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危机 (2)

一颤,吓得赶紧把迈出来的左腿给收回去了:“我不出去,快哄孩子。”

燕少城主气的鼻子都歪了,抱着小的,带着大的,进了内室:“你怎么就这么不知道轻重呢。若是有个万一,你对得起本少城主这么精细的伺候吗。”

乔木翻白眼,还不是你给憋屈的,你要是不找呗我,故意逗弄,我能跑出去,可这话现在不敢说,那不是给燕阳气上加气吗:‘我就是想看看你们笑什么呢,内室就我自己,好孤独呀,好寂寞呀。’说的这个可怜劲,就想哄燕阳心软的。

燕少城主冷哼一声:“本烧成帮你通知太贵他们两口子陪着说说话,解解闷。”

乔木双手投降:“他们来了也没用,咱们一家四口多好呀。”

燕少城主脸色缓和些:“知道我们父子三人,在你心里应该是什么地位了吧。长点记性,下次说话可注意点,幸好闺女还小呢,若是咱们思喜大了,听到你说她不如人家的孩子俊秀,肯定会恼你的。”

乔木诚心悔过:“我知道错了,咱么家思喜肯是顶顶漂亮的,太贵他们两口子生的孩子也不如咱们思喜漂亮。”

认错态度很好,燕阳网开一面:“好了,没有下次了,这次就饶了你,准许你跟着我们父子三人一块耍耍”

乔木眼巴巴的看着思喜:‘谢过夫君开恩,能抱抱思喜了吗。’

燕少城主把闺女给乔木:“稀罕吧,看看咱们闺女比别人家的闺女到底有多好。”

乔木抱着闺女稀罕,心说我是给你们父子三人面子,不然在等一会,闺女饿了就换成她抻着了。看燕阳是舍得闺女挨饿,还是去给自己抱进去。

不过是知道燕阳是因为稀罕闺女才跟自己过不去,乔木愿意让一步而已。

平哥过来稀罕的拉着思喜的小手:“娘你快味思喜长大,我也要带着妹妹出去玩。一起上课。”

乔木:“怎么你们同窗还有带着小妹妹去上学吗。”

平哥:“没有,是带着弟弟一起去,他们兄弟在一起,要比我一个人有意思的多。”

乔木:“哦,那你可是得等了,妹妹还要这样吃一年多,才让你带着出去玩。”

平哥纠结着眉头:“那我还是先去玩好了。”

乔木都不知道这熊孩子脱跳的性子,那段时间的沉稳怎么办到的。看来适时地给孩子点压力也挺好的,乔木有点想念平哥懂事沉稳的样子了。

燕阳:“思喜的十天,你有什么想法,只要你提出来,本少城主肯定给你办到。”

乔木:“对我这么好。”

燕阳:“生下思喜的奖励。”乔木摇头:“那就算了,思喜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生下她我得喜悦不会少于你,为何要你给我奖励,不然我也奖励夫君一下。”

燕少城主凤眼都斜飞起来了,这女人在撩拨自己呢,奖励生孩子的媳妇,那是男人的权利。阴测测的开口:“乔木,若不是你身子不方便,看本少城主怎么办了你。不过可以记账。”

乔木仗着自己才生了孩子,燕阳不能拿她怎么地,可劲的撩拨燕阳,至于记账,那不是以后的事情吗,她才不在乎呢。

光用言语就把燕少城主给撩拨的脸色粉红,脑门冒汗。乔木算是把方才的仇给报了。

燕少城主咬牙切齿的对着乔木恨不得把这恼人的女人给吞了。太可气了。

乔木没能美多久,都要落锁了,燕城主府送来了一顶小轿,里面无疑是位女娇娥。

乔木脸色黑的能泼墨。燕少城主也不知道父亲大人还能做出这么无厘头的事情,竟然在乔木坐月子的时候把人直接送来了。这是怕他们燕氏的祖宗太消停吗。

扫了一眼神色很不一样的乔木,才自然的接待内侍官:“内侍官大人,可是父亲大人看到思喜新生,特意给思喜送来的奶娘。”

内侍官一直都是喜上眉梢的:“是,”然后才想到少城主说的什么,这么漂亮的闺女,怎么能是奶娘呢。

再说了闺女可没有拢发呢,少城主这也太埋汰人了,赶紧跟着说道:“不是,不是。”

燕少城主就没有让内侍官后面的不是什么说出来,直接拉人:“夫人还在坐月子呢,见不得外人,这些琐事,让燕管事去定夺就好。”

“不过思喜身边就没有小事,还是本少城主亲自看看吧。”

一头散发的女子,乔木还没有端详出来模样如何呢,就被燕少城主给轰出去了,理由就是夫人这里需要清净。

乔木都已经有小两年没有为燕阳身边或许会出现的女人闹心了。差点就以为两口子往后就会舒心的过日了呢,燕城主提醒的可真是时候。

自己方才还撩吧燕阳,谁知道现在人家就来了帮着纾解的。

早知道说什么她也不做这等蠢事呀,万一因为燕阳意志力不坚定,那什么了,她多亏呀。不对是,儿子同思喜多亏呀,就这么被人给抢了爸爸呢。

乔木这边心火辽源的,燕阳一刻不进内室,她心里就放不下,唯恐燕阳就把女人给看上了。

乔木暗恨燕城主,自己没得产后忧郁症,可真是够走运的。

燕少城主进来的时候,摸摸鼻子,看乔木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会太平静。

燕少城主:“咳咳,父亲大人给思喜送来的丫头。”

乔木凉飕飕的开口:“轿子送来的丫头。”

燕少城主回答的理所当然:‘咱们思喜身份贵重,水涨船高,身边的大丫头坐轿子不成吗。’乔木冷哼一声,就没有搭理燕阳,欺负他们家没人呢。

燕少城主知道说什么,乔木也得恼,很含蓄的说道:“你要知道,本少城主能守着你,那是因为本少城主心里装的都是家国天下的大事,不愿意让乱七八遭的女人,过来乱了心神。跟你怎么样,怎么想没关系。”

燕少城主要表达的不过,就是我身边一个夫人就够了,不会弄乱七八糟的人过来扰乱心神。

可惜说的太含蓄,当然了说的直接,乔木也不愿意搭理他,生气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