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作

对于城主大人来说,不过是要见见闺女。

可对于燕三小姐,乃至于秦九郎来说,那都是很隆重的大事,尤其是如今秦地内乱,秦氏早就有意同燕城主见面。

能够趁着燕城主在京都时候会晤,对于秦氏来说刚刚合适。

所以燕城主感动于阿蛮的孝顺,准备延续儿子同儿媳妇在京都的风格,要给外嫁女撑起脸面,听闻阿蛮同夫婿回府,燕城主简装在城主府门口相迎。

一城之主在门口等闺女,这也就是燕城那么穷乡僻壤地方来的人能够做出来。

京都这地方,屁大的小事都能传的满城风雨,燕城主如此抬举女郎,阿蛮还没到燕府门口呢,城主大人所作所为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京都的官员们心说,总算是知道为何当初燕少城主夫妇对待嫁入秦府的女郎那么殊荣了。

原来跟在城主大人身上呢,这位怕是对这位燕三小姐很是宠爱。

一个被长辈看重宠爱的女子,燕少城主两口子,但凡没有缺心眼,自然要高看这位姑奶奶的。

就为了让城主大人满意,脸面也得做出来呀。

秦九郎听闻岳丈大人在门口迎接他们夫妇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恨不得长出来一双翅膀,飞到城主府才好。

不过还是要同夫人先打声招呼。不得不说,秦九郎人物风流俊美,阿蛮贵女端庄,娇俏可人,夫妻二人相处颇为不错。

马车里面,秦九郎:“阿蛮,传闻父亲大人在城主府门口迎接于你我。”

燕三小姐不小心把舌头给咬了一下,尽量让秦九郎莫要期盼太高:“传闻怕是不可信的。夫君父亲大人是长辈,但没有迎接我等一说的。”

秦九郎:“夫人,为父焉能不知此礼,岳父大人来了京都,若不是府上突然有事,我等本该出城相迎才对。只是外面如今都传疯了,夫人,空穴不来风,不知道这是和章程。为夫实在是惶恐的很。”

燕三小姐也不知道燕城主为何会有如此清奇的画风出来,真的不是他家父亲大人的风格呢,看看秦九郎,一时间没有主意。

秦九郎:“如今外面都传,舅兄夫妇当初对夫人殊荣,皆因城主大人授意,夫人以为这话如何。”

燕三小姐突兀,这话自然是不可信的,可就这么说出去,是不是有点埋汰自己呀。

看看秦九郎,夫妻之间日久,还是知道这厮的性子的,如此询问倒也没有它意,不过是以此判断城主大人今日所为到底为何而已。

燕三小姐:“不如何,父亲大人虽然宠爱与我等,但更注重公务,相必他老人家自有定夺。”

这话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还是能够明白的,舅兄对夫人跟看重。秦九郎更焦急了,这可如何是好,岳丈大人如此做派所为何来。

秦九郎实在是琢磨不出让如今的燕城之主,如此做的理由。

燕三小姐:“夫君,父亲终归是长辈,不管传闻真假,但没有小辈让长辈久迎之礼。咱们还是加快行程要紧。”

秦九郎:“自然,自然,夫人身子贵重,且慢行,为夫快马先行,未免父亲大人久候,夫人觉得可行否。”

燕三小姐:‘自然是夫君安排的更加妥当。’

一趟回娘家,把两口子折腾的有点心慌。

对于燕三小姐来说,燕城主那是最亲近的人,两年没见,心中记挂不会假,越是临近家门口心口越是慌乱。近乡情怯大抵就是如此了。

待看到,父亲大人竟然真的如同传闻一般,披着大氅在门口相迎的时候,燕三小姐眼泪都掉下来了,不是委屈,是激动。

惶惶然的想到自己都有两年没有见到父亲了。

平日里知道没有可能见到亲人倒也不觉得如何,如今见到了,才知道,竟然如此的惦念,如此的牵挂,千言万语也不过就化作了两个字:“父亲。”

燕城主看到最宠爱的女儿,尤其是闺女还如此雍容有度,心下高兴。

儒雅的面容上,胡须都飘起来了,上前两步:“我儿阿蛮。”

燕三小姐上前两步,忍住没有冲过去的行为,面前压抑激动地心情给城主大人行礼:“阿蛮见过父亲父亲一路辛苦。”

燕城主示意阿蛮起身,上前一步拉起燕三小姐:“我儿不必如此,一路很是顺畅,多亏有我儿在府上打理,为父居住之所,很是舒畅。天气寒冷,进院子说话。”

秦九郎在边上默默地看着,方才岳父大人待他可不是这个态度呢。

燕三小姐紧守礼教,父女二人不过虚扶而已,就匆匆分开了,可眼睛里面的亲近是骗不了人的,随着燕城主的脚步:“都是女儿分内之事,父亲一路辛苦,阿蛮但愿能让父亲如在燕城万一就好。”

燕城主朗声而笑:“我儿大了,懂事了,做事说话张弛有度,为父欣慰。”

能得到长辈尤其是燕城主如此的肯定,就是燕城的三小姐,心下也难免激动地,说不出来话了:“父亲。”

秦九郎在边上暗暗叹气,竟然真的是专门等在门口迎接自家夫人的。

他这个佳婿,早早的骑马过来拜见岳父之后,就陪着岳父大人在门口等候夫人的马车了。如此长辈,可真是小辈的福气,难怪自家夫人一身的贵女气度,连王宫里面的公主都不遑多让。

都说女儿要娇养,看来自家夫人就是娇养出来的。

看到父女二人旁若无人的说起燕城诸事。秦九郎只觉得自己对夫人还不够好。庆幸,对夫人从来没有错待过,不然不光有个不好招惹的舅兄,这还有燕城之主的岳父大人呢。

宾主落座,燕城主终于有心思看看这位佳婿了。

燕阳同城主大人说起这位三姐夫的时候,曾有过一句话,风流俊秀好人物,只是配阿蛮还差些。

燕城主那是见过秦九郎的,对于儿子如此置评一个同他燕氏不相上下的儿郎,当时相当的不以为然的。只认为自家儿子眼里无人。

可看到自家闺女坐在姑爷身边的时候,燕城主心里不痛快了,自家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就这么便宜这小子了。好白菜让猪拱了,就这心情。

自家闺女端庄娇俏于一身,秦九郎任是风流俊秀人物,也差了几分。所以还是儿子眼睛好。说的很是有道理。

配他家阿蛮确实还差了点。

燕城主这般想的时候,自然看秦九郎就不是很满意,挑剔的眼光让人如芒在背。

秦九郎被老丈人打量的脑门突突直跳,都不知道自己哪招惹这位岳父大人不痛快了,莫非是因为秦地之乱。

秦九郎:“岳父大人,一路从燕城而来,九郎,九郎可否知道,路上流民如何。是我秦氏无能,致使百姓流离失所。九郎惭愧。”

燕城之主一摆手:“不必如此,这不是你秦氏之错。何故要背着等包裹。路上流民虽多。可大多还能坚持,只要到了燕城得到安置,总能坚持到下个采收季的。”

这话要比说他燕城百分百能够安置流民,让秦九郎还信服呢。

是呢,只要上位者有心,等到下个粮食成熟季熬下来,就能够有足够的粮食,安置流民了。

秦九郎眼中续泪,单膝跪地:“九郎待我秦地百姓,谢过城主大人安置之恩。”

被姑爷怎么拜燕城主都不觉得过分,只是虚抬一下胳膊:“都是我大齐子民,我燕城做的俱是该做之事,九郎不必如此。若为此事跪拜,为父却是不受的。”

秦九郎:“是,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燕城主儒雅的面容,很是仔细的把秦九郎打量了一遍,稳稳的等着姑爷拜见,这番做派,让秦九郎很是感动,这是让自己作为姑爷,好好地拜见老丈人呢,娶了人家姑娘,自然要孝顺老丈人,讨老丈人高兴。应该的。

边上的燕三小姐,忍不住嘴角都勾起来了,父亲大人这二年过得不错,竟然还有这等心思,戏弄小辈。

燕城主:‘起来吧,看阿蛮很是不错,为父对此很是欣慰。我们父子就不在京都,阿蛮身边只有你这个夫婿最为亲近,万事还要你替为父替阿蛮担待一二。’

秦九郎:“小婿不敢,小婿待夫人不说夫妻敬重,小婿对夫人,小婿不会让夫人受半分委屈的。岳父只管放心。”

这话说的磕磕巴巴的,燕城主却懂了,朗声而笑,小儿女心事,这下子就差对他说,对阿蛮情根深种了。

燕城主满意了。自家闺女过得确实不错。

对着闺女:“夫妻恩爱,为夫就放心了。对了乔氏给你带来几车的东西呢,去内院看看吧。”

燕三小姐知道父亲大人同夫君怕是有正经事情要做的,起身告退:“阿蛮告退。”

燕城主同秦九郎才说起秦地之事。秦九郎:“岳父大人,秦地,平乱怕是不成的,民心已经不在了,可叹我秦氏经营数代,竟然毁于一旦。我辈愧对祖宗,愧对百姓。家主曾言,若是岳父大人能够善待投奔的秦地百姓,我秦氏感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