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危机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燕少城主带着城主府仓库的一般家当回来的,那些因为城主大人带着其他公子去神山的谣言就这么不攻自破了。谁家儿子失宠,生了孙女还能这么大手笔的赏赐呀。

燕城主胸怀宽广更是风一般的传遍了燕城每个角落,这话哪来的,因为生了孙女都能这般的高兴,能是一般人吗。

燕城主都不知道他的好名声来的竟然这么容易。

生下闺女五天以后,乔木才觉得有了点精神,产婆还是大夫都说自己有福气,生孩子很快,没怎么受罪,还折腾这样呢。乔木认为自己的老了,年岁大了,折腾不起了。

认真想想自己也不过二十几岁,怎么也不至于连生孩子这点体力都没有呀。

燕少城主抱着张开的闺女过来,乔木才真正的看到自家闺女漂亮的好底子。

原本的时候乔木比平哥还要担心闺女长得不给力呢。他一个颜控,小闺女长得差强人意的话,那真的很伤脑筋呢。

乔木摸着闺女软乎乎的小脚丫子:“这丫头长得可真漂亮,看看这白净劲儿,在看看这大眼睛,还有眉毛,在看看这小嘴巴,可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小姑娘了。”

太贵大肚子看到夫人这般的精神,心里就放下了。顺着乔木的意思点头:“女公子漂亮的很。”

乔木:‘很是很是,你可是不知道,刚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可是担心坏了,万一闺女长得稍微差点,多伤脑筋呀。现在好了,我家思喜哪哪都漂亮。’

燕少城主在边上听着脸色都黑了,若是孩子长得差点,夫人就不喜欢了不成,天下有这么当娘的吗,简直太不像话了。看脸看到夫人这种程度那就是病。

乔木不知道燕阳在边上因为什么黑脸,最后加上一句:“漂亮的不像样子。”

太贵认真的看向女公子,眉毛稀疏,看不出来形状,鼻梁有点塌,眼睛根本就没怎么睁开呢。肤色红彤彤的,张开了或许会白净。也就是嘴唇跟夫人说的一样,很红润。

要说漂亮她没瞧出来的,看看自家盯着闺女移不开目光的夫人,很认真的说道:“这个您真不用担心,在您眼里,女公子如何都是漂亮的,真的,这个一点都不用怀疑。”

乔木眼睛都笑的眯上了:“可不是,很是漂亮呢。”

太贵看着夫人没心思搭理她,跟着就告退了,她还有好多的事情要交代来福,来宝两个人呢。

乔木后知后觉的品味太贵的话,怎么感觉那么不对劲呢:“这丫头说话我品着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呢。”

燕阳看看夫人,在端详自家闺女,摇摇头:“连夫人都敢挤兑,我看就是惯的,回头就扣领头两个月的月钱。”

自家闺女还没张开呢,好看与否确实看不出来,可夫人都能给夸出来一朵花了。可见夫人的颜控,看脸,那都是跟身上的血脉牵连挂钩的。

自家孩子生成什么样,怕是乔木都能看做美如天仙。

可太贵看了自家孩子才这么说,让燕阳听来,那就是在太贵眼里,自家闺女长相差强人意呀。作为燕少城主能高兴吗。不能把太贵一个孕妇如何,可领头那边,罚起来,燕少城主那是一点负担都没有的。

乔木:“那还是算了,反正我也没听怎么明白,你就别变着法的折腾人家两口子了。”

燕少城主把闺女给抱起来,不愿意给乔木看了,有这么说自家夫君的妈,什么叫做变着法的折腾,说的他燕少城主怎么把两人看在眼里一样,真是真是太让人生气了。

乔木:“去哪呀,我还没有看够思喜呢。”

燕少城主:“你是让我抱着思喜出去走走,还是让我折腾你家太贵两口子呀。”

这人可真是小心眼,乔木知道自己方才的话让他生气了,直接抱走闺女不让他看,可真是,够任性的。

没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闷在屋里坐月子了。

神医过来的时候给乔木开了许多的草药,据闻都是保养身体的。还有调节身体机能的,乔木都不知道他生个孩子怎么还生出来毛病了,想要同神医探讨一番吧,人家说的都是很高深的专业用语,乔木那时候都没有精神听明白。

等到明白了,浑浑噩噩的已经喝了好几天的草药汤汁了。也不在乎在多喝几日。还是等老神医复查的时候在好好地询问好了。

不过这也太无聊了,还不如怀孕大肚子时候呢,好歹能出去走走,肚子里面有孩子陪着呀。燕阳可真是太可恨了,专门捏人痛脚。下次可不敢在燕阳跟前说太贵两口子了。

燕少城主不是个不能容忍的,也不是嫉贤妒能,之所以如今这个样子,那都是平日里乔木给朕的。从太贵怀孕开始,乔木见天的说,自家闺女肯定不如太贵两口子的孩子好看。

让燕少城主能高兴才怪呢。

是亲娘吗,有这样的吗,再说了,就是比,那也不能比脸呀,多肤浅。

他燕少城主府的女公子,天生贵女,需要同什么人比,何况他燕少城主的闺女,比谁,比什么那都是一等一的。

燕少城主那是无比后悔,早知道就该把领头给用死,省的他有空同媳妇生孩子。无端的给自家闺女找气生。

燕少城主抱着自家思喜对乔木意见大大的。若不是亲娘还要给闺女喂奶,燕少城主都想抱着闺女离家出走了。知道乔木认识错误为止。

平哥放学回来的时候,在外室里面同燕少城主一起,陪着才五天,什么都不懂,眼睛都不太会睁开的思喜贵女快乐的玩耍。

乔木在内室,听的心里都是痒痒的,她也好像一起乐一下。缺德燕阳诚心的跟她过不去呢,竟然把儿子都给拦在外面,弄出来这么大的阵仗,那不就是诚心的让她眼馋吗。

这男人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

乔木裹着厚厚的斗篷到外室的时候,燕少城主气的眼睛都蓝了,这女人可真是太不懂得爱惜自己了,才刚生产几日呀,就敢来外室。

一声怒吼:“还不进去躺好。”把怀里的思喜都给吼哭了。

乔木脚底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