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大肚婆

太贵越是这样懂事,乔木越是觉得燕阳过分了,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家两口子呢,说到底领头还是因为给她做事被燕阳这厮忌讳上的呢,

若是要找源头,是不是还要在自己身上呀。

这事她得跟燕阳好好说说,怎么能这么没完没了的呢。

太贵绕过自己的话题,继续说施惠他们几个丫头要来拜见的事情:“夫人,还是见见施惠他们几个吧,若是您不见得话,他们反倒不安心,还以为您不待见他们了呢。”

想到孕妇都都是很敏感的这个问题,乔木才点点头:“那倒也是,可不是谁都有你这么大的心的。”

太贵反讽回去:“今儿算是孕妇集会,大家身材都这样,夫人可以不用打扮了。”

这话太戳心了,乔木看看太贵,就没好意思往她不是孕妇的方向攻击,不弱人家太贵自己可不在乎,

看着乔木很是嘚瑟的说道:“夫人放心,奴婢不用打扮身段都好好地。不会给您坠了威风的。”

这还能不能再好了:‘你有没有点自觉呀,我不抨击你,可也不能拿这个作为攻击手段呀,心是这样大的吗。’

太贵的脸皮可是已经练出来了:‘奴婢固然不愿意听到人说奴婢是不会下蛋的鸡,可更加的不会愿意别人用怜悯的眼光看待。都是女人,奴婢同领头又不是生不出来孩子,怕什么。’

乔木都被惹的翻白眼了:‘有本事你生出来在说。’

太贵:‘这个不着急,但凡精品都是仔细雕琢出来的。’

乔木冷哼:“我等着看精品。”

主仆两人心气都很高,斗嘴之后,才个子去忙自己的事情,施惠等人本意是成亲之后还要到乔木身边伺候的。

可成亲之前说的话,放到成亲之后,却是不一定算数的。

不说燕城主原来送到少城府的两个丫头,本身就是官身家的小姐,成亲以后,嫁的虽然是侍卫,可那也是少城主身边有品级的侍卫,自然是不可能在回来乔木身边伺候的,大小也是夫人的身份了。

施惠同妩媚两人倒是想过来呢,乔木没有同意不说,两人婚假还没结束呢,就怀了身子了,还过来伺候什么呀。

这下子好了,连劝说都不用,两人羞羞答答的就表示,怕是没法过来伺候夫人了。

乔木看到两人羞涩的样子,就知道婚姻生活肯定不错,女人的娇羞不是能够装出来的。

拉着两人的手:“你们能够想开就好,对我来说,你们都是同我在燕城,共甘共苦的姐妹,你们能够过得好,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说伺候不伺候的那都是虚的。”

施惠:“夫人,奴婢是舍不得离开夫人太远的。”

乔木:‘都在这边住着,一条街上,能有多远呀。往后咱们就但是亲人走动不是更好吗。难道你们不来少城主府了,我有事你们还能不来帮忙吗。’

妩媚点头:“夫人。”

乔木:‘好了怀了身子最重要的就是心情要舒畅,这些有的没得,不能乱想的。’

妩媚:“回头奴婢生了臭小子,送到夫人身边给小世子打杂。”这是准备让儿子出来替他们做事吗。有这样卖儿子的吗。

乔木:‘你是亲娘吗?咱们少城主出来的子弟,就是当不了名仕那也是当将军的,你可少埋汰自家孩子。’

妩媚:“那就等当了将军在给小世子身边打杂。”

乔木:“有没有点出息,怎么就离不开打杂了。”

太贵:“怎么就没出息了,能在小世子身边打杂的,那都是有脸面的人,夫人若是应了她们,才是便宜了她们呢,可不许欺负夫人脑子不好使。”

乔木瞪眼:“我看除了你再也没有人欺负我了,别以为我听不不出来,你在说我脑子不好使呢。”

几个孕妇看到太贵同夫人相处,嗤嗤的笑开了。心里明白,她们没有成亲的时候,就没有太贵在夫人身边有脸面,

如今成了亲,确实更加的不会在夫人身边有脸面了,成了亲才知道,还有那么多人生没有经历的情感,牵绊,再也不能一心一意的在夫人身边服侍了。

越发对太贵同领头这样,能够说到做到始终如一的人,感到敬佩,难怪自己不如人。

施惠是个厚道的,心眼也直:“夫人,成了亲,奴婢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多的牵绊,再也做不到一心一意的服侍在夫人左右,不过只要夫人有吩咐,奴婢必当粉身碎骨以报。”

乔木:“施惠呀,都是孕妇,你说的是不是血腥了点,咱们还是谈谈诗词歌赋聊聊人生好了。”

太贵:“是呀,夫人好好地,平安康顺,要你报什么,好生的同你家燕赤养娃过日子去。”

乔木:“这可不是高冷的太贵管事的说话风格,怎么听着这么接地气呀。不是最近火气太大了吧。”

妩媚跟着说道:‘是呀,太贵管事,竟然能够说出来生娃过日子的话,奴婢都觉得不可思议。肯定是伺候夫人太久了。’

乔木:“能好好说话不,夫人我就这么接地气呀。”

看着几个人聊天,就知道别人很难插进去话的。

乔木作为少城主夫人,是不能搞小团体的,匆匆几句,就开始询问他们在新街这边可还好,有没有被排挤什么的。

妩媚:“有少夫人的名声撑着呢,谁不知道咱们是少城府出来的呀,谁敢排挤呀。”

几个新上任的夫人齐齐点头:“夫人放心,占了夫人的光,我等在这边很是被人追捧的。”

乔木:‘这样就好,人家敬咱们三分,咱们更要谨慎行事。’

妩媚:‘是。’施惠:“夫人怕是不知道,自从婚宴那日之后,咱们新街这块的人请很是不错的,只是夫人来的少,好多的夫人组织聚会的时候,都没有机会邀请夫人参加。”

乔木:“真的呀,那可真是遗憾,这边竟然如此热闹。”

妩媚:“那是真的热闹,您不知道,本来许多的夫人都不在这边住的,可自从这边的聚会时有组织之后,这边的宅院就少有空着的时候,就是李将军的夫人,也大多在这边居住的呢。”

乔木点头,那倒是,谁家小媳妇不愿意出来松快松快呀,何况在这边还时常有宴会说话聊天的。

几个人轮番的给乔木说这这边的热闹,学子那边的夫人设宴,侍卫这边的夫人过去,闹了什么笑话,过两天侍卫这边的夫人设宴,请学子那边的夫人过来,找场子什么的,弄得乔木笑的都都没和上嘴巴,竟然还能这么玩。

笑过之后,乔木略有些担心:“这女人不和,可别在弄得文武朝堂上有摩擦呀。”

太贵:‘夫人,文武大臣朝堂上什么时候合过。’

这倒也是,文武自来都是分成两派的。

妩媚笑呵呵的,:“夫人不用担心,本来奴婢也怕是要起来会不好的。可看着没事,还没听说谁吹枕头风让男人出面呢。再说了败北给女人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没事谁愿意跟自家男人说这个呀,都背地里使劲,准备下次找场子呢。”

乔木:“这还良心竞争呀。”

其他的几位夫人都笑了:“是呀,您是不知道咱们侍卫这边,好几位不认字的夫人,都在府里请了女先生呢,说是学不会认字,就不在参加宴会,省的让一群酸溜溜的小娘子给笑话了。”

乔木心说幸好,我没在这,不然搀和进去,自己算是文那边的还是武那边的呀。

忍不住笑道:“这个还成,若是文仕那边的夫人,非得要学一身的功夫在出来参加宴会那就惨了。”说完屋里的人都跟着笑了,也就是夫人的脑子还能想这个了。

送走几个大肚子丫头之后,乔木感叹:‘这边的日子过的可真是多姿多彩,看几个丫头的模样。我都羡慕了。’

太贵:“您若是喜欢,只管把他们邀请到咱们这边来好了,保准文武在您面前都要妥妥的。”

乔木:‘那还有什么意思呀,让他们斗吧,咱们就在边上看热闹,反正这段时间我也没什么事情要做。’

太贵:“您开心就好。几个丫头的事情,您也不用放在心上,成家了,心里惦记的多了,他们就是回来,奴婢怕是也不会在如同先前那样放心,也不会在重用了。奴婢想好了,来宝他们几个还能在夫人身边呆上几年,回头奴婢就在给夫人挑几个小丫头在身边先带着,等回头来宝他们几个该嫁人了,这几个丫头也能担事了,夫人身边就不会少了人手用,还能不时的逗逗小丫头。”

乔木抿嘴微笑,太贵这是怕自己失落吗:“我还用不到你来安慰,我说的是真的,他们能够过得好,我就替他们高兴,总比跟了我一场,让他们过得不如意好。”

叹口气:‘只怕是你就么有这儿福气了,若是把你给放走了,我都不知道少城主府要乱成什么样子呢。’

太贵:‘跟在夫人身边,奴婢走到哪都让人敬上三分的,干嘛想不开要离开您,搓都搓不走的,没准什么时候,少城主万一看奴婢顺眼了,就给奴婢封个女官什么的呢。’

乔木点头:‘前提条件是你家领头能讨少城主欢心。’

这个真的有难度,估计太贵也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