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丰收

真是开玩笑的,可乔木觉得周边的气氛都凝结了一下,不愧是燕氏子嗣,这么大的孩子威压就了不得了。绷着脸的时候,连乔木都压力山大。

然后就是少城主府风云变色。小世子哭的风云变色,劝都不劝不住。还要离家出走。就差说找亲娘了。

乔木算是明白了,孩子成长都遇到的问题,自己是不是捡来的,自己怎么那么棒槌,还敢开玩笑。

若不是这阵子因为思喜忽略平哥,也不至于就让平哥突然不自信,瞎捉摸,乔木心疼的什么是的。

平哥小炮弹一样冲出去的,哭声后面追了一路的人马。

乔木腿脚都软了,愣是没能逮到孩子。大热天的你说自己怎么没那么嘴欠呢。

就这么点事,少城主府上上下下闹腾开了,怎么哄都哄不好小世子。

乔木被儿子拒绝见面,又舍不得自家儿子一个人关在那么大一个院子里面瞎捉摸,没法子开始搬救兵:“赶紧把少城主请回来去。”

领头心说小世子那边没事,虽然您进不去园子,可暗卫们始终在小世子身边呢。

小心的提醒:“夫人放心,小世子身边有暗卫的。”

乔木苦着一张脸:“有什么这孩子也伤心呀,蠢死了都分不出来我开玩笑的。请少城主回来吧,我算是整不了了。”

才出满月,乔木走几步就出了一身的汗,还舍不得让儿子自己一人哭,就在园子外面,说话保证平哥随时都能听到的地方,找个地方歇着了。就怕伤到自家儿子幼小的心灵呢。

难怪不管是哪都在呼吁教育是个的问题呢,乔木终于意识到这个教育的严重性了。

燕城主也就刚看到粉雕玉啄的小孙女,燕少城主还没来得及当着父亲大人的面显摆呢,领头就一脸汗水的求见进来了。

这么急着求见,燕城主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呢,燕少城主都有点坐不住,少有看到领头侍卫这么狼狈的时候:“回话。”

领头侍卫追着少城主过来的,赶的有点急,想着在少城主进城主府以前把人给拦下,那样能少不少的事情,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领头侍卫斟酌的说道:“回少城主话,小世子因为一些问题,一时间想不开,把自己关进了园子,少夫人请您赶紧回去。”

燕城主都站起来:“小世子想不开,小世子因为什么想不开,可有伤到。准备,”

燕少城主什么都不用开口问了。盯着领头示意快说。

这个可怎么说呢,看城主大人的样子,怕是说得不好,要跟着一块去少城主府的,到时候瞒也瞒不住。这事说起来也不大,要是没闹到城主府那就更好了。

领头:“回城主大人,小世子因为长相问题,有点心结。少夫人开导不成,所以请少城主回去劝劝小世子。”

燕城主坐下了,瞪了一样燕阳:“看看这女人,连孩子都劝导不了。”

然后才对着领头:“平哥的长相多好呀,有什么想不开的。实话实说,是不是乔氏招呗的。”

燕阳:“父亲大人,乔氏对平哥好得很,儿子要先回去看平哥了,您不用担心,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信过来,平哥那孩子懂事,少有想不开的事情。”

就差说自家小子没心没肺了。燕城主冷哼,正愁没有给乔木下脚的地方呢:“说,说清楚再回去,免得你又为那个女人开脱。”

领头心说早知道他就在外面等等了,合着自家夫人在城主大人这边,竟然如此的不得意。

燕少城主:‘说吧,咱们平哥那可不是个走心的孩子。’

领头再次斟酌的开口:“因为少城主每每抱着女公子都要抚摸女公子的眉梢,而后脸现骄傲,小世子故而伤心不已,就同夫人要求容貌要重新换一换,夫人答应不下来,故而小世子避走小世子的园子了。”

仔细想想,自己一句都没有说错,点赞。

燕城主不纠结了,这个问题,讲理一点真的跟乔氏没关系,毕竟谁都不能办到,当着外人的面,燕城主很要面子的,对着燕阳:“你怎么当爹的,多伤平哥的心呀,这么久竟然都没有发现,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然后看看怀里小孙女的眉梢,在看看儿子,确实一模一样,也难怪儿子愿意看。

不过这绝对不能成为伤害孙子的理由。

燕少城主:“这小子滚刀肉是的,谁知道还有这么纤细的时候,不就是摸摸眉梢吗,他成天的在儿子的脖子上撒尿,儿子都没有打过他一巴掌呢。”

燕城主:“滚,赶紧滚,往后你就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做事不能在全凭喜好,要想想孩子们的感受,真是太不懂事了。”

燕少城主:“您把思喜给我呀。”

燕城主有点舍不得,尤其是跟儿子一样的眉梢,忍着冲动才没有上手摸过去。

燕阳:“父亲大人老二老三都长大了,让他们跟着做事吧,燕城这么大摊子事情,咱们父子爷们之间总是比其他人更加的可信。”

燕城主感叹儿子懂事了:“你安排就好。”

当爹的给儿子绝对的自主权。有儿方知父母恩这话果然不错,平哥闹腾一次,自家儿子就知道替他考虑了呢。

不过不能太感性,不然操心的就是自己这个城主大人了。

燕少城主也是心疼老子了,自家儿子三岁,闺女一岁,他就一碗水没端平,闹腾的儿子都闭门不出了。他爹这么多的孩子,还真的很偏心,多为难呀。

领头随着燕少城主出城主府,进了马车,才开口:“到底怎么回事。”

领头:“小世子闹着夫人要回炉再造,夫人实在达不成小世子的,开玩笑说小世子是捡来的。”余下的什么都不用说了,耸耸肩一摊手,燕少城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呀,别说是平哥不干要闹腾,他也不干要闹腾呀。有这么说亲儿子的吗。真是太过分了。

幸好没在父亲大人跟前说,不然还不定怎么折腾呢。不过这事也不是说瞒就瞒得住的,这都闹到城主府来了呢。瞪了一眼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