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拒绝

乔木可不知道自己说话多大的杀伤力,心思都放在燕阳的伤口上面了,埋怨的说道:“你早说呀,我给你带点药过来,多受罪呀。就该让老大夫跟着你们一起出门的。”

燕少城主想到这个有点心酸,当初明明就是个救命的神医,被他们燕少城主府供奉之后,愣是变成了一个千金科的专属大夫了。

燕少城主都不好埋怨说老神医不顾正业,毕竟自家的两孩子还是人家老大夫帮着顺利照顾出来的呢。一口怨气就在乔木跟前说出来了:“你不是留着大夫给你两个闺蜜接生呢吗。”

这话可够磕碜人人的,人家老大夫留下来不过是以防万一的,从来不给接生的。

乔木心里正后悔呢,就听燕阳这话,更加的自责了,凭谁也没有燕阳重要呀,这个人要是有个万一,自己都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了。

以前不管是看电视还是,都觉得那些为爱死去活来的人脑残,生活毕竟不光都是爱情。可今儿天乔木觉得自己就脑残了。第一次惶恐,没有燕阳她可能就活不下去。

看着乔木要哭不哭的样子,燕少城主后悔了:‘我这也没有怪你呀,就是这么一说,再说了我这是外伤,老大夫在不在没有啥区别。’

乔木眼泪都跟着掉下来了:‘怎么会没有区别呢,要是有个万一,我会后悔死的,你怎么就不能小心点呢,你就不怕我们娘三担心吗。’

这可真是没想到,乔木还有这样的一面,燕少城主都有点受宠若惊,他刚受伤那一阵子,都有想过,无论如何,乔木那边他是放心的,神木在她手里,肯定能让自己过得很好的。

就没想过大大咧咧的乔木还能因为自己受伤,露出这副模样。

身边还有平哥小朋友陪哭,燕少城主的心呦,软趴趴的,就没有这么窝囊过。小心的逗着儿子,小意的哄着夫人,不时的还要捏捏小思喜的胖脸蛋,还是闺女这样没心没肺的好。

燕少城主:“可别在哭了,看看平哥,这小子都让你给吓到了。”

乔木不太好意思,紧张情绪也宣泄的差不多了,搂过儿子闺女:“都是你太不仔细了。”

燕少城主:“都是我,太大意了,没有顾虑到夫人同平哥的心情,以后。”

乔木横眉竖眼的:“还有以后。”

燕少城主心说怎么能没有以后呢,他堂堂的燕城少主,还能龟缩在燕城不出门不成,不过看着乔木的样子,愣是改口说道:“以后我一定仔细小心,坚决不让自己受伤。”

平哥:‘再有危险的地方,儿子替父亲去。’

娇妻稚子,燕少城主都觉得人生再也没有别的追求了,两人咋说就咋是,一直在应诺,外面的燕赤侍卫,同领头,忍不住摇头,难怪少城主一路上走在说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呢。

路上歇息的驿站,乔木脚前脚后的伺候燕阳左右,平哥更是跟前跟后的,把燕阳当成易碎的宝贝一样捧着护着。

燕赤侍卫心里酸的呀,乔木去外面给燕阳煎药的时候忍不住吐槽:“少城主可真是让人羡慕,几百里路都带伤回来了,到了家门口倒是越发的行动不变了。”

领头跟着在边上说风凉话:“有老婆孩子在身边,同没有老婆孩子在身边就是不一样。”

燕少城主挑挑眉,逗弄怀里的小思喜,对于媳妇的在意心里受用着呢。

领头用燕赤侍卫无奈,也只能看着少城主到处撒狗粮了,幸好,眼看就要到燕城了,他们也不是没家没业的,老婆孩子都不缺,所以忍忍吧。回家就好了。

乔木亲自动手给燕阳做的最适合养伤的营养餐。饭虽然好吃,可药,咱们用心熬,都是苦的,燕少城主面对夫人小心翼翼捧着的药碗,很无奈的一口喝掉。

这个就不太受用了,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燕少城主从好几天前就不喝药了,也是为了能够让行程快一点。

没想到夫人太过在意,不光把饭食给接过去了,连汤药也给续上了,还得继续受罪。

平哥都看出来了,他父亲不是很喜欢吃药。老成的在燕阳身边絮叨:“良药苦口,父亲大人怎么能够因为药哭就不喜欢呢,听领头侍卫所言,父亲大人竟然不爱惜身体,伤还没有好全,就开始拒绝吃药了。这可是很不好的。”

燕少城主揉揉儿子的脑袋:“你这么嘀咕下去,对父亲的伤害更大。就要旧伤复发了。乖,告诉父亲,你有没有好好地护着思喜呀。有没有让你娘亲疏忽了思喜。”

很轻易就把话题给转开了。

可怜的燕小世子,一直认真的完成燕阳的吩咐,无奈有些事情自己也拿捏不定的:“平哥有认真的回护妹妹,母亲没有疏忽了思喜,不过母亲也有喜欢乔安。”

这个回答,让燕少城主非常满意,关键是体现了自家儿子的眼力,说的分析的都很不错。不用调查,燕少城主都知道乔木对着传说中不是一般漂亮的小姑娘是个什么模样。

燕少城主:“平哥做的真不错,好了,回城父亲大人就给你放一段时间假期,好好地同小伙伴们玩耍。”

小世子不太高兴:“儿子还要跟在父亲身边的。”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不会是忘记了吧。

燕少城主大方的很:“那就带着你的小伙伴,一起跟在父亲身边。”

小世子高兴了。燕少城主看着儿子的笑容也高兴了。看这小子哭的时候,可是心疼坏了。

安抚好儿子,晚上乔木摸着燕少城主后背的伤口,整整大半夜。好吗,燕少城主那是有享受有煎熬。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话原来也很正确呢。

最后燕阳都后悔,自己为什么知道危险不早点躲开了,真是怕了乔木同平哥了。往后肯定不会在让自己受伤了。

为了照顾老婆孩子的心情,两天的路程愣是走了三天。才到燕城燕城主快马冷脸就跟着过来接儿子了。

看到父亲,燕少城主高兴,不过看燕城主的脸色,燕少城主就知道,继老婆儿子之后,还要安抚老父亲,这个最近可真是头疼。

燕城主拉过儿子上上下下的打量:“胡闹受伤为何不说,要不是乔氏让人回城送信,你还要瞒着为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