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科考了

乔木那是一心一意为了在外面不容易的燕阳在打算,只要有好东西第一时间肯定是给燕阳送过去。根本就不知道燕城主这点小心思。

也就不知道这位公公已经对她越来越放纵了,基本上对于儿子独宠这个女人的事情放任自流了。

当然了在燕城主看来,儿子对这个女人的独宠,也不过是因为儿子看着还算顺眼,也没怎么宠,没看到连书信都不怎么来往吗,

可见儿子对乔氏也就是那回事,不怎么放在心上,燕少城主认为可能儿子在男女之道上,还没开窍呢,所以对这些事情有些冷淡,

因为燕阳实在是除了乔木根本就没怎么在意过女人,就这么一个乔木还待理不理的,真心的没看出来怎么喜爱。

燕城主满足于对儿子的设想,不然说成儿子被乔氏这个女人各种东西收买了,他老人家肯定是接受无能。

不过这么多的好东西,要是收买他老人家的话,他老人家也不知道能不能扛住呢。

燕城这边的一系官员,对京都那边盯得紧,就怕京都那边看到少城主稳定了局势,还帮着人家开荒种地之后,京都那个不要脸的过去摘桃子,

燕城这边现在连文臣们都在考虑,要怎么保卫燕少城主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秦地了。

文人都主张动手,可想而之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将们对此什么态度了,各家子弟督促着练武,就等着燕城主一声令下,就冲闸而出呢。

文人这边天天的闹腾,有人主张让秦氏出面,这样的话,京都那边就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秦氏首先自己就没答应,其次,燕城主也没有表态,秦氏可用,可再把那么富裕的秦地给秦氏,燕氏父子从来没想过。

京都有今日的弊端,那就是氏族做大各自为政,管理不集中。他们燕氏虽然还没有成气候,可京都的错误路线那肯定是不能在走一遍的。

对于未来,燕氏父子有自己的看法,如今燕城这样挺好的,氏族确实值得敬重,也有超高的地位,可都要在清贵那边走,再给他们地盘,再给他们私兵,那是绝无可能的,

就是选官这方面,也不能在光凭氏族举荐的方式了,他们燕城这样能者入仕,寒门科考入仕都挺不错的,

虽然在燕城因为条件苦寒,地方特殊才得以推广,可这不是有现成的例子在了吗,相信以后这些肯定能够更加的完善起来,应用到更广泛的的地方,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大规模损害世家利益的改革,实行起来肯定是举步维艰的,所以世家的力量从现在开始就要一点一点的消弱。

难道还要在燕城这边再把,把持大齐半壁江山的秦氏扶起来,到时候还有他们燕氏父子什么事。

秦氏在燕城这边肯定是地位崇高的,肯定是受人追捧的,不过只能因为学识,不会在因为其他了。

燕城主不愿意把秦氏送回秦地,可也不能因为这个让秦氏以及秦氏过来的那些氏族们有抵触心里,所以最近燕城这边,秦氏的声望一时无两,可以说已经被学子们推崇备至了。

秦家主那都要被誉为秦圣人了,就要被当成读书人的鼻祖祭拜了。

秦氏子弟走在路上那都是昂着脖子骄傲的,因为他们是读书人的后人,那是读书人的典范,

甚至燕城主都让人帮着秦氏著书了,书里面着重介绍的就是秦地出过多少名儒,士子,而这些士子出仕多少人,都做过什么官,为官期间为百姓做过什么事。

这样的一本书出来之后,秦氏的声望就被推到了顶端,

燕城的那些士子们看到这本书之后,都已秦氏为荣,这可真是个荣耀有本事的家族,秦氏的学问,无疑是没得说的。

就是那些旁枝的秦氏子弟也是一脸的骄傲,以身为秦氏子弟为荣,唯有秦氏嫡支那些子弟,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脊背发凉后脖颈子的汗毛都竖起来,

这东西看着荣耀,可仔细算算,例数书中的文武大臣,竟然是占了大齐王王朝的一半。

换谁当权能容忍这个呀,也难怪他们秦地落得如此下场。

秦家主看到这书的时候,也是失落的很,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不是看不到危机,可尾大甩不掉呀,

秦氏子弟众多,能人辈出,放出去的孩子不由娘呀,哪个秦氏子弟不愿意在权的时候,举荐上去两个自家人呀,谁还能没有点自己的班底呀,枝叶繁茂,就这么做了秦半朝了。

这么多能人辈出的秦地,愣是让大齐给霍霍成那样,这半朝堂的秦氏子弟岂不是讽刺,竟然无一人有此远见吗。

再走老路那是不可能了,秦家主如今算是知道了,人贵精不贵多,再说了,人家燕城主都能让这样一本书在燕城大卖了,他们秦氏若是在不知道收敛,那可就真的不会再有日后了。

在重臣摇摆不定,不知道要怎么安置秦地的时候,秦家主站出来了,首先他们秦氏子弟不会再去秦地这个伤心地了,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说这话的时候,秦家主都掉眼泪了,一半真,一半假,不过也是真情流露,换谁都能理解这份丢失祖宗家业的心情。

其次表示秦氏子弟以后就专门做学问了,不会在出仕了。

燕城主没等秦家主在说什么就给打断了,脸色难看:‘秦家主可是小巧我燕氏父子了,难道秦家主认为我燕氏父子无容人之量不成,秦氏子弟优秀,如何不能出仕为国为民。难道我燕氏是因为一己之私,阻断能为百姓筹谋的名门子弟出头之辈不成。’

人家这话说的可真是直白,愣是把一层遮羞布给撤下来了。

秦家主都在想,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燕城主了,说句实话,谁家不愿意子弟出息呀,蛰伏那不是没法子吗。

秦家主:‘燕城主误会了,我秦氏得燕城大恩,但凡燕城主用得着的,我秦氏子弟愿一死回报,若非是我秦氏子弟无能,不堪重用,怎会搪塞’

燕城主:“秦家主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