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这不行

乔木被老大夫看的一阵脸红羞涩,这个对肚子里面孩子太期盼了吗,难免就有点智商不在线

乔木:‘我也不是那么想知道,呵呵,是我强求了。您只当没听见就好。”

老大夫撸撸胡子,夫人的性子还是豁达的:“是夫人注重子嗣才有此一问,当初少城主也是对夫人腹内的小主子也有过这样的疑问。如今夫人膝下早有小主子安慰,这胎依老夫浅见,男女对夫人来说都是好的,何况即便是女胎,刚好凑成一个好字,夫人只管放宽心怀就好。况且老夫观少城主对此并无太过刻意的强求。”

被误解了,自己真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乔木:“若是能得个女娃那是再好不过了,儿女双全听着就是有福气的人。少城主早就说过,想要一个女儿的。”

老大夫知道自己多虑了,倒也不在多说什么,只要夫人能够想明白就好。不过难道是自己年岁大了,怎么好像听少城主说过,要生十个八个的儿子呀。

城主府家大业大的,少城主身边还就夫人这么一位娇客,还以为夫人身上的生育压力很大呢,原来人家根本就不在意,还要生个女娃呢。呵呵。

太贵的茶水一直到内室里面夫人同老大夫说话的音量提高以后才准备妥当。老大夫刚刚好同乔木告辞。

老大夫还是很负责任的,拉着太贵叮嘱一些孕妇需要注意的常识,包括吃食上的忌讳。事无巨细的交代了一遍,太贵管事沏来的茶水整整喝了一壶,可见老大夫说了多长的时间。

虽然是在怀着小主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东西了,太贵还是耐心的听着老大夫吩咐,这事一点都马虎不得呢。

最后送老大夫出来的时候,太贵背着夫人询问老大夫:“您觉得夫人这个样子正常吗,真的不会在如怀着小主子的时候,阴晴不定胡乱折腾了吗。”

老大夫心说也只有太贵管事敢这么询问了:“太贵管事放心,怀胎的状况都不一样的,再说了,夫人怀着小主子的时候,正直精神紧张,多疑多思之时,心情不好,怀状自然就差了些,如今夫人处身安逸,身边还有小主子安慰,还是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面,太贵管事只管放心,夫人那边不会有问题的。当然了最好还是让夫人心情舒爽一些,这样夫人不会烦闷,心情好了,什么么东西自然都跟着好了。”

太贵脸色有点难看:“那就不是说,需要万事都依着夫人的性子来吗,有什么区别。”

老大夫想说,自然是有区别的,夫人没有那么紧张了,自然不会作天作地的了。可这话他老人家不敢说。

对着太贵管事笑笑:“太贵管事自然是能够分得清轻重的,老夫相信太贵管事定然能够让夫人小主子顺利降生的。能够让夫人情绪保持愉快的。”一脸的我相信你的样子,其他的他老人家也管不了的好不好。

太贵对于老大夫的话也就翻个白眼了,回头就找地方拜拜,求神佛保佑,自家夫人千万要好好地,别折腾了。

内室里面,乔木捧着肚子正高兴地美着呢,见到太贵直接就来了一句:“我这都坏了二胎了,你怎么还没有动静呀,不然让老大夫给你看看。”

有这么戳心的吗,太贵管事心说,我怎么才能不违心的顺着这位夫人的意思让他展颜呢。这事一个很考验涵养的时刻。

乔木:“喂,脸色那么难看,不是真的有问题吧,是你呀,还是领头有问题?”

太贵黑脸:“奴婢同领头都没有问题,奴婢倒是想要孩子呢,可也得有时间呀,不然夫人给少城主去信让领头回来,奴婢两口子好赶紧的要个孩子。”

对呀,两地分居,人家两口子之间少了必要接触:“嘿嘿,谁让你们不珍惜机会呀。”就差显摆他们两口子没羞没臊,光制造孩子了。

就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主子。

太贵表示,不想搭理这人了,还是说重要的事情吧。不然自己会暴躁的。

对于怀孕的夫人也不敢冷着一张脸了,耐心温和的说道:“您若是有什么不得劲的地方,可一定要同奴婢说,另外,最近领头不在,奴婢一个人住怪不得劲的,让小主子最近一段时间陪着奴婢睡吧。”

乔木:‘陪着你睡,得了吧,就我家平哥若是跟你长期的在一起,眼里还能再有我这个亲娘吗,别想,你还是去找来宝那丫头陪着你好了。你要是不放心平哥跟我一起睡,回头我让王嬷嬷过来这边就好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好歹的,用得着你还拐弯抹角的来这套。这两天你也累的不轻,好好地歇息几日,回头还能同王嬷嬷一起轮班。’

太贵:“您真英明,不过应该在自信点才对,在咱们小主子眼里,难道还有人比您这个亲娘更美吗,怎么就还这么放不开呀。”

把自己都当贼防了。小主子再怎么同人亲近,还能亲近的过亲娘去,夫人就这点放不开,心眼实在不大。

乔木心说,我就是放不开,我儿子这个颜控的严重性,还没准就真的因为颜色漂亮把她这个亲妈给忘了。不得不防。

这还不算,太贵管事就跟背书一样,把老大夫方才的那番话,给重复了一遍,唯恐自家夫人太过大意了。大有严防死守的意思。

乔木不以为然:“行了,知道,好歹我也是怀过一个的了,还能不如你了。”

太贵管事对于夫人的肚子那是万般不放心的,奈何夫人根本就不走心,怕是光顾的开心了,其他的都没有过脑子呢。

晚上的时候,太贵特意去人家王嬷嬷的屋子里面,又再次叮嘱一遍。

谁让夫人对王嬷嬷比对她还放心呢,若不是小主子实在还太小。太贵都怀疑夫人这是在防着她勾引小主子了,天知道,在少城主的身上都没有发生过夫人防着她的事情呢,太贵管事也是很无奈的。

做夫人身边第一人那也不容易的。

王嬷嬷还是知道轻重的:“太贵管事只管放心,老奴也是生过孩子的,不敢说什么都懂,不会让少主子饶了夫人的。”

太贵:“关键是防着夫人同小主子没轻没重的别碰了肚子。虽然为难您老人家了,可特殊时期,您若是受了委屈,就暂且忍一忍,等少城主回来,咱们就能都轻省一些了。”

王嬷嬷:“是,您放心,夫人不是那等随便给人委屈受的主子,老奴定然尽心尽力,不会因为夫人的喜好而不作为的。”

太贵管事真的放心了,王嬷嬷通透的人呀。

话说回来,若不是这位通透,怕是也不能留在小主子身边的。

等到夜里休息的时候,乔木依然亲自动手给平哥洗漱过后,才拉着平哥上床歇着,不过这次在两人中间放了被子,她也是防着儿子夜里踹了自己肚子呢。

至于说同儿子分着睡,乔木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要二胎的人多了,也没见谁就非得疏远自家老大呀,那不是孩子没有出生,就给俩孩子制造隔阂吗。

再说了,燕阳不在府里,就剩下他们娘两了,那不得更加亲近才成吗,等回头儿子大了,想要同他睡亲近什么的都没有机会了。

再让太贵折腾下去,平哥怕是要对自己,还有没生下来的弟弟妹妹有意见了,还没落地呢,就开始各种对作为兄长的平哥约束,往后哥两还能好好地交流感情吗。

王嬷嬷看着夫人的举动,心说,夫人还是知道轻重的,看着小主子距离夫人确实还有很大的距离。

王嬷嬷才放下帐子:“夫人,老奴就在隔间歇着,夜里有事您只管招呼老奴,太贵管事说,您夜里不需要人服侍的,不过特殊时期,还请夫人以小主子,还有您肚子里面的小主子为重。”

这位性子耿直,有话直说,倒也没有考虑夫人是不是喜欢听的问题。

乔木:‘您去歇着吧,轻重缓急我还是明白的,少不了麻烦您的地方,这几日太贵就少有清闲的时候,等过几日她歇过来了,能同您一起换换班。’

一切以孩子为重,不能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想当然,而让孩子,还有肚子里面的孩子受一点委屈,一点意外,这是乔木的准则,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暂且忍耐。

夜里有人陪着着这点奢侈行为,他怎么就不能为了孩子忍了。作天作地的那就不是她乔木为人,完全就忘记了,怀着平哥的时候,她是个什么德行。

王嬷嬷:‘夫人太客气了。’说完给乔木手边能勾到的地方,放了一盏温茶,才轻手轻脚的退下去。

王嬷嬷手上有一个怀表的,专门看着时间,给他家小主子喂奶用的。

话说夫人怀孕了,小主子从即刻起戒奶。不然夫人养着两个孩子营养肯定跟不上去的。

夜里怕是小主子要闹。不过幸好有夫人给小主子准备的奶瓶,往日里小主子也没少用这东西喝奶,应该还是能应付过去的。

让王嬷嬷选的话,她老人家真的愿意让乔管事在这边陪着,哪怕是拿个主意也是好的。

可能是这两日折腾的太累了,或者说心情太过亢奋了,乔木开始的时候,睡不着觉,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