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刺杀

这人呀就不能惦记一样东西,或者一件事,尤其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如王上那样身份地为的人就更不能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在朝堂上的没有臣子迎合这位的官员。王上那也不是就把这点心思给灭了。

尤其是燕城的仙宫,传的越来越邪乎的时候。京都这边的王上那就抓心挠肝的。

这事搁不住想。尤其是一个迟暮还向往长生的掌权人。王上想法很放飞的。

为什么他的驻仙台修建的如此不顺畅,是不是因为少了仙人坐镇。

为什么燕城两个多月就平添了一座仙城,是不是因为燕城真的有这份仙缘。

仙缘这东西谁给燕城带去的,无疑又绕道乔木身上了。理解理解,就想成,因为燕城有仙人坐镇,所以才能建筑仙城。

完全就没有想过,两个月建造仙城,那都是百姓美化出来的玩意,根本不可信的。

当初祭天,祭祖那可都是祭出来异象的人,难道燕城那么多的官员还能一起看错了不成。

这事当初燕城主就不承认,当时王上不过是笑笑,没放在心里,可如今王上不那么想了,那是燕城主想把仙人留在他们燕城呢,

不然为何燕氏怎么就给少城主定了这么一个没有家族,没有出处的女人当儿媳妇。

想想都是坑,都是计谋。这燕氏藏得到深,根本就没有嘴上说的那么忠君。

燕城贡米不到,王上可都没有想这么深过。反倒是因为燕城传了乔木这么一个名声,让王上警醒了。

不知道朝臣们要是知道王上这点想法,是不是能安慰点。

可惜也安慰不到哪去,作为一个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帝王,那就没有想办办不成的事。

人家连驻仙台都敢让军队办,何况是往京都迎个女人,之所以用这么一个字眼,那是因为王上很是敬重仙人的。

所以王上背着朝臣出了昏招。

齐氏能作为四姓之首还当了王上,那肯定是有自己的力量的,王上自己手里有人,还是那种吩咐一声,不问对错,直接办事的人。

京都这边一声令下,所以乔木现在就遇到了人生中的危机,刺杀。

这可是传说中的刺杀呀。乔木都惊了。这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什么时候她都能重要到这份上了。

当然了眼下还是安全要紧。顾不得伸脖子,看外面的武侠表演了。

赶紧把闺女抱紧,使劲的扶着马车的靠背,可想想又不对,从荷包里面掏出来皮筋,拿出来两根特质的武器,这东西好久没用了手生,

思喜瞪着大眼睛,特别的兴奋,好久没有这么多人陪着她玩了。委屈的看着她娘:“我还要看。”

乔木发愁,这孩子有点傻,这能是好看的吗。在看看儿子哪去了。

赶紧掀开帘子,想要把平哥给拽进来,就看到自家四岁的儿子,大马金刀的坐在马车外面观战呢,就份这份淡定,就能把外面的贼子给镇住,

那是别人儿子能这么夸,换成自家儿子,乔木就恨自己教育的不到位呀,还是傻呀,这不是找死吗,回头得好好地教导。

急死了:“你给我进来。”

平哥:“娘,进去,有儿子在呢。”这话说的那个落地有生。

同刺客近战的侍卫,听到小世子这么稚嫩却充满信心的一声,身上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就把刺客逼退好几步远。

乔木心说不知深浅的东西,回头好好地教教孩子,什么热闹不能凑。太闹心了。

思喜还爬着勾着的往平哥那边扑:‘我要看,我要看’

乔木气的翻白眼。都是不懂事的熊孩子。

王上虽然不咋样,官员也不咋给力,可手下这群死士还是很当用的。

听闻人就在马车里面,立刻就逼上来几分。护着平哥的侍卫见势不妙:“小世子带夫人先走,属下们断后。”这就是要撤。

乔木也是听出来了势态对自己不太有利,理智上有孩子在呢,肯定是安全为主,可让别人的命在前面顶着,她心态没那么淡定。

护着思喜掀开车帘跟儿子一起在马车上,她倒要看看谁这么作死到燕城来刺杀她。关键是没仇人呀。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也做不出来呀。

侍卫都着急了,这都是什么主子呀,这还有往外凑热闹的。小世子就算了,夫人也这么不懂事。

乔木冷眼扫过传说中的黑衣人,有病呀,大白天穿这样,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做贼的。服装就是差评。

侍卫:‘少夫人,还请去马车里面。’

这声少夫人,让那群黑衣人都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攻势更凌厉了,还有人压着嗓子喊:“掠人,快撤。”

乔木听见了,对着刺客嚷了一句:“冲着我来的,要活的要死的,说清楚了,别打了,我配合着走不就是了吗。”

话音刚落,一阵疾驰的马蹄生就过来了,就听燕少城主冷声说道:“蠢货。”

这无疑是骂她的,不过乔木还是激动地差点扑过去。孩子爸来了,没有比这个更安心的了。

不过燕少城主没有给夫人扑怀里求安慰的机会,根本就没下马,长刀出鞘,一刀一个又恨又快。恨不得一刀屁出来条横沟。

燕赤后面跟着说道:“少城主吩咐,一个活口不留,全灭。”

敢动他燕阳的夫人儿子,简直是作死呢。

好吧,不是燕阳这边功夫比人家高多少,关键是人多,少城主还亲自下场战斗,气势上去了。

对方立刻扯呼。不过没走了,人家燕阳那是真的一个没放过。

最后一个刺客倒下为止,燕少城主就带着人闷头发盒饭了,两句询问谁派你来的都没有。

根本就不需要问,直接就发盒饭。很暴力很血腥。

不是乔木不知道好歹,可真的吐了,这个跟砍马脑袋不一样呀。

思喜小姑娘看着亲爹的长刀,也兴奋不起来了,蔫蔫的,不叫唤了。

也就是平哥这个小爷们还能挺住。

燕阳长刀滴血,过来的时候,就把儿子给抱了一下:“好样的,不愧是我燕阳的儿子。”

乔木吐够了,缓过一口气来,就听到这话,立刻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