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赔礼

平哥一脸的不情愿,倒不是因为给别人银子,而是为什么这事他不能做,当初募捐的时候,大伙多高兴呀,都愿意帮他的封底一把的。

乔木带着儿子闺女,亲自给店家赔礼,店家们看到这样的少城主夫人,同小世子,激动地都不太能言语了:“是小世子瞧得起大家伙,大家伙也愿意让小世子高兴,夫人您实在不用这么客气的。大家都知道帮不上小世子什么,您这般,我等实在是惶恐。”

乔木:“他才多大,大家愿意捧着他,我们夫妇在这里要感谢诸位的。今日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感谢大家的当初的帮助,小世子的封地如今很是有些成就了。小世子愿意同大家分享这份荣耀。”说着来福就给人家元宝。还一大把的铜钱。

乔木客气的说道:“还要麻烦诸位一件事情,当初小世子募捐之时,店家门口当初若是有摊位跟着一起募捐的,还请店家把这份喜悦帮忙分享一下。小世子的账册怕是记得不甚清楚。还请诸位高义,多帮忙。”

店家一脸的激动:“夫人有心了。不敢说帮忙,分内之事。”出门的时候,堂堂的燕城小世子还给人家店家抱拳。这个简直都成能为毕生的荣耀了。店家激动的心口狂跳,险些晕厥过去。就说那一大把铜钱,足够买下门口任何一个菜摊了。少夫人真的是太亲民了。

轮到茶肆的老板的时候,乔木特意观察了一下,老板胖胖的,浑身上下充满了福气,一看性子就是好好的,难怪那么为难还能帮衬着一帮的孩子胡闹。

看到燕城少夫人进来,茶肆的老板心情是纠结的,一张福气的脸上充满了苦涩,就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怕是费力不讨好,早晚要吃苦果的。

见人三分笑,希望夫人看在他用心不错的份上,莫要太过怪罪才好:“草民见过夫人。”

乔木:“云掌柜太客气了,是我该感谢云掌柜帮着小世子善后才是。”

话落,来宝捧着一盘蒙着红绸的银锭子恭恭敬敬的给云掌柜。

云掌柜受宠若惊:“不敢当,不敢当,夫人不怪罪就好。”

乔木:“他们几个在掌柜的地方胡闹,怕是没少耽误掌柜的生意,也怪我粗心,想来云掌柜最近定然是有些忐忑的。”

要不是眼前的人是燕城少夫人,云掌柜都要拉着人说句知己了。不过虽然没敢拉手,没敢口呼知己,却是眼眶通红,抬着袖子悄然拭泪:“都是小人应该做的。”

平哥都忍了大半天了,一条街过来,到茶肆,小腿都走疼了,身后的几个小伙伴,在她娘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的,老老实实的跟着身后气给人作揖呢。

看着茶肆老板的模样忍不住了:“当初咱们不是挺高兴地吗,又不是我们逼你的,你这是什么表情,什么意思。”

茶肆老板不敢激动了,忘了还有这位小世子在呢:“小人不过是没有见过这么平易近人的贵人,心里激动而已。”,

平哥:“当初咱们一起多好呀,难道我不够平易近人吗,还是我在你心里不够贵重。”

这简直就是针对呀,茶肆老板这样的玲珑人物,都被问的无话可说了。这可怎么回话呀。

乔木:“你觉得你够平易近人,你可知道当初你们给云老板带来多少的麻烦,你们一群稚童,什么都不通,就敢出门募捐,你们可知道云老板顶着多大的压力,多大的风险在帮你们善后。”

平哥:“有什么风险。”气势已经不在是得意的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错了,估计也知道这事做的好像不太对呢。

乔木:“首先,你们的心意是好的,可你们如此募捐就不对,大家若是畏惧你们的身份,勉力为止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给生活带来不便。你们当初有没有想过这个。不是谁都有余力帮助别人的。”

平哥:“我们没有勉强。”

乔木:“娘愿意你同人相处的好,也愿意看到你,不以身份依仗做事,可有时候这身份确是不能忘记的,就比如这种时候。你说没有勉强,你可知道,他们早晨出来背着一筐菜,晚上就等着菜钱还粮食呢。你说没有勉强,你知不知道他们晚上是否饿了肚子。”

平哥不开口了,云老板看着这样的小世子,由衷的喜欢,特别想要缓和一句,没有那么严重,可少夫人教育孩子的时候,他不敢开口,愣是咽了口水,把话吞进肚子里面了。

乔木:“然后咱们再说,云老板,从你们的账册弄得一塌糊涂就能知道当初你们做的事情有多不靠谱。云老板能够挺身而出,你们可知道,云老板要面对什么样的境况。”

平哥摇头,云老板整天笑呵呵的,这不是现在还好好的吗。

乔木:“首先,就是我,若是对错不问,就给云老板按一个引导你胡作非为的罪名,云老板何其无辜。”平哥:“为什么,撑头的是我,出主意的是我,管云老板什么事情。”

乔木:“因为云老板是你们这伙人里面唯一的大人。这一条就足够了。”

云老板脑门都冒汗了,夫人这不是点他呢吧。

就听乔木说道:“其次你们一帮喜怒都不定的小孩,说翻脸就翻脸,云老板帮着你们做事,都不知道能不能落下好。然后云老板还要担着一些不该他承受流言蜚语。你们要好生感谢云老板当时的急公好义。这对你们来说那都是高义。”

云老板:“不敢当不敢当,都是小人应该做的,是小世子同几位小兄弟当初的热情让小人感动。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份忧国忧民之心的。小人以能够帮到小世子为荣。”

平哥:“云老板,想不到当初让你帮忙整理整理册子,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为难。难怪你最近半年都瘦了那么多。”

云老板眼窝子浅,平哥这么一句理解的话,眼圈就又红了:“不为难,不为难,是小世子瞧得上小人。小人很是喜欢现在清减下来的模样的。”

乔木看着云老板的样子,也是很难想到当初云老板到底有多福相的。这竟然还瘦了。对着平哥补充说道:“忘了说最后一项,光看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