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脸面

不管怎么说能带着儿子回府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乔木还是乐意的,在城主府也不不是不好,就是不如在自己地盘上自在。大过年的谁愿意在外面呆着呀。而且怀孕了,口味比较特殊,乔木吃不惯外面的东西了。

不过燕阳不在,虽然自己不搭理燕阳,却不能怠慢身边唯一的老人的,作为儿媳妇,乔木给燕城主张罗的年礼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小到城主大人的吃喝穿戴之物,大道让乔管事搜罗来的贵重物品,以及乔木自己从库房里面找来的各种适合老年人的保健品。真心的希望这位城主大人能够在健康二十年,不然自家男人太辛苦了。

乔木来城主府的时候,可是拉了满满的三大车,若是单论送礼物的用心程度的话,乔木无疑是孝顺的。

燕城主无疑也是满意的,至少心思很细,虽然送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不太值钱的。

比如三车里面有一车都是青菜,虽然常见,不过这个时节却是的的确确的稀罕物,乔木能惦记着他这个长辈还是很有心的。

至于说乔管事搜罗来的那些稀罕之物,燕城主表示,他如今的地位,如今的品味,与眼光,什么好东西没见识过呀,看的也不过是儿女愿意为自己费心思而已。而乔木这番举动,就让城主大人看到了这份小辈要孝顺,有孝顺的这份心意。

在加上燕少城主虽然在外面,可礼节上一点都不含糊,也是怕在家媳妇在人情世故上怠慢了自家老父亲,送回来的年礼,足足的好几车。

当然了顺便又在给燕城主的礼单上叮嘱,要多多照看少城主府的话,

燕城主只当是看不见,说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吧,人家送的礼物,那都是论车的,可你说他有多惦记你吧,字里行间全是记挂老婆孩子的。

论燕城主看信的糟心程度,堪比面对乔木。

所以即便是燕城主对乔木有点心结的情况下,母子二人回少城主府的时候,依然被城主大人打包了好几马车的好东西,唯恐自家孙子委屈了。

一来这些东西是儿子送回来的,作为被儿子叮嘱要多照顾老婆孩子的父亲大人,燕城主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这些东西要分给少城主府一半。

二来,燕城主需要父慈子孝,包括对儿媳妇的慈爱形象,乔氏如今在燕城那就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燕城主在外那是一定要给予一定的脸面一定的重视的。

三来吗,真心实意的不想委屈孙子,何况乔木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孙子呢,燕城主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捧到孙子跟前去。

乔氏虽然不太讨他老人家的喜欢,可乔氏生出来的孩子,还有乔氏孕育他燕氏子嗣的能力还是很被看好的,这不是二孙子都要有了。想想燕城主就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可这种场面让外人看来却是不一样的,看吧城主大人对少城府里面的乔夫人也是看重的,不然一个女人怎么就能让老公公如此优容呢,肯定是乔氏的机关术了得,连城主大人都重视呀。

另外今年一年燕城的大变动,那都是同乔氏占着关系的,科学论,学堂,书馆,新街,一项项的信章程,这样的女人换成谁家不捧着呀。

燕城的官员们对少城主府注重更超过以往,以往的时候,官员们还都能观望一二,谁说城主大人看重少城主,将来的城主府就肯定是少城主的呀,别说是这样的大家族,就是皇帝老子的太子还有临时变挂的呢,

就比如当初的付氏有小动作的时候,许多的官员那都是观望的,说不得人家付氏一个妙招就能翻身做燕城将来小主子的外家。他们过早的同少城主铁杆了,回头未必不是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

城主大人可不是燕阳一个儿子。可现在这些官员的观望态度明显偏向了一边。

少城主这边的实力实在是太厚重了,首先就是少城主府的小主子,子孙延绵向来是继承人的重中之重,

其次就是人家少城主府在燕城的分量,不说其他,只说如今少城主府在朝堂上的地位,那就不是城主府里面现如今的小公子,任何一个能够动摇的,

说句不当说的,少城主若是诚心的同城主大人叫板的话,那都是能够平分天下的。

这种时候你在观望那不是找麻烦吗,何况人家城主府的父子可从来都是拧成绳子的。燕城只要少城主在,应该没有什么大变动的。

所以尽管少城主不在燕城,可从初三开始,少城主府的拜帖都要堆满了。

太贵管事抱着一摞子的拜帖进来:“夫人,内眷这边的,奴婢整理了一下,您看如何回复帖子,什么时候咱们设宴招待客人就好。只是投给少城主的拜帖,该如何回复呢,奴婢看着有一些大人怕是不好回绝的,偏偏少城主不在,不然您给少城主去封信,不知道少城主要如何处理?”

乔木冷哼,我才不搭理燕阳那厮呢:‘不必,咱们少城主府又不是没有男人了,不是有平哥在吗,也不许要特别在筛选了,只把这边女眷的名单夫妇一起宴请就好。也不能少城主不在,咱们少城主府就关门闭户呀。’

太贵黑脸,小主子才多大呀,真的招待客人吗,夫人想的可真简单,另外就是,自己怎么才能让夫人给少城主回信,这个问题要认真的琢磨一番。

听领头来信说,少城主最近的脾气可是越来越暴躁了。绕着弯的在打探,夫人为何突然就不给回信了。

怎么看领头的来信是少城主逼迫下的产物。太贵不傻,真的能够看出来不一样。领头的来信怎么会说这些主子的问题呢,尤其是少城主的问题。

话说想也知道,自家领头在少城主身边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的。

少城主对他们夫妇的态度,不说也罢。自己还是给少城主打听打听,减少点领头那边的压力吧。

太贵:“夫人呀,少城主毕竟是一府之主,这么大的事情,咱们是不是先同少城主商量商量呀,再说了,怕是有些客人身份贵重,咱们还要请少城主在外面把请帖写好呢,不然可是不够尊重的。夫人你觉得呢。”

乔木看看太贵:“有这个必要吗。”

太贵:“奴婢觉得非常有必要的。真的。”

乔木噗嗤就笑了:“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领头给你来信了。不是过来套话的吧,就说女生外向,连我家的太贵管事都胳膊肘往外扭了。”

太贵抿嘴:“奴婢即便是扭也是偏向着夫人的,不过是不知道夫人同少城主因何闹性子,这不是担心吗。”

乔木:“本夫人是无理取闹之辈吗。”

太贵从善如流:‘那就是少城主不对。’

乔木憋了好长时间的气闷,终于有了渠道,对着太贵就是一顿的数落:“你说怨我吗,啊,好不容易盼着来信了,竟然全篇都是数落我的,一句体贴的话没有这就不说了,好歹你也关心我一句,哪怕是说句想我了,惦记我也好呀。可倒好,除了儿子,就是老爹,要么就是数落,我撑得给他回信呀。”

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自从上次手到燕阳的来信,乔木可是把这口气憋了很久了。终于能够宣泄了。

太贵跟着点头:“夫人说的有道理。”

乔木:‘领头在信上体贴你了吗。’

太贵管事心说,怕是少城主边上盯着写的,他们两口子有话能说出口吗:“奴婢夫妇都是俗人,说的都是吃喝过日子。”意思就是没有,有人家也不会这么高调的到处说。

乔木拍桌子:‘你什么意思,我要求高吗。’

太贵吓得呀:“您别激动,您同奴婢哪能一样呀,您是高人,自然该有更高的追求,何况您现在怀孕了,少城主更该多多的体贴您,您的要求一点都不高。”

乔木舒心了:‘所以呀,我才不给他写信呢,憋死他,看他还训我不。’

太贵点点头:‘奴婢伺候您午睡吧,老大夫说了,您心情好了,睡眠充足了,精气神都上去了,才能生出,漂亮,听话,懂事温柔,乖巧的小女公子来。’

为了这个目标,乔木立刻平心静气深呼吸,为了温柔似水沉鱼落雁的闺女,我要修身养性:“好了,我要睡了,你去看看平哥,可别在骑车子到外面去了,外面多冷呀。小心动手。”

太贵:“您只管放心就好。”

看着自家夫人睡下了,乔木直接去外间挥笔泼墨,原话复述了,夫人对少城主的成见。

直接就让侍卫们带走了,为了领头为了少城主,为了少城主府的长治久安,和平稳定,她也算是豁出去了。回头怕是夫人知道了,少不得要闹腾呢。

太贵最近都吃素了,对于拜佛什么的特别虔诚,夫人这次怀孕竟然没有作天作地的,特别好说话,而且心情特别的平和,都不用他怎么劝导,就能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所以还要去拜拜,不能因为一封信什么的,把夫人的反骨给激出来。

燕阳那边自从收到乔木几个字的回信之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