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

..,最快更新将军请接嫁最新章节!

第88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

岳锦绣已经将话说的十分直白了,姜即墨没有吭声,岳锦绣就一直看着他。

为了保证岳柠歌的安全,燕舞也将期盼的小眼神投向姜即墨。

这一来二去的,空荡荡的地方就有三双眼睛盯着他,饶是姜即墨再厚脸皮,也承受不住。

姜即墨讪讪一笑:“那个……”

“小王爷!”

看出了姜即墨要打退堂鼓,燕舞陡然拔高了声调。

虽然燕舞后面的半句话还没有说出口,但姜即墨明白她的意思。

姜即墨冲燕舞点了点头,在后者放下悬着的那颗心脏时,姜即墨却开口道:“我觉得身子不大舒服,燕舞,送本王回去。”

什么?!

燕舞盯着姜即墨良久,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小王爷!你是专门来坑我家小姐的吧?

岳锦绣一听,赶紧道:“燕舞,你没听到小王爷说什么吗,还不快些扶小王爷回去休息。”

燕舞不肯,她知道岳锦绣根本没安好心。

“走吧!”姜即墨一手拽着她的胳膊,将她火速拉开。

燕舞愤愤不平:“小王爷!小王爷!你住手!你这不是将我家小姐往火坑上推么?小王爷……唔……”

姜即墨一把捂住燕舞乱叫的嘴巴,神色忽地变得冷清。

素来他都是一副书生模样,以至于很多人都会忘记,他身上留着王族的血脉,是在波橘云诡、血雨腥风的王室争斗之中残活下来的营丘郡王。

姜即墨将燕舞拉到隐蔽的角落,这里可是看到池塘边发生的事,但池塘边的人却看不到他们。

“小王爷这是做什么?”

姜即墨刚刚才松开收,燕舞便是疑惑地问起来。

姜即墨冷笑:“有时候,外人在场,狐狸尾巴露不出来。”

池塘边有着幽幽的凉风,岳锦绣站在围栏旁静静地看着湖面:“妹妹来临淄城有多久了?”

岳柠歌正埋头苦算,岳锦绣却已经给出了答案:“快三个月了。”

“姐姐记性真好。”

“不是我记性好,只是你一来,彻底扰乱了我的生活。”岳锦绣的声音从平缓渐渐地变得阴沉,“你若是从未出现过,该多好?”

她眼底闪过一丝狠毒,岳柠歌心领神会。

岳锦绣这一次,不是简单地来找她谈话的。

两个人站在池塘边,到底岳柠歌才十四岁,在身形上是要矮瘦一点。

岳锦绣垂眸看着她:“有时候我在想,为何当年你的命那么大,娘都死了,你居然能够活下来。”

“我上辈子积德福多,否则只怕是要沦入畜生道。”岳柠歌半开玩笑地说道,“有些人在背地了做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也就算了,老天爷却是知道的。”

“我不懂了,你好好地在乡下待着,为何要来临淄城?”岳锦绣大声质问道,她怎能不知岳柠歌的意有所指。

但她心中的怨怼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消散的。

她曾经是岳府的骄傲,是临淄城众多少女的偶像,偏生这些全都被岳柠歌的到来给打破。

她知道,有些事就算她能够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

岳柠歌被长公主收为义女的事,再过些时候,整个临淄城都会传遍了。

这些天父亲是休沐在家,没有出门,可府上也没有安宁。

时不时的就会有官员送上贺礼,所有人都以为是送给她的,只有她和李沧荷知道,那些贺礼都是送给岳柠歌的。

魏阀少将军的侧夫人和长公主的义女,孰轻孰重,就是三岁的小娃子也都知道。

这些天,她很累。

为了一句话,她备受折磨。

而这些折磨,在岳锦绣的心里已经固执地认为,就是岳柠歌带给她的。

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岳锦绣静静地看着岳柠歌:“你到底为何而来?”

“父亲手书一封,我便来了。”

“他是让你去魏阀退婚的!”岳锦绣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岳锦绣好听的嗓音,但这个时候却显得尖锐。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一直看她不顺眼的魏夫人居然亲口同意了岳柠歌的婚事!

她不甘心!

岳柠歌道:“诚然他是让我来退婚的。”

“那你为何不退婚?”

“你觉得,退不退婚的选择权在我?”岳柠歌显得颇为无奈,“那天,可是你的母亲亲自带着我去魏阀的。”

缓了缓,岳柠歌又道:“你何必执着,反正你现在不是已经如愿以偿了吗?”

“所以我来好好谢谢你呀。”

岳锦绣嘴角微微上扬,迎着阳光倒是有一种别样的美。

她身姿丰韵,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就是走在大街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