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文人风向

知道御史大人被参奏的时候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燕少城主身上的,心说,少城主是不是真的恼了立刻就能见分晓了。

少城主定然会借机发作了御史大人的,而且谁知道这是不是燕少城主幕后指使的呀,不然怎么就那么桥,御史大人才说了那番话,立刻就被参奏了呀,下面的人脑洞大开。

唯独御史大人一派的泰然,根本就不把这个当回事。

御史大人大放厥词,没有夫人的鞭策就没有今日的御史大人就罢了。

让众人掉下巴的事情来了,先是燕城主:“简直是无稽之谈,我燕城官员内宅之事,什么时都要拿到这地方来说了。”态度明确,立场鲜明的站在了老御史的一面。

接着少城主又开口了:“老御史果真是见解独到。”就这么一句话。这事就算了。少城主什么意思呀。这话是在赞同老御史的见解还是在讽刺老御史的见解呀。实在是让人看不明白,听不明白。这朝堂可真是深呀。

老御史反正是按照赞扬理解的:“呵呵,是少城主见解独到。”

除了同燕少城主新来燕城的两位将军,根本就没人能明白御史大人什么意思。什么叫燕少城主见解独到呀,这事跟燕少城主有个屁关系。

苏将军听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原来燕少城主惧内,竟然是满城皆知的。这为少城主的胸怀果真够宽广,相比这些,自己一个降将担心在燕城被燕少城主顾忌什么的真的是很多余。在京都没人顾忌的时候,也不就这样吗。

好吧这些都是其次,大家终于知道燕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终于知道燕少城主什么为人了。御史大人那样带有攻击色彩的言论,燕氏父子竟然都能容下,而且不借机打压。这是一个你有本事就能施展的地方呀。

这些官员们有了如此的认识,就代表治下百姓有如此认识,因为百姓都是官员们治下的,官员们说什么百姓才能知道什么。

这事还是在学子们那边影响的最广,因为百姓顶多就是说说,而那些苦读出来的学子们,那是要货卖帝王家的,越是奇货,越会仔细挑选将来的买家。

所以燕少城主即便是终于能带着老婆孩子回府了,依然不消停,拜帖太多。而且都是不能拒绝,拒绝不了的。

他们燕城为了吸引这些学子,大儒,为了舆论的风向,费了多少心思,搭进去多少的银钱呀,虽然说现在看来,还是带来的经济效益更多。

可心力在哪摆着呢,终于到了收货,有回报的时候,燕少城主在怎么舍不得离开老婆孩子,也得出来应酬,天天都有见不完的人。

而且这些人都是上嘴皮下嘴皮一动,就是天下大事的嘴炮,说起开头人家能天上地下,前三百年,后三百年的的扯一天,燕少城主应付的一日比一日更加威严。

外人感叹一句,少城主天生的威严,贵人相。也只有近身伺候的人知道,少城主这是越发的不耐烦了,周身温度都冷了呢。一个个低头,大声都不敢有。

陪着这些写意洒脱的文人豪饮之后,燕少城主冷脸去后院,一身的酒水,这群文人不在他燕城任职便罢,若是在燕城任职,定然他么知道他燕城侍卫的规矩。豪饮,风流,洒脱不羁。哼。

等到后院知道闺女儿子都吃过饭已经睡下了之后,燕少城主整个人又冷了好几度,他都好几天没能陪着闺女儿子吃饭了。

这根在秦地有什么区别,难道他燕阳回来就此为跟媳妇夜里滚床谈的不成。

真的,燕少城主也就剩下夜里能跟夫人滚床单的时间了。余下的时间都在正事上呢。

乔木:“少城主位高权重,谁还敢招惹你呀,看看这脸色,专门摆给我看的呀。”

燕少城主若是对这个不满意,乔木那就更不满意,不回来的时候,就算了,回来了还看不到人,除了晚上两口子能滚床单,根本就没有交流的机会,把她当成什么了。

那什么的还得哄哄呢,好歹她也是明媒正娶的夫人呀。真是没法好好过了。

燕少城主:“这群不服管束的文人,等本少城主抽出来时间定然他们知道我燕城也不是什么人都用的。哼,一个个都让他恩先去侍卫营里面呆两个月。”

乔木心说,这不是军训的雏形吗,燕阳连这个都想到了,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可真够厉害的。

乔木:“一身的酒气,不说是有名的大儒吗,怎么吃顿饭还要歌舞助兴呀?”怀疑的小眼神让燕少城主特别的不爽:“看什么看,本少城主连陪着闺女儿子吃饭的功夫都没有了,还能借机看歌舞不成。你不知道文人风流吗,人家要的就是那份洒脱不羁。”

乔木:“那确实要去侍卫营坐坐,人品不好,风流成性,这样的人谁敢用呀。干嘛还要费工夫,还不如陪着咱们思喜吃饭呢。”

燕阳:“妇人懂什么,虽然不能重用,可他们却能带领舆论,也不能怠慢的。”

乔木有点危机意识:“难道因为这个,还要投其所好,跟他们一样去逛楼子不成。”

一双怒目看的燕少城主心动,就这样,还说不是嫉妇。本来还想着说说话,乔木瞪得燕少城主星火燎原,还说什么说呀,直接拎着夫人进了内室。

好吧一年多的军旅生涯,这火一时半会,三五天里面都息不了,别想好好说话了。

就不知道怎么又变成了滚床单了。这日子憋屈死了。

乔木脑子不好使,不是不能使,遇到危机还是知道为自己做点什么的,在这么跟这些风流老流氓混下去,学也学了七八分了。

别说为了应付差事敷衍他们呢,乔木才不相信真的有柳下惠,在那种情形下依然有人能出淤泥不染呢。

燕阳又是这么个身份,要是真的被人给拉去那种地方,那就是这些女人眼中的黄金屋,肯定不择手段的要抢的。关键是乔木不信燕阳能杜绝诱惑。从自己身上就知道这人那方面不是很矜持的。所以要自立救济呀。

然后,几天后,燕少夫人,又出书了。论自我修养。一本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