般如何应对呢。对于软乎乎的包子,小李将军想到就汗毛倒竖,怕自己一个时候,不小心把燕氏唯一的三代给弄死了。

面对狼群小李将军都没有过这种慌乱的情景呢。不过是刹那之后,小李将军就淡定下来了,不过磨牙一直再继续,乔氏他真敢呀,到底想做什么。

有本事你别去城主府告状呀。想到一大早过来的城主府的人,小李将军的脸色都可以用精彩来形容。

要说乔木还真冤枉,去城主府告状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燕城主还看她这个儿媳妇不顺眼呢,真的过去告状那不是招不待见吗。

事情的起因还是,还是因为大半夜的乔木让人回少城主府请大夫的事情。

老大夫出城的时候都大半夜了,用的是少城主的令牌才能顺利的过关卡。这事吧一般人真的不敢怠慢,询问的时候还说是夫夫人请大夫,放行的同时一刻都不敢耽误的通报了城主大人了。

城主大人对于儿媳妇虽然不咋样,可对于跟着儿媳妇的孙子那是万一都不能有的,听闻乔木让人请大夫,不管是因为什么,第一时间就让人跟着过去了,要确定孙子的万无一失。

这不是直接就让侍卫过来调查了,只比老大夫晚来了那么一个时辰不到的时候。

这不听闻是给小主子看诊,侍卫立刻就全方面的展开了调查吗。到了小李将军这边的时候,城主府的人听闻小主子在这边哭了那么久,态度就肯定不太客气了。

城主府的人才走没一会,这不是就听闻乔木再度登门了吗,也难怪小李将军对乔木态度不好,实在是太不让人消停了。招谁惹谁了呀。早知道这就是多少的差事也不会接手的。同乔氏接触太闹心了。

小李将军自然是不会示弱于一个女子的,脸上的道道也不做遮掩,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出来见客了:“夫人今日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乔木笑呵呵的:“他表舅客气了,昨日承蒙将军大人照顾小儿,今日乔氏特意过来谢过他表舅,连同侍卫们的。”

说完把平哥抱过来:“平哥见过表舅。”

小李将军皮笑肉不笑的扫了娘两两眼,这可真是瞎的呀,竟然没有看到他脸上的伤痕不成。还能如此自在的开口问候,多大的脸面呀。

虽然早间亲娘的话没有听懂,可面对这个人,燕小包子那还是有记忆的,直接把脸一扭,死死地拉着乔木的衣领子,说什么也不打招呼了。这是个恶人。

乔木心下怪可惜,儿子今日竟然没有憋劲在挠两爪子,躲什么呀:“呵呵,孩子内向,他表舅别介意。”

说实话,小将军看到小胖子这番作态,那是真真的放心了,还真怕在如昨日一般的扑过来,到时候这么一个不可靠谱的妈在挥挥手走了,他可如何是好。

但要说到这个孩子内向,小李将军除了冷笑,也不知道用什么态度面对了。他内向就有鬼了。

小将军暗地里连躲闪的招式都想好了呢,可惜没用上:“夫人客气了,不说小主子是主,就说我这个当表舅的,也没有同小辈计较的道理。”

说完给乔木一个正脸,意思非常明白,若是真的计较,我这脸能这样吗,还用等到今日吗。

乔木脸皮厚,直接无视了小李将军的俊颜:“如此我就不同他表舅客气了。知道他将军这边艰苦,特意给侍卫们带过来些吃食用品,还望将军不要嫌弃。”

意思明明白白的,我今天过来劳军的。

送东西的时候咱们就不吝亲戚关系了,乔木说的明明白白的,我这是为了燕城给燕城的侍卫们送的。

小李将军心说谁稀罕你那点破东西呀,不过面上还是笑呵呵的:“夫人高义。”

乔木也笑呵呵的:“愧不敢当,往后咱们同侍卫所也是邻里邻居的住着了,这新街的铺面多一半的都是我乔氏的产业,还请将军与诸位侍卫们多多照顾才是。”

用将军称呼,意思就是你要公私分明呀。乔木不知道这位将军能不能听懂,反正她把意思放在这里边了。有轻语那样的妹妹,想来这位将军也该是不点就透的。

小李将军差点笑出来,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就说这女人没事过来套什么近乎吗,有燕少城主的关系在,这女人不是多此一举吗,谁敢同少城主的内眷过不过去。

果然是短视的妇人,真心的对乔木高看不起来。没事瞎折腾,还把他给折腾进去了,就因为一个女人的愚蠢,为何自己心情更郁闷了呢。

小李将军绷着一张俊脸:“您大可不必如此,侍卫所本就是护卫百姓安危,守我燕城律法清明之根本,都是我等侍卫们应该做的。”

人家意思也明明白白的,你只要不威胁百姓安危,尊我燕城律法,自然会受到侍卫所的保护,不然的话,虽然人家小李将军一句话没说,乔木也能明白,不找你麻烦就不错了。

乔木:“哪里那么多的应该,大冷天的,侍卫们辛苦了,您别客气才对,如此就告退了,将军勿送。”

乔木一点都不啰嗦,今儿过来,就是逗儿子的,差不多了,谁跟他啰嗦呀,在怎么俊秀,就凭他是李氏的小将军,乔木也稀罕不起来。

何况咱们是有家有室的人,纯欣赏也就罢了,特意过来看脸,本夫人有那么肤浅吗。

说的跟谁要送是的,走就走呗。人家小李将军也不过是伸伸手,示意好走不送而已。

侍卫们就热情多了,不愧是少城主府的女眷,做事真是太妥帖了,往日里谁拿他们这群侍卫当回事呀,没想到呀,往后巡街的时候,一定要同兄弟们招呼一声,少夫人这人做事够道。

再次出了侍卫所,放下少城主夫人架势,乔木高高兴兴的亲了儿子一口:“还以为你记吃不记打呢,原来还分得清好赖吗。”

看到方才燕小包子的表现,乔木就满意的不要不要的,这小子不在看到美人不分好歹就亲近了吧,这就是长进,所以说平日里对儿子多训练训练还是有必要的。

太贵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可不是吗,也不知道昨日小主子受了多大的委屈,连那么俊的人都不喜欢了呢。”

这违背小主子一向的亲近准则呢。看看夫人,太狠心了,小主子遭罪了呢。

乔木还是很满意效果的:“至少证明我这教育方向是正确的。”燕阳不在家,怪没意思的,给自己同儿子找点乐子也不错。

太贵抿嘴,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事实摆着呢,小主子这个性子确实掰过来不少。不过就是有点贵,今日送来多少东西呀。夫人越发有败家的属性了。

边上的燕赤同燕青侍卫默默的为里面的小李将军默哀,若是这位知道,夫人没事闲扯淡,就为了练他家小主子对美人的反应的,不知道会不会暴怒呢。

太贵:“咱们是少城府的人,夫人的产业那是有少城主罩着的,何苦白瞎这份人情呢。即便是体谅侍卫们辛苦,也不用非得走这位表亲的路子呀。凭白的让这人送了人情。”

乔木回头看看侍卫所:“我是一定要同李将军招呼一身的,我知道李氏不会对我母子如何,对我乔氏的店铺如何,这么明摆着的事情,李氏不蠢,定然不会做的。可我就怕被有心人巧用了我同李氏之间的关系,如此折腾一番,让李氏紧张点有什么不好。至少以后咱们走在路上,怕是李氏比咱们还紧张呢。呵呵。”

夫人啥时候这么费脑子过呀。太贵都有点心疼了。不过真的有道理,有了这么几处闹腾,怕是李氏比夫人自己还怕出事呢。虽然不能如同少城主一样,一石头下去好几只鸟,可好歹也蒙上一个。

燕赤侍卫不得不插口:“夫人,咱们今早出来的早,方才府上的人过来回报,城主大人听闻夫人夜里请了大夫过来,特派人过来看小世子呢。”

乔木:“啊,这么快连城主大人都知道了呀。”

燕赤侍卫点头,那是必须的呀,不然怎么人家是城主大人呢:“听来人说,城主府来的人,一早才从侍卫营这边过去咱们府的呢。”

在这位小李将军同燕小包子之间,乔木自然是坚信他家公公大人,肯定是站在燕小包子这边的,然后就比较可怜的看了一眼侍卫营的方向,这位小李将军最近点背呀。连孩子都不亲近的人,他不点背谁点背呀,乔木昂着脖子:“那就赶回去见城主府的来人吧。城主大人肯定是不放心你家小主子了。”

太贵心说夫人可真是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