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蠢哭了

最后燕城主败在燕阳这厮的不要脸上,高冷傲娇的燕少城主竟然学会卖萌了,揉着胳膊:‘疼’一个字就让燕城主败退了:“滚,最近都别让老子看到你,还有那个乔氏。”

燕少城主笑嘻嘻的:“就知道没有人比父亲更心疼儿子了。”

说完都不等燕城主抬脚,燕阳这厮就跑路了。

燕城主自己顺着胸口,呲牙咧嘴的咒骂:“你不就是仗着老子心疼儿子吗。”

从城主府出来,燕少城主立刻趾高气昂的,把乔木在他眼里也就还可以这点人设,表现的淋漓尽致的。

弄得乔木都怀疑,是不是燕城主背后给他们夫妻拆生了,不然怎么就从城主府回来以后,燕阳这厮就爱答不理,忽冷忽热的呀。

真是每次想要对这位公公大人好一点,肯定就有生点让自己忍无可忍的事情。

怎么就有这么闹腾,不盼着自家消停的老人家呢。他就不知道让儿子消停过日子吗。

左右想想幸好自己这段时间都老实巴交的,没做出来什么能拿的出手让燕阳这厮不待见的事情。哼。看着燕少城主下巴颏子昂着的高度,乔木再次心里默默的把这一个月在脑子里面溜了一遍,绝对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燕少城主单手搂着自家小思喜,瞄瞄乔木:“想什么呢。”

乔木把思喜小姑娘抱过来:“你还伤着呢,这丫头可重了。还是早点把伤养好了吧。”

燕少城主:“哼,本少城主就是伤的在重一些,也能抱我家思喜。”

乔木瞪眼,眼中凝泪,你敢不敢说的在严重一些。

燕少城主高冷没了,趾高气昂也没了,下巴颏子也不昂着了,笑的有点讨好:“你别这样,我肯定不会让自己在受伤了,真的,受不了你们娘两这个样子。”

乔木摸摸眼角,不想哭的,不是自己人设,可不知道怎么就矫情了。看到燕阳这样,还是很有成就感的,看吧人都说枕头风管事,自己不用枕头风,老婆风就把燕城主这个公公给打败了。自家孩儿爹又回来了。

燕少城主的高冷本来也是给父亲大人看的,自家夫人什么样,该怎么对待,他是心里清楚的。自家事自家知,他们这群真汉子在外面最长说的一句话就是,对自己的媳妇好,怎么好都不事,不怕人指手画脚。

他燕少城主真汉子中的真汉子,自然是更加的不回因为怕别人说,而疏远了自家老婆孩子。

乔木看着燕阳态度好了,忍不住揣摩:“是不是父亲大人说什么了。最近看着父亲大人心情可是不怎好,你回来了,还是多帮衬帮衬他老人家吧。”

燕少城主看乔木的眼神古怪,他家父亲大人看乔木的时候,心情肯定好不了。这事都是自己中间把乔木给坑了。难得乔木这么大咧咧的性子,还能知道父亲那边情绪异样呢。

这可让自己怎么回答呀,思喜还吃奶呢,绝对不能让乔木上火,这事燕少城主那是打算从头瞒到尾的,何苦让乔木跟着闹心呢。

燕少城主不是很有诚意的说道:“男人的事情少操心。”这话已经不是燕少城主第一次说了。

乔木看看燕阳,越的肯定燕城主可能是针对自己恼怒的。不然燕阳不会特意来这么一句,这就叫做欲盖弥彰。

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乔木还是那句话,最近真没做过什么惹燕氏不痛快的事情呀。

额不想了头疼,只当自家老公公每个月都有几天要闹情绪好了。

平哥看着父亲母亲这边消停了,才懂事的开口,让燕阳给他说说各地的见闻。

燕少城主好半天都没能开口,跟儿子说的太血腥了,怕吓到儿子,可作为燕氏子弟,要让他为了儿子粉饰太平,那不符合他们燕氏子弟的教养方向。

乔木:“父亲还受伤呢,该累了,等回头你父亲养好了伤,把一路的见闻写成游记,给你当床头故事听。”平哥高兴地点头。

燕阳笑容有点勉强,这要是真的写成游记,当床头故事,自家儿子将来长大了得多沉重呀。还是算了吧。

拉过儿子揉揉脑袋:“有什么辛苦的,想听什么跟父亲说,没能带着平哥一起出去,父亲就已经很遗憾了。肯定要跟平哥一起分享一下见闻的。”

平哥:“儿子就想知道父亲大人怎么受伤的。”

乔木都想知道燕阳怎么受伤的。肯定挺危险的。

燕阳:“怎么想听这个呀。”看看乔木,不想说,儿子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呢吗。回头乔木要是在哭天抹泪的可怎么办呀。

平哥不依不饶的:“儿子就想听这个,等儿子知道谁敢伤了父亲,学了本事就带着侍卫抄了他们匪窝,灭了他们匪。为父亲报仇。”

乔木听的直咋舌,不是儿子说的不好,她也恨不得把伤了燕阳的人抓起来,狠狠地判刑。可儿子这么大的孩子,说的着血腥,还是很渗人的,一不小心好像把孩子给养的暴力了。

偏偏燕阳还在边上鼓劲:“好,不愧是我燕氏子嗣,就该有这等血性。”

乔木深吸口气,一个仰倒,这不是让孩子越走越偏吗:“你确定是血性,不是血腥吗。”

然后就想到,第一次见燕阳的时候这人也是挥刀斩马,要怎么血腥怎么血腥,自己才多虑了呢。

燕少城主凤眼斜挑:“去,我们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插嘴。就说儿子不能养于夫人之手。”

这个真的太伤人了,燕少城主平时就这个调调,乔木瞪眼懒得搭理他们爷两了。不过燕少城主同儿子仔细说一路上的见闻,还有同匪徒纠缠,冲出重围的时候,乔木还是忍不住跟着爷两的节奏,跟着心跳加快。这也太惊险了。

关键时候平哥:“儿子以后一定成为父亲这样的大英雄。”

乔木:“去,别乱树立偶像,有这样的败犬英雄吗。冲出来也是败犬,冲不出来,现在咱们娘三都哭呢。就不能助长他这种英雄主义。狗熊又肥又胖,又威武一点都没有什么不好。”

平哥维护燕少城主:“胜败乃兵家常事,不以胜负论英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