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当局

李将军才觉得欣慰,总算是自己没白白的辛苦,换来这厮一句客气话呢。

就听到燕阳说道:“一路疾驰,久未活动筋骨,表兄咱们比划比划。”

这简直就是神来一笔,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也不着边呀。怎么就比划比划呀。

小李将军看向院子中间,倒是不小,不过一群的文人跟前动刀动剑的比划什么呀。啥意思,为何没弄懂呢。

刚才还感谢自己,这会就要比划比划。要知道哥两小时候没少比划,不过那都是心情不爽,两人要分胜负的时候呢。

然后就看到趴在燕阳怀里的小包子了。那小子看过过来眼神,小李将军一下子就看懂了。

李将军气的鼻子都冒烟了。合着妻儿告状,燕阳这是找到给妻儿抱不平来了。当真是太妈的蛋疼了。多管闲事的下场。

平哥看过来的眼神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觉得有点怕,这人心狠,打自己不算还要打他爹。完全就忘记了,是他爹跟人家挑衅的。

乔木也比较茫然,不是散步遛食吗,怎么就斗上了呀,还要动刀动剑,这个没听说两人有什么龌龊呀。眨眨眼对着身边的御史大人:“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老御史大人看了一眼这位夫人还有被少城主亲了一口放下的小世子,意味深长的摇摇头。

乔木什么意思呀。属相大人:“可能是少城主同小李将军要切磋一下。”

不是可能,是已经在切磋了,问题是为什么呀?

燕赤侍卫过来请夫人同小世子后撤,给自家少城主的信件都是他亲笔写的,可能这事吧,只有他或许能明白了,自家少城主这事憋着火等着给小世子讨公道呢。

乔木还没没啥,看热闹呗,这两人肯定不会闹僵是可以肯定的。

燕小包子就紧张了,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一眼不错的盯着场上刀剑飞舞的两个人。拉着乔木手,小手攥的紧紧的,乔木都疼了。儿子都没有撒手。

乔木看看儿子忍不住伸出另外一只手:‘别怕呀,你爹本事大着呢,肯定赢。’

燕小包子一心注意战场,根本就没有听见乔木的安慰

站圈里面的小李将军倒是听到了,心说那是肯定赢呀,没看到燕阳这小子都拼命了吗,没见过切磋这么狠杀狠打的,不知道的以为两人有杀夫之仇夺妻之恨呢。

真是仗着自己不会对他动杀手吗。气的对着燕阳:“燕阳你好样的,惯儿子回家惯去,少拿本将军试刀。”

燕阳不吭声,发疯一样的把手上的重刀砸过去,就这么一刀,输赢分出来,小李将军手上的剑断了。。

小李将军整张脸都黑了,他手里的可是宝剑。咬牙切齿的说道:“燕阳你好样的我这可是百金不换的宝剑。”

燕少城主:“承让了,多谢,回头我陪你一把千金不换的绝世宝剑。”

这话他没瞎说,乔木送给他的宝剑挺多的。随便找出来一把都砌金断玉的。

可小李将军只以为这人在随便的敷衍他:“你,你,你”鼻子都气歪了。

燕小包子用无与伦比的速度飞扑了过来:“爹。”

哎呀我的妈呀,这声爹叫的燕少城主心都酥了。把儿子炒起来,放在脖子上:“爹棒吧,儿子放心,有爹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以后再有欺负你的人,记在本子上,等爹去给你一个一个找场子。”

燕少城主这话说的可没背人,让一群的老学究听到之后,胡子都吹起来了,谁家孩子这么教导孩子呀,这孩子还能好吗。

小李将军恨不得用断剑把这两不省心的东西给了解了,你嘚瑟就嘚瑟吧,嘚瑟嘴巴干什么呀,这是诚心的添乱,不想好好玩了。

乔木觉得又爽又糟心,刚才被燕阳给气的不知道咋好的,转眼这人就拿着大刀给自己出气,

所以说,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为你做了什么。

因为这个,乔木决定,往后燕阳说什么她都不会生气了。这人嘴巴坏而已。心里是有他们娘来的。

跟着儿子身后过去,拉着燕阳的一只衣袖子,仰望着爷两上下摞在一起的脑袋,眼睛都冒着星星。要是没人她非得亲两口,怎么就那么稀罕呀。

燕小包子在燕阳的脖子上面,拉着燕阳的头发,一口一个爹,爹的叫着笑声咯咯咯咯的。燕阳觉得人生圆满了,娇妻佳儿还有比这个更让男人骄傲的吗。

一众的老大人看着院里面的三口,差点闪瞎眼,这是干什么呀,这么大的岁数了,可真受不得这个,有伤风化有伤风化呦,现在的年轻人呀。

御史大人在边上身子都闪的要仰倒地上了,这少城主可真敢,这少夫人可真不矜持,难怪能把少城主这样的英雄人物给拿住:“现在的年轻人呦。”

属相大人也没眼看,不过作为城主大人不在,燕城最高的官,他老人家有责任把场面控制住的:“咳咳,少城主,夫人,下官这里还有公务等着少城主定夺。”

乔木撒手低头:“咳咳,我同平哥在内院等你。”

这话说的前所未有的温柔,细声细气的很有一番小儿女做派。

燕阳心说他家夫人连两人洞房时候声音都没有这么酥麻过。太温柔了有没有。

看来自己的行为是很被夫人同儿子认可的。以后还当继续努力。

对着乔木:“你怀着身子本就辛苦,既然我回来了,平哥就放在我这里,回头若是平哥乏了,我在让平哥去你那边。”

平哥今日说话都以往都轻快,像个小孩子的样子:“我在爹这边不累。”

乔木差异的看向儿子,这可真是一日一个样,爹回来了,深沉劲儿立刻就飞了。

要不人家说孩子不能没爹呢。看来往日自己带着平哥,还是让孩子委屈到了。

乔木自己回了内院,外院里面,小李将军过来:“你可真行,你可真是你们燕氏的好儿郎,不知道你们燕氏祖宗们看到这么心疼老婆孩子的儿郎,会不会从祖地爬出来。”

燕阳:“祖宗们自然是愿意看到后辈和乐美满,儿女孝顺的。别忘了,乔木那可是连祖宗们都有过意向认可了燕氏媳妇。”

小李将军之所以同燕阳一点芥蒂都没有,你也是因为,私下里面,两人就官员乔木同轻语的问题,认真的谈过。

在轻语小姐同燕阳的婚事取消之后,小李将军寻到燕阳,当时是这么问的:“燕阳你敢不敢发誓,神山上你燕氏祖宗显灵没有一点你的手笔。”

燕少城主当时倚天起誓:“苍天在上,我燕氏列祖列宗为证,神山上诸事我燕阳从未弄巧。”

燕阳自认没有说谎,他真的没有捣鬼。

这话在小李将军听来,就是神山上的事情都是真的。都拿祖宗说话了,小李将军信了。

这年头人的活着的都不如死了的总要。祖宗为大。

尤其是看到燕阳动不动就拿这个说话,李将军更是深信不疑。若是真有心虚,不会有人愿意这么总是提起的。

在燕阳来说,认可乔木这事祖宗显灵那是一点都不掺假的,得意的时候就愿意拿出来说说。所以心里压力什么根本一点都不存在的。

脖子上的平哥,再看这位表舅的时候,小脖颈子昂的角度同他爹的角度一模一样,欠抽的很。

有爹撑腰了,立刻就不一样了,小李将军冷笑:“平哥下来,表舅同你亲近亲近。”

平哥搂着燕阳的脖子,胳臂都收紧了,燕阳:“不劳李将军费心,本少城主的儿子自己还亲近不过来呢。”

平哥咯咯的笑开了:“爹,爹爹。”叫的都要魔音穿脑了,燕阳一点都不嫌弃。

回来之后看到只会嗷嗷嚎的儿子,变得那么懂事听话,燕少城主的心别提多心酸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燕少城主的儿子金樽玉贵的养着,还能成这样,肯定没少受委屈。

想到燕赤来往的信件,除了这个表兄不作他想。可不就认准了这人给儿子找场子吗。

听到儿子这么畅快的笑声,燕阳个就知道自己没做错。懵懂的儿子又回来了。

有人依靠,谁愿意把自己弄得那么沉重呀。

自从燕阳回来,平哥连师傅那边都不愿意去了。也没有那么贴心懂事了,又变回了那个昏天地会的儿子。

乔木瞧着都跟着欣喜,想到自家儿子贴心的举动都窝心,那是怕自己这个当娘的委屈了,才耐着性子,同师傅们在一起越来越懂事的。

幸好燕阳回来的早,没让儿子委屈太久,若是长此以往,小孩家家的光是这份心思就得给压垮了。燕少城主回来白天忙着差事,夜里忙着交差的事。两口子愣是过了好几天之后才有机会在床榻上并肩说些话,秀秀温馨。

乔木:“这段时间可是够忙活的,也是我没本事,好多的事情都等着你回来定夺呢。”

燕少城主搂着媳妇,身边睡着儿子:“你一个女人要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