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发难

人说穷光棍穷光棍,在朝堂上一样也是如此,若是换成原本的鲁氏,怕是京都一道旨意下来,就要筹谋许久的。

可如今他们鲁地还剩下什么,还有什么能让人惦记的,旨意你爱下多少下多少。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了。

如今他们鲁地连百姓的吃食用度都是依仗着燕城那边的,一个只知道盘剥的京都,真的不值当费太多的心思。

有本事你们就来鲁地折腾吧,反正也这样了,他们不怕在折腾的坏一些。

京都的武力镇压,鲁氏也不怕,齐氏的军队在鲁地肆虐的时间还短吗,来的人还少吗,不怕百姓民乱你们就折腾。

反正他们鲁氏已尽力周旋了。能把百姓稳住,能让鲁地还是鲁地,他们就已经是费劲了心思了。

若是京都非要逼着他们这些百姓没法过活,最坏也不过鲁地变成另一一个秦地了。

人家鲁地的百姓还羡慕秦地呢,流民怎么了,流民在燕城那边过得多少好,开荒种田,有自己的家产,有自己的良田,三年以内还不用交赋税,比在这边种田还好呢。

要知道除去给燕城的四成粮食,还有给鲁地这边官府的两成,百姓一年耕种下来,能省下三成就不错了。

任燕少城主的大米在怎么高产,轮到剩下的三成粮食,对百姓来说那也是勉强温饱都不够的。

所以当流民去燕城,对于鲁地的百姓来说那是奢侈的,幸福的。

大家都羡慕死了。同样的吃苦受累人家燕城的百姓,那可是家家都有余粮的。他们呢。不能比,不然日子就更过不下去了。

好多人家都准备偷偷去燕城呢,不过路上不太安全,而且官府这边对于户籍管束的很严苛。

鲁地也是没法子,土地在肥沃,地域在宽广,人都走了,那也是个空壳子,所以这流民他们真不敢随便放出去。

还是尽量的安稳住才好。不然鲁地给秦地也没区别了。

没看到偌大的秦氏,如今什么境况吗。鲁氏可不想同秦氏一般。原本他们争的是地盘,谁的地盘大谁的地盘富足,谁的底气足。

可现在不是了,地盘在大,上面没人也白搭。人才是根本呀。

作为一个大家族破败的苦楚,秦氏的伤痛,大概也只有同样的鲁氏能明白了。

秦地的百姓确实被燕城安置了,秦地那边的氏族,大多数也到了燕城安置,而且燕城热情好客,对境内百姓一视同仁,两地百姓融合的很不错,

秦地百姓很有归属感,百姓且不说了,有个安逸的环境,自然就踏实过日子了,如今跟秦氏那边追随过来的那些氏族,都已经紧紧的靠拢着燕城了,

以能作为燕城世家为荣,这份骄傲,让秦氏,如秦九郎那般豁达的男儿,都时时伤感一番。

等到些许年以后,谁还知道秦氏曾经的辉煌呀。

怨人家燕城,肯定是怨不上,燕城接手的秦地的乱摊子,这事天下皆知。

可秦氏这口恶气怎么办,只能是在始作俑者的身上记恨着。

若不是王上一心求长生大道,如何会让那么富足的秦地如此模样,如何让几百年传承的秦氏一夕之间落败。

鲁氏把秦氏作为反面教材,时刻都拎出来,跟自家对比一番,绝对能到秦地的境地。

举步维艰不说,家族子弟都跟着备受折辱。听闻如今在京都当官的秦氏子弟,很是被一些京都世家排挤,打压。

若不是秦氏的族长还在京都镇守,怕是连王上都要下手打压秦氏子弟了呢。

说起来秦氏也是真的很出息,秦地一直都是人才辈出的氏族,这些年被举荐做官的秦氏子弟占头一份。

光在京都为官的秦氏子弟,就占了朝堂的三分之一。也难怪人家齐氏忌惮秦氏,非得折腾秦地。在这么下去,朝堂上都是秦氏的人了。

秦地这些年致力于朝堂,可再怎么努力,跟权利巅峰的齐氏还是没法比的,武力值还没有保证,斗法失败,秦地就这么瞎了。

鲁氏这些年也不简单,子弟被推荐做官身的更多。不过人家鲁地这边走的步伐慢,子弟都是在自家地盘上做事,做官。

京都那边反倒是不太出彩,这也是鲁地能在这次事件中稍微保持住点实力的原因。

自家地盘,自家百姓,自家子弟自然是竭尽全力,而且少了许多的掣肘。这个便宜鲁地捡了。

可眼下挡在鲁氏前面的秦氏散了。燕城京都那边看样子是招惹不起的。他们鲁氏就冒头了。

有些锅那不是不想背就不背的。

他们种燕城的大米,给燕城送四成粮食,这事早晚都得让京都那边知道。

京都那边的反应也在预料之中,不过是没想到京都竟然如此不要里面,这种境况下竟然还有脸要贡粮。

鲁氏族长阴沉着脸许久,让人给燕城去信,这事不是鲁地一家的事情。合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鲁氏族长要拉燕城下水,这是人之常情。

可惜没能同燕城结亲,不然还能利用这点姻亲关系,为鲁地多寻些庇护。

鲁氏子弟对于族长去燕城求助,心里也有些抵触,一来,他们这般行事,肯定就落了燕城一头。

二来,人家燕城给他们种大米已经是恩情,如何还要给你庇护,若是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人家燕城为何要同你合作。这话也只能等着燕城那边的回复后在慢慢的讨论。

就如同这些人想的一样,燕少城主心怀百姓,不过也没到天下大同的地步呢。

眼下人家还是以燕城为重,自己都顾不来呢,还顾着别人,那是蠢蛋。

燕城主回信很客气,燕城因为安置秦地流民,自顾不暇,给京都的贡粮,自己还没准备出来呢,怕是帮不上鲁地的忙。

在燕城主看来,鲁地寻求帮助,无非是同燕城借粮,送往京都罢了。所以委婉的拒绝了。

可燕少城主的回信就没有这么客气了,燕城同鲁地合作耕种,我燕城得四成米粮,你们若是没有能力抱住供给燕城的四成米粮,燕城为何要同你们合作,

秦地那边那么多的沃土,他们燕城可不是非得在鲁地收着四成粮食的。

而且人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