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主事

乔木翻白眼,有点吓到,这还是自家动不动就哭嚎的儿子吗,这是突然被什么功法给灌顶了吧,这还是自家儿子吗,能上去打两下,告诫他一顿,不懂别乱应吗。

燕城主:“好,非常好,祖父相信平哥,放心祖父会让属相大人同李将军,以及几位大人协助平哥左右,祖父只说一遍,平哥记住,若是几位大人意见不统一,有决策不定的事情,要以李将军的意见为准。不可感情用事。”

乔木知道,这话给自己说着听的。

平哥:“祖父放心,平哥明白的,李氏是表舅,是咱们燕氏同气连枝的,平哥不会因为同表舅的个人恩怨,误我燕城大事。”

乔木一口气没上来,当着燕城的面失控了:“你,你,你,你谁教你这个的,你你你,什么时候的私人恩怨。”还有一句没说出来,穿的吧,怎么就这么妖孽呀。

不过被燕城主的利眼给瞪回去了:‘成何体统,我燕氏子弟,自幼就该如此教导。’

竟然不如一个孩子。看来他平哥如此出息,都是他燕氏血脉太强大了,跟乔氏没什么关系。

额,太激动,竟然在燕城主面前就忘我了,乔木:“儿媳失态了。”

燕平:“娘亲,是燕青侍卫,同燕赤侍卫,王嬷嬷他们说的。是劝平哥不能因为上次的事情同李将军生分才说的。”

乔木放心不少,只要不是儿子自己想出来的就好,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给人当娘了:“说的真不错,平哥能记住更不错。”

她需要冷静冷静,儿子突然就长大了。

燕城主对孙子满意,对孙子身边的队伍也颇为满意:“有平哥在,祖父同你父亲都放心的很,平哥放心,你父会尽快回城的。”

平哥:“平哥等父亲回来。祖父放心。”

真放心,这孩子通透的让燕城主都看不到眼前的困境了。

自家孩子还在人类能够理解的范畴之内,乔木终于有心思想想别的了,想到方才燕城主的话,还要给平哥配几个家臣,这不是托孤吧,呸呸呸,自家儿子亲爹还在呢,托什么孤呀。

不过燕城主方才的话不太吉利就是了。

乔木:“父亲大人此去可是有风险。”

燕城主豪情肆意:“人生在世,做什么事情是万无一失的?大丈夫在世,当做应做之事,不畏艰险。我燕氏子弟更是如此。”

要是自家燕阳,乔木非得抽一巴掌,老婆孩子还在呢,你凭什么不畏艰险呀,不过这人不是自家男人,还是长辈,乔木虽然牙疼,也只能听着。

看到燕城主的豪情壮志抒发的差不多了。乔木才开口说道:“万全的准备肯定是没错的,您是咱们燕城的主心骨,更是少城主同平哥最亲的亲人,是丁点闪失都不能有的,儿媳浅见,即便是出行再怎么匆忙,这块也要安排好,不能大意的,少城主不在燕城,儿媳身边的侍卫,父亲大人看着若是还成,只管带在身边。”

这种时候,一般人不会把自己的人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的,不是因为功劳,而是因为牵扯太深,万一城主大人身边有个好歹的,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身边的人。

一个不好,就把自己给牵扯进去了。

而乔木这时候提出这种贴心的安排,燕城主只能说,儿媳妇的心确实向着燕城的,对他这个老父亲也真的不错,就是儿媳妇没啥脑子,连这点忌讳都不懂。

胜在真心实意,尤其是那句话,自己可不是燕阳同平哥最亲近的人吗,这儿媳妇脑子倒也没有蠢到家。

燕城主再次叮嘱乔木的时候,就和缓多了:“我这边的事情,早已大点妥当,保命手段还是有几分的,我燕城虽然外传贫瘠,可民风向来剽悍,放眼天下,敢招惹我燕城的人还没有几个呢。”

乔木抽抽鼻子,这就是再说穷光棍吗,呵呵,怎么听着自家男人儿子的家风都有点向打砸抢的。

燕城主:“我这边你只管放心,只要在燕城带好了平哥就成。好了我这里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今日你暂且在这边带着平哥歇下,等明日我出行之后,在带平哥会少城主府,我会吩咐官员去少城主府议事。”

要说这人对儿子孙子可不就是不一样吗,当初燕城主去京都,燕阳在燕城主坐镇,在怎么忙,那也是每日里披星戴月的去城主府议事,轮到平哥,人家燕城主可是把议事厅都给改在少城主府了呢。

燕城主也是无奈,平哥还那么小,府上还有两子呢,还是在少城主府更安妥些。

乔木:‘儿媳听凭父亲大人安排。’

燕城主:“我们父子不在燕城,平哥要防备的事情很多,内政这块只要平哥安好,燕阳在外面安好,就不会出乱子。至于对外,燕阳在巡边,那边不用平哥操心,京都这边的人,你们要仔细防范,咱们说句只能家里人知道的话,这次京都怕是里面乱了,我燕氏身为四大家族之一,其他的三族你都要心中有数。”

乔木点头,燕城主再说,京都不管是齐氏,还有秦鲁两姓呢。

燕城主看到乔木点头,也不知道这么蠢的儿媳妇能够听懂多少,心下叹气,若是平哥在长几岁就好了。

就听乔木开口:“父亲大人,府内的几位夫人。”

乔木在斟酌怎么开口好,毕竟燕城主的媳妇,好几位都是同京都牵绊不浅的。燕城主这下不发愁了,能够询问这个,就证明乔木真的听懂了。

不该蠢的时候原来也通透:“我不在府上,城主府只当闭门谢客,外人一概不见。”

这个太绝对了,不是应该先看看势头吗。

燕城主也知道该如此,奈何,燕城举这么一个蠢妇还有幼儿,关门打狼怕是没这个本事,所以还是别引狼入室了。

燕城主:“你只管照本城祖吩咐做就好。若是哪位夫人有疑问,让她只管等本城主回来给他们交代。”

乔木:‘是。儿媳明白了。’

燕城主本不想同乔木一个女人多说,奈何出门在即,真的是万分的不放心,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殷殷叮嘱,不得已有多说了一句:“这次京都有变,听闻就是王上因求长生,而在秦地大肆征收民工,筑建邀仙台,引起了民怨所致,这里边说没有秦氏的手笔,我是不信的,你同平哥在燕城还要留意一事,来我燕城的流民怕是要多。”

乔木都有点傻了:‘这当了王上脑袋就真的不一般了呢,邀仙台这样的事情竟然也能当真。’

燕城主瞪眼,女人就是女人跑题了,不过一针见血,真的够蠢。

乔木不敢吭声了:“儿媳听父亲大人吩咐。不过流民咱们是收还是不收呢。”

燕城主:“千里迢迢投奔我燕城而来,我燕氏怎能不顾民众艰辛,自然是要留的。”他们燕城贫瘠,人少地多,缺人的很,多少的时机呀,来多少都要的好不好。

乔木也知道他们燕城弄了那么多的惠民政策,那不就是吸引人口的吗。

不过流民鱼龙混杂,尤其是特殊时期,谁知道里面掺杂着多少的奸细呀。这个问题有点小困难。

燕城主也没指着一个女人能把这么大的问题都能给弄懂,那样的话,他们燕氏父子首先就要防着这样运筹帷幄的女人了:“不过我燕城条件也不富裕,怕是有心无力之处太多,大齐境内临近我燕城的几个关卡之内早就不剩多少民众了,大片的土地荒芜,看着实在是可惜,为父这次去京都,若是有机会,会同王上提一提。流民的问题或许能够解决。”

乔木点头,在人家的地方养人家的人,声望好处都自己收了,很是不错的想法,能不能成是个问题:“儿媳会把流民暂且安置在主城之外的。”

燕城主点头,很不错,脑子不好使,胜在懂事听话:“好了暂且就这么多,往后的事情还要同几位大人好好地斟酌。”

乔木被城主大人说了一堆的事情,脑袋都没能捋顺呢,就抱着要睡着的儿子找地方歇着了。认真的说,她真的不是这块料,光听到搞事情,脑子就乱掉了。别说那么多需要记住,需要处理的问题了。开始想念燕阳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不管怎么样,第二天乔木就带着平哥给燕城主送行了。幸好看上去自家老公公的出行装备还算是威风八面,光看这个阵容应该就能辟邪的。

乔木昨晚就让人去庄子上准备了十几马车的粮食,会在出城的时候同城主大人的车队汇合。这还不算,乔木还让乔管事准备了不少的应急药丸子什么的,城主大人年岁不小了,身体健康应该注重起来,降压片,速效救心丸什么的,都用纸条写好了用法以及治疗的病症,搀和在医药箱里面了。

燕城主的内侍官接到这东西的时候,心说,少夫人可真周到,不过城主大人怕是不会用的,要知道城主大人出行,随身的大夫就两三个,各种药材那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