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扔给你

热门推荐:

燕少城主被乔木给气到了,没见过这么不懂事的女人,简直就是在挑衅他燕氏二郎的威严。

乔木被燕阳的反应给膈应到了,才回来这几天,为了这种事情,怎么就至于给她甩脸色呀。真的因为她弄本书吗,严重怀疑,燕阳这小子就是少了歌舞看,少了出去的借口。

都开始认真的掰着手指头算,是不是到了七年之痒的时候了。

燕少城主最近心情不好,非常不好,把乔木身边的人都要看冻成冰块了。

燕少城主不认为有人敢在他头上弄点颜色,可挡不住乔木这女人闹腾,自己一年多没在身边了,怎么就说恼就恼了,她一个女人干了那么大的事,他堂堂的燕城少主还不能问两句了。

谁给她的胆子,竟敢如此不把他燕阳当回事,都敢甩脸色了。这女人就不能惯着。

问题是燕少城主不想在惯着的女人,现在根本就找不到呀。能高兴吗。

乔木也没想到,小别胜新婚的时候,竟然陪着小婆婆们来新街了。不过能少看燕阳两眼也好,省的自己堵心。盼了一年多把人盼回来,难道就盼着看冷脸的。

燕三小姐看到乔木陪着城主府的众位夫人过来的时候,频频侧目:“你竟然还有时间出府。”

乔木:“我怎么就不能出府了。”好吧,光凭一句话,燕三小姐就非常的确定,肯定不对劲。口气都不对。

城主府的几位夫人一路上坐马车的时候,就已经是兴奋状态了,别说是真到了新街这块了,看到街道上面纵横的石拱桥,终于忍不住赞叹出口:“难怪人说仙城呢。当真是名不虚传。”

乔木:“别人说还好,听到夫人们们如此赞扬,可真让人脸红,感觉自卖自夸呀。”

鲁夫人朗声而笑:“少夫人说的是,咱们自己的地方,不好自卖自夸的。”平日在城主府的鲁夫人,可不是这么一个性子的。这人从城主府里面出来,连性子都开阔了。

鲁夫人身边带着燕阳的小妹妹的。女公子不如三小姐有气势,不过一样的玲珑剔透,乔木感叹燕氏血脉的强大,出来的都是俊男美女。

乔木要在这边的府邸招待几位夫人,不过被拒绝了,当初少夫人是给他们送过房子的,虽然现在房子被城主大人给换走了,可这事不能说到面上来,到了新街还去麻烦人家少妇人不合适。

秦夫人:“我等早就听闻新街这边的驿站都有所不同的,出来一次不容易,肯定要长长见识的。”燕三小姐:“那怎么可以,又不是没有地方。”

乔木:“就是说呀。难道夫人们认为,这边的府邸招待不了诸位夫人不成。”大家都知道新街这边的院子没有太大的,难免造成什么误会。

秦夫人:“小世子如今是新街这边的村长呢,怎么会招待不了我等呢,就是想要去驿站看看,我等还要在新接的酒楼用膳,还要去看看新接的书馆。”

好吧几位夫人似乎就是要放飞一下,乔木:“如此的话,夫人们务必要住在我乔氏的客栈内。”

这个没问题,几位夫人都点头同意了。即便是如此,乔木还是把小姑子给带走了,夫人们就罢了,小姑子花朵一般的年岁,不能去客栈里面的,有个万一没法跟燕阳交代。

乔木同小姑娘相处的经验不多,自家闺女思喜不算,那就是个皮孩子。

而且看样子这位燕氏六小姐同三小姐阿蛮性子也不太相同大的,传说中嫂子的克星小姑子呢。乔木有点拿捏不定。

小姑娘看着乔木也不自在,传说中被燕城少主他哥哥专宠的女人呢。当初她是见过乔木的,不过那时候乔木就是个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家族少主。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这人是自己的嫂子,还是独宠的燕城少夫人。她虽然是燕氏女郎,可在乔木跟前身份有点不够看。

当初那点骄傲现在想起来让人脸红。不过燕氏女郎的身份还得扛起来,小姑娘在乔木跟前还是能端的住的,微微有点气馁,也让人看不出来。

新街这边的少城主府,管事迎接夫人同燕氏小姐,自家小世子女公子没有过来,反倒是城主府的小姐来了,管事小心的在边上伺候。

乔木:“给六小姐准备出来院子,精心服侍。”就这么一句话,管事:“夫人放心,奴早就准备妥当了。”

乔木这才对着六小姐说道:“不必客气,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他们就好,想要出去,去哪里提前让他们准备着,身边不要离开人就成。好不容易出府一次,只管自在些,若是觉得无聊,可以让人递帖子给你三姐,你过去,她过来一起热闹都是可以的。”

李小姐:“少夫人费心了。”好吧这个叫法有点生分。乔木不知道是城主府的规矩如此,还是自己不讨小姑子喜欢。算了现在连燕阳那厮都不讨喜欢了,还在乎小姑子吗。

直接就让人带着六小姐还有身边服侍刘小姐的人去安置了。

夫人小姐们娇贵,出门坐车辛苦,即便是想要游玩,怕是也要等到明日呢。乔木还要让人准备宴席,哪日夫人们方便好招待。

根本就没有时间想,出书以后的凡响问题。乔木根本就没顾上,可以说就是知道,他也不怕这群吃人饭不干人事,祸害了文人风向的一群害群之马。

谁说写诗作赋,就一定要美酒美人的陪着呀,你见过哪个真正做学问的人,有时间天天出去喝酒看美人的呀,不是害群之马是什么。没有美女,没有美酒,就没有灵感了吗。非得弄点轻伤才能展示才华吗。就不能干点正事吗。

乔木憋着一肚子的气,没出宣泄呢,谁来她都敢把话给堵回去,女人都懂的道理,读书人还用人教吗。还有脸过来找她麻烦。他没把这些给写到书里去,那都是给读书人留脸呢。

燕少城主要是知道,因为他家夫人嫉妒,打击面弄得这么广,不知道是开心多一点,还是懊恼多一点。

晚上燕少城主抱着闺女哄睡觉,又安抚了儿子之后,黑着脸去了书房。

燕管事老了,颤悠悠的在书房回话:“少城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