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长孙请罪

全本言情小说 ,农门长姐

裴芩的目光落在为首的书生身上。

那是老裴家的长孙,裴文礼,个子不高,四方脸,穿着书生的长衫,腰挺的笔直,神情清高,端着架子。

“长姐…”三丫一看,两眼眶顿时红了。她们才好不容易挣到点钱,还买这老多东西,没拿到小山洞,就碰上他们了,这下肯定都要被抢走了。

裴芩把东西递给她拿着,上前两步,冷眼微眯,看着裴文礼几个人。

裴文礼见几个人不动了,就上前来,“二婶!大丫妹妹!”竟朝着她们深深作揖行礼。

裴芩挑眉。

方氏看着他,等着他说来意。她们都已经搬到山洞里过了,无论咋样,她都不会同意再让他们摆布闺女的亲事。

裴文礼见几人都盯着他不说话,再次作揖,“二婶!大丫妹妹!我一直在镇上学堂念书,家中之事也无人告知,今日回来才听说大丫妹妹和那钱狗剩的事。都怪我!若是之前被我知晓,定不会叫那钱狗剩家的人来相看大丫妹妹!更不会让大丫妹妹嫁给钱狗剩,来拿那所谓的二亩地聘礼。”

方氏和三丫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

四丫其实觉得多了那两亩地的聘礼,她们娘几个能过上吃饱饭的日子,闹散后,还有些抱怨。见他来给她们赔礼,就拉了下方氏。在那山洞住根本不是办法,她们连热汤都喝不上。下了雪,山上根本没法住!会有狼和熊瞎子下山的!

“大郎…。”方氏看他竟是来请罪的,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原谅。往年冬天都有狼下山吃鸡鸭羊,还有野猪下山混庄稼。她们娘几个妇孺,还住在山上,也实在是不安全。

裴芩呵了一声,有些嘲讽的看着裴文礼。他爹娘做了恶人,他这是又出来做好人了。

裴文礼有些痛心道,“我娘妇人之见,一时糊涂做下了这事。这事是因为我过了年赶考,主因怪我。我特此来给二婶,和大丫妹妹请罪!请你们回家!”深深作揖不起。

“前天咋说来着?”裴芩看向后面不远,脸色难看的陈氏。

陈氏心里咬牙,恨的不行。她出色的儿子,读书人,以后的秀才相公,竟然给他们行礼请罪,请着她们几个贱人野蛋子回家!见裴芩看她,简直恨不得扑上去撕烂了她。要不是这个小贱人,她也不会丢那么大的脸。还敢不回去,让她宝贝儿子求着她们。

裴文礼起身看了眼陈氏,跟裴芩道,“大丫妹妹!我娘她糊涂,以后再也不会了!你今年才十四,明年才十五,也不必急着定亲。待明年我下场高中后,你和文丽,三丫,四丫你们都是咱们老裴家的小姐,到时候求亲的踏破门槛,你们想挑啥样的就挑啥样的!”

裴芩呵呵,他妹妹就是文丽,到她们几个就是大丫三丫四丫的。她可不是之前的闷葫芦裴芩,看不出他耍的什么手段。

“大丫妹妹!?”裴文礼叫她,看着她皱着眉,满脸恳求,“我也是回来才知道你们到山上去了。那等危险之地,岂是人居住之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