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作死

热门推荐:

这就是应下了,乔木觉得胸口顺畅多了,不用凿桌子了。

燕少城主看着乔木缓和上来的脸色,心情跟着缓和一些,怎么就养出来这么一个臭毛病呢:“你真的不是故意吓唬本少城主的。”

乔木斜眼过去:“不然您试试。”好吧,这女人气场怎么就突然把他给压住了呀,明明自己出去一年积威日重吗,怎么在家里没事带孩子的,比他还有气势呢。

燕少城主肯定是不能试试的,还没能有人把他气的喘不过来气过呢。

因为燕少城主配合的好,这个晚上,乔木把憋了一年的火气都散出来了,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反正她心口堵得慌,得散气,老大夫都说了,要顺着她不是。

燕少城主看着乔木痛心疾首的指责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当初不太回信的事情,竟然乔木这么介怀:“你就为了这个,把自己气出来这么一个毛病。”

乔木觉得这人就没有正视问题:“就这个,什么叫就这个,你一句话没有,出去一年多,多写两字能累到你呀,敷衍的那么两句话,让我怎么想,你还说就这个。”

这口气这是憋了多久呀,看看乔木那个介怀的样子,燕少城主突然就觉得吧,夫人气势大点也没什么,反正都是一家人,而且是因为在意自己。这项认识让人心花开。

燕少城主搂着乔木:“行了,多大的事,要不是怕你们母子拖本少城主的后腿,怎么会连书信都不多言语呢。”

乔木磨牙:“我库房都要给你倒腾空了,我们母子还成了扯你后腿的了。”讲不讲理呀。

燕少城主:“咳咳,总是写信勾搭本少城主回府,那不是扯后腿是什么,你懂什么,我们在外面都不敢多想你们的,思喜那么大点,本少城主惦记着呢,万一跑回来,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乔木觉得胸口还是堵得慌。深呼吸。

燕少城主:“哎,哎,你可别又变脸呀,我那不是怕自己惦记你们娘几个吗。”乔木斜眼:“你不就惦记你闺女吗。”

燕少城主多严肃的人呀,板直板直的铁血汉子,愣是在夫人面前没铁血起来:“惦记你们娘几个。”好歹还有娘几个呢。

乔木冷哼,燕少城主什么人呀,傲娇着呢,人家就是低声下气那也是有底线的,有尊严的,有节操在的:“你也别折腾,外面的事情多着呢,没准本少城主过几日还得走,你要是觉得生气好,你就生吧。趁着本少城主在燕城,不然生气可都没人跟你生呦。”

想想也知道哪个上算呀,就这么几天的功夫,肯定不能用在生气上,乔木真是想气都气不起来了,还有点不那么甘愿:“怎么就呆几天呀,哪来的那么多事呀。”

燕少城主心说,不这么说,还让你甩脸色不成:“看吧,就说你们女人扯后腿。”

好吧乔木不说了,就这几天得珍惜呀。不然生气都找不到人。嘟嘟囔囔的说道,夜里不睡觉看着人得了。

燕少城主听个清楚,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内室里面,让乔木脸上臊的慌。

好吧,这算是和好了,第二日,燕少城主带着夫人一对小儿女漫步在新街的街头,一家四口回头率杠杆的,谁能想到,燕少城主同夫人能这般出来走动呀。

平哥跟思喜都玩疯了,看看爹,看看娘,这感觉太好了。平哥心他爹可真是心胸宽广,真的没有生娘的气。

可惜好景不长,燕少城主都恨自己的乌鸦嘴,连几日好好呆着的机会都没有。燕城主那边就来了消息,京都有变。

在舍不得老婆孩子,也得出发了。燕少城主就这么带着人匆匆走了。乔木后悔死了,要是知道燕阳就回来这么些日子,说啥她也不燕阳斗气。愿意听曲,自己陪着不就好了吗。

平哥看着她娘懊恼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劝到:“父亲胸怀像海一样宽广,娘你不用懊悔,父亲不会同你计较的。不过以后您的心思可要放开些了。不能像父亲一样宽广就算了,总不能动不动就把自己给气坏了。”

乔木看着儿子继续磨牙,有这么戳心的吗。可真是亲儿子。

本来燕少城主给乔木的书籍扫尾的,因为燕少城主还要去秦地那边,就换成了燕城主给儿媳妇扫尾。

看着燕城因为少夫人出书事情的神发展,燕城主不得不再次考虑,儿媳妇气运的事情。

实在是真的很诡异,明明对燕城来说不算是好的事情,他总是能按着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方向发展。

这些大儒们到了燕城,论证确实论证了。输赢,燕城主也说不好。不过燕城的人气真是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而且他们家书馆建的实在好,真的好,甭管多大的孺,到了这里都挪不动脚步。

看着那些大儒们来城主府投帖子,燕城主那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呀,谁能想到,当初他们燕氏,燕城,那可是这些大儒们看都不愿意看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面至关重要的人物,儿媳妇,燕城主恨不得把城主府的好东西都给少城主府送过去。

城主府的夫人们,早就不再因为这个生气了,他们算是知道什么事燕氏的正经八本夫人了。

京都有变,听闻王上突然要带着人去驻仙台。王上可是把秦地都给燕阳了,王上亲临,燕少城主总要在秦地主持大局的。

京都那边比燕阳这边还乱呢,王上能轻易出京吗,还是刚刚给人家册封了番地,简直是找死。

连内侍都不明白,王上明明说,要用燕少夫人给驻仙台填点仙气呢,也没听闻燕少夫人去了秦地呀,王上怎么就就急成了这样非得要去驻仙台呢。这根王上的打算不合调呀。

王上力排众议,非得要去驻仙台,大臣们怎么说都不管用,遇上这么一个任性的主子,也只能看着他作死了。不然能怎么办。

王后愁得头发白了好几根,谁能知道,王上这么折腾就是因为一个梦呢。说是梦到了驻仙台,肯定是仙人入梦,度他成仙呢,说什么也不肯错过了仙缘。

连等燕阳的回执都不肯,一边下旨让燕阳准备接驾,一边就已经在准备出行事宜了。

京都在怎么没兵可用,王上出巡那也是能凑出来人数的。京都大营,内城侍卫,哪个都堪当一面。

丞相大人:“王上出宫,京都如何安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