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醉酒

太够意思了吧,还给送行,对面的将军大人感动的虎目都含泪了,就这么点兵去对付暴民,他有去无回的可能那是百分之九十九,九死一生都不为过。

能够在死前同自己想要相交的人痛饮一番那也是人生乐事。苏将军:“少城主既有此意,某敢不从命。”

领出从将军的营帐出来,冷哼一声:“就是好酒,说的那么慷慨。”

燕少城主:“到底还有点风骨的,看着人去送死,本少城主于心不忍。”

领头心说您更不是好东西,说的那么好听,还不是因为想要利用人家,算了,自己就是个打仗的,等往后没事了,他还带着老婆去给夫人守门,搀和这些做什么呀。

权谋这东西,让他膈应的慌。

燕少城主:“你身为总兵,兵法谋略难道不懂,那是什么表情。”嫌弃谁呢,真是给脸了。

领头:“属下就是帮着少城主带带兵,等以后,属下还是去给夫人做侍卫领头。”说的这个高傲呀,跟他要去做圣人是的。

燕少城主脸色乌漆墨黑的,狠狠地瞪了一眼领头,你倒是想呢,本少城主用不用那是本少城主说了算:“领头呀,你都有闺女了,要为闺女想想,要为闺女奋斗呀,将来闺女嫁人好不好,那可是要看娘家势力的。”

说的可真是情真意切的,换成谁听到这话也得说少城主为你操碎了心了,这都帮你想到了。

人家领头可不领情:“有少夫人做娘家势力,谁敢嫌弃?”

燕少城主被噎的差点仰倒,要点脸行不,你一个大老爷们靠女人就靠女人了,还说的那么骄傲,你自己不觉得丢人吗,关键是那是本少城主的女人。

领头:“再说了,属下就没想着把闺女嫁出去。”

燕少城主从来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脑子的家长呢:“养一辈子呀,老姑娘。”

领头不高兴了:“坐产招夫,只要属下在,谁敢让属下的闺女受半点委屈。”

那倒是就领头那身功夫,真没人敢给他闺女受委屈,不过这事不靠谱。

燕少城主看看领头,啥都没说,迈着憋屈的步子就走了,跟这人说话他能痛快的时候越来越少了。都是自家女人给惯出来的,谁家侍卫能养成这么大爷的性子呀。

想到自家女人燕少城主心口有点软,这都小半年没见面了呢。都不知道给自己捎点东西过来,可真是一点都不贤惠。

也不知道平哥跟思喜有没有想他,等他回去的时候,思喜是不是又把他这个父亲给忘记了。燕少城主被领头给堵得满脑子愁绪。

晚上喝酒的时候,人家苏将军还没感慨呢,燕少城主就半醉了。酒入愁肠。

苏将军又感动了:“竟然不成想少城主是如此性情中人,为了某伤感至此。”

燕紫侍卫:“少城主担忧将军的安危,也担忧秦地百姓的安危,当初的秦地如何的繁荣,才子遍地都不为过,竟然不成想,两三年的光景,就这般潦倒。我们燕城苦寒,少城主最明白,一个地方的兴盛要付出什么代价。就这么没了,实在是让人痛惜。”

苏将军:“谁说不是如此,那可是富饶的秦地呀,不过若是说两三年的光景就能让秦地如此却是不实的,我在秦地日久,秦地的今日,哎,少城主怕是不知道,秦地赋税之重,十几年来有增无减。什么富饶的地方如此盘剥,落得今日的境况都不稀奇的。”

燕紫侍卫:“竟然是如此,我们燕城地处偏僻,倒是不知道竟然还有如此事情。”

苏将军:“燕城地处偏僻好呀,看看现在日子过得多舒坦,大米,精粮随便吃。某观少城主的侍卫营里伙食都是精米呢。”

燕赤侍卫特别的骄傲:“那是,咱们这些当官的跟侍卫们吃的一样。当然了今日的宴席肯定是给苏将军特意准备的,平时我们少城主都是跟着侍卫们同食的。伙食能难了吗。”

会不会说话呀,领头都听不过去了,棒槌:“侍卫们训练辛苦,为了我燕城百姓,整日奔波在外,自然是吃最好的,我家少城主与侍卫们同甘共苦。”

燕赤侍卫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偷偷的看看少城主,幸好少城主没表示什么。

燕紫侍卫:“不光如此,我燕城的百姓,也是如此,这事应该瞒不住将军的,将军的手下在我燕城落户的也不是没有,相信将军不会同属下们一点联系都没有。”

这个就涉及到一些立场问题了,不好明着应下有联系,也不好说没联系,明显不可能吗。

苏将军的反应就是端着酒盏。一口闷了一杯,连点祝酒词都没有:“燕城苦寒之地,少城主把燕城经营至此,那是百姓的福气,我们这群粗爷们,能在燕城落脚,那也是他们的福气,少城主放心,他们都是想要塌心过日子的,不会做出对燕城不利的事情。”

燕少城主:“我燕城既然敢收,就不怕他们做任何事。”这话说的够狂,可人家有资本。有这个实力。苏将军除了服气,还能说啥:“敬少城主”

说着又干了一杯,燕赤侍卫小声地同燕紫说道:‘他这不是想着多喝一杯是一杯吧。‘

其实也差不多,从今往后能喝到酒的机会都不见得有呢。

燕紫侍卫:“将军仁义,愿意马革裹尸报效君王,让我等佩服。”

苏将军皱眉,那样的君王,闭眼不提也罢。

领头侍卫冷哼:“你这不是损人吗,人家苏将军马革裹尸报效的那是百姓,是天下?”

燕紫侍卫:“这个我确实不认同的,苏将军此去镇压的是暴民,这些暴民什么样你们难道没看到吗,手里就一根棍子,饿的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有口吃的都是良民百姓。这算是报效什么百姓呀。”

领头:“照你这么说,苏将军去扯淡的,欺凌弱小的呀。”

燕赤侍卫都不知道好好地喝酒,这两人怎么还斗起来了,没听说,夫人最近捎来什么信息呀,这两人可都是夫人的铁杆,要说他们内斗肯定跟夫人脱不了关系:“好了,好了,什么地方,说什么呢,会不会说话呀。”

然后对着苏将军:“将军喝酒,别搭理他们。”

酒入愁肠,苏将军脸色都是青的:“某也是堂堂的汉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