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父子

书房里面,燕城主看着大夫给儿子的腿上药,心疼的脑门都拧成大嘎达了。

燕少城主身上砍一刀都不带吭一声的,今儿在老爹跟前不时的就吸口气,表示很痛苦。

燕城主:“行了,做给谁看呢。”

燕少城主呲牙咧嘴的:“真疼,从小到大,您可从来没让儿子受过这罪,心比腿还疼呢。”

燕城主:“你自找的,就是我太惯着你了,才让你敢这么无法无天,腿疼你活该,心疼,你知道老子知道神山雪崩什么心情吗,你知道老子知道这事是你的手笔,又是什么心情吗。”

这事就过不去了是吧,罚都罚了,怎么还倒小账呀。燕少城主顺便给自己检讨了一下,下次自己不能犯这种错误,再也不能同乔木倒小账了,原来这么让人反感。

燕少城主不多话了,倔强又委屈的看着燕城主。

燕城主在一边喘大气,气的不轻呢:“我什么没让你见识过,就乔氏那样的,也至于的让你弄成这样。”好吧燕城主总算是说了一句最干的。为了宏图霸业什么的做什么燕城主都能忍。可为了个女人连祖宗都敢动,他燕城主都觉得丢脸。这孩子不是自己教导出来的。尤其是乔氏那样的女人,让燕城主来说,那就是一处都没有让人瞧上眼的地方,除了机关术。

燕少城主对于父亲大人质疑自己的眼光很不爽的。能反驳吗,还是那句话,不能,这个冤枉呀,还得自己咽了。愣是把自己给弄成了烽火戏诸侯的昏庸东西。

看到儿子不说话,那就是坐实了。燕城主再次为这个认识而糟心:“滚”

燕少城主:“儿子还伤着呢。”

燕城主:“不然老子让人把你给叉出去。”

燕少城主:“那还是儿子自己出去吧,儿子告退。”

等儿子走了,燕城主心情平静了,吧嗒出来不是滋味了。

这事那就不是他燕泽教导出来的儿子能办的事。所以燕阳肯定是给谁顶包呢。

燕城主都不愿意深想儿子为了谁做到这份上,那个人肯定是儿子死也要护着的。

燕阳能一声不吭的跪着服软,那不是在请罪呢,那是在同他这个当爹的说,他死也要护着这个人。让他这个当爹的投鼠忌器呢。

伤父子情分,那是燕城主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说白了,死了的人已经死了,他们父子可是还在呢。有些事情固然不能容忍,可不防稍微等一等,放一放。

燕城主从京都回来以后,第一时间不是同燕城的官员说政务,也不是去后院同几位夫人温情暖语。而是带着两个才长成的儿子,去了神山。

燕城的官员有点发愁,怎么就去了神山了呢,不是说推崇科学论吗,可燕城主的行踪让人颇有顾虑,毕竟科学论在燕城真的推行的很不错。没看到吗,给燕城带来的变化那是实质性的,人人都能用肉眼看的到的。

到现在高级学院门口摆下的擂台,也没有人能攻破呢。

已经有人说,想要攻破擂台,大概只有把高级学院里面的知识研究透彻之后,才能看到擂台上的学子们的风采了。

几位同燕少城主初学科学论的学子颇有英雄寂寞之感。不过为了不被人给追赶上,那也是玩着命的吸收知识,只要看到燕阳,那就没有轻易放过的可能。

死皮赖脸也要让燕少城主解释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问题。

他们几个的大名远扬京都,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都是燕少城主给了他们这个机会,有机会不抓住那是傻子。

不就是点新兴事物吗,理解不了记也得给记住。多少的名儒到死都没有他们如今的名声呢。

可以说现在的燕城有一大部分已经不想让燕城有变,不想让科学论有变,不能有变了,他们是凭借着科学论名扬天下,拥有地位的。

燕城主这么突兀的带着两个儿子去神山,可不是有点动摇属下军心吗。

乔木头一天晚上收到内务官的传话要抄写家规族谱的时候,就知道领头那小子观察的没错,燕城主果然是不太高兴的。

等看到燕阳一身冷汗的回府,都要心疼坏了:“好好地,父亲大人怎么就要罚你呢,为什么呀,罚我也就罢了,怎么连你也被罚了呢,好歹也得说清因为什么呀,不然你说咱们想要孝顺他老人家,都不知道从哪入手,改都不知道怎么改。”

孕妇都有点唠叨,燕阳听着一声都没吭。

乔木:“你还好吧,是不是顶撞了父亲呀”

燕阳摇摇头,乔木着急:“平白无故的怎么随便罚人呢,按照那条规矩来的呀,不成我得给父亲大人写个折子,儿子多也不能这样呀。”

燕阳对于乔木关心他还是很受用的,不过写折子帮自己讨伐,抱不平的事情就算了那还不得乱了呀:“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乔木气的在燕阳的膝盖上按了一下,自己还成了坏人了。燕阳:“啊,你个毒妇人。”

乔木阴沉着脸:“还有你老子毒吗,我可没舍得让你跪成这样。”

燕阳瞪眼:“混账,本少城主顶天立地,跪天跪地跪君跪父,能跪你个妇人吗。”

乔木气的口不择言:‘拜天地的时候,新郎借来的呀。’

燕少城主气的嘴唇都绷直了,果然是这段时间性子太好了,把女人都给惯成什么样了:“抄你的家规去。”

乔木消极的应对不公正待遇:‘不说明原因,我是不会抄的,我不接受莫名其妙的惩罚。’这还很牛气,很有底气。

燕阳阴测测的开口:“说明什么,你做的事情哪一样不用抄家规,不用抄族谱,用本少城主给你一一的列举出来吗。”

乔木瞪眼,我这个儿媳妇做得多好呀,就差拿五好文明奖了,怎么着听燕阳的话,自己竟然没有一处合格的不成:“你就这么看我,我就那么不称职。”

燕阳头疼得很,最近一段时间夫人表现还是不错的,有的话不能说,这夹板气燕少城主头一次明白原来这么难受。

看着乔木一张珠圆玉润的小脸,一副委屈难以置信的样子,燕少城主狠狠心:“还用本少城主一一给你指出来吗,纵容平哥抓花长辈的脸,别以为不说,本少城主就不知道了,纵容下人对本少城主无法无天,你自己更是无法无天,去人家普渡寺抢和尚,这事你也做得出来,让你抄写家规,错了吗。”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怎么还带翻小账的呀,可真是太伤感情了。

燕阳也不愿意这么做,自己才被人家翻过小账呢。可能怎么办呀。

乔木幽怨的看着燕阳:“抄就抄吧,我权当是修身养性了。”

燕少城主松口气:“早这样想不就完了吗。”

乔木弱弱的开口,总不能是自己记账太多了,把燕阳给带累了吧:“跟你膝盖的跪青了的事情有关系吗。”

燕少城主很男人的开口:“没有”

乔木:“父亲大人什么毛病呀,给儿子还算总账不成。”

燕少城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好吧乔木不吭声了,扭头去内室,翻翻找找的的好半天给燕阳拿出来一罐药膏,一看就不是他们燕城这边的。

乔木低眉顺眼的给燕阳膝盖上抹药膏,这得多疼呀。说不埋怨燕城主那是假的,幸好天气暖和了,这要是大冬天的在落下什么病根。

燕阳看着乔木的样子不吭声。只希望这事就这么过去吧,燕阳是真的不愿意提了。

晚上乔木大着肚子在书桌上抄写家规,抄写族谱。燕少城主让人拿了炕桌,坐在软榻上拿起执笔同乔木抄写一样的东西。

乔木脖子抄酸了,在屋里走动,看到燕阳也在写,怪可怜他的“:跪了还不算,你还要抄写族谱家规呀,是不是失宠了呀。”

燕少城主抬眼扫了一下乔木都没搭理他,继续奋笔疾书。一直到乔木累了,上软榻休息的时候,才看到炕桌上的字迹跟自己怎么那么像呀,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区别。

一整日的郁闷就那么飞了,不顾大肚子隔着两人,抱着燕阳就在嘴角亲了一口。这人嘴巴上说的难听,心里还是有自己的。这不是心疼自己都亲自操刀代笔了吗。

燕少城主:“起开,小心本少城主的闺女,这儿不是为了你,本少城主是怕闺女累到。”

乔木:‘燕少城主说的是,小的哪能让燕少城主青睬成这样呀。’说话的时候嘴巴咧的笑的一点都不矜持。看的燕少城主伤眼。

燕阳扭头慢慢收拾桌子上的笔墨,可不就是这么一个东西让他青睬成这样,在父亲大人面前都承认了吗。可真是够憋屈的。算了算了,男人吗,该扛就得扛着。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乔木先看燕阳的腿,比昨天青的还厉害呢。

赶紧让来宝去请老大夫过来给燕少城主亲自换药。

等领头进来回话,说燕城主带着两位小公子去神山的时候,乔木看着燕阳的眼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