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撞破奸情

..,最快更新将军请接嫁最新章节!

第98章 撞破奸情

她这些话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憋出来的。

然而当外面的声音刚刚响起来,岳柠歌又坐下来了。

姜即墨脸色尴尬:“那个,你是在闹着玩吗?”

他看了看被自己推开的两个伶人,娇滴滴的目光我见犹怜,再这么折磨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的!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他尚未娶妻!

寻花问柳,这是正常的生理需要!

岳柠歌垂眸,目光阴沉地扫过姜即墨,登时姜即墨如鲠在喉:“你,你莫要盯着我瞧。”

“你在这儿好好地陪美人,我去去就来。”

说着岳柠歌大步出了雅间。

开什么玩笑!

去去就来?

姜即墨怨恨地瞪着岳柠歌,想追出去但又不舍得小美人们,哎呀,他真想给自己来个大嘴巴!

岳柠歌走出雅间,周围满满的脂粉味,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伶人都穿的十分诱人,薄纱衣裳轻蔽体。

红鸾楼是个三层的环形建筑,中间有个大舞台,好些个舞姬扭腰摆尾的,宛如水蛇,看的人血脉喷张。

岳柠歌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似得,都不知道怎么找人。

“公子……”

香气扑鼻,带着浓郁的酒香味,一个丰腴的伶人便是贴到了岳柠歌身上,一双软弱无骨的手,轻轻地挽住她的胳膊。

“公子可真嫩啊!”

呃……

岳柠歌的嘴角抽了抽,她是很嫩,才十四岁。

这个伶人带着一股子妩媚的美。

岳柠歌笑眯眯地问道:“姑娘知道嫣红在哪儿么?”

她记得嫣红,那个曾经带着拉皮条的来岳府找岳锦绣茬的嫣红姑娘。

“嫣红,嫣红,你们都只是知道嫣红!”伶人有些生气地嘟着樱桃小口,“我垂柳就比不得嫣红吗?公子不如试试,垂柳的功夫可比嫣红棒!”

她带着酒香味的气息一味地扑在岳柠歌的脸上,岳柠歌早就红透了脸。

岳柠歌道:“我找嫣红姑娘有事。”

“呵呵,公子是在和垂柳开玩笑么?”垂柳死命地拽着她,就要往雅间拖,“在红鸾楼来,可有什么事,那还不是闺房趣事!”

岳柠歌被垂柳这猛劲儿给吓的不轻,开什么玩笑!一脱衣服,她就漏馅了!

垂柳虽然力气大,但酒劲上脑,步伐虚浮,岳柠歌稍微一用力,她就往前踉跄了两步,滚进了雅间,彻底地醉了过去。

岳柠歌长长地松了口气,这红鸾楼的女人猛如虎!

明明听到老鸨子的声音,怎么一出来就不见人了?

岳柠歌四处转悠,忽地一个婀娜的身子便是从一处雅间走了出来。

花花绿绿的欣赏水平,还不是老鸨子!

老鸨子刚刚一出来,岳柠歌赶紧走了过去,但没有推门进去。

所谓捉贼拿赃,捉奸成双。

岳柠歌佯装不小心经过雅间的模样,来回地溜达了一下,赶紧寻了个稍微隐蔽的地方偷听墙脚。

“将军许久没来,可想煞嫣红了。”

娇滴滴的声音哪儿还有当日气势汹汹地来岳府找茬时候的凶悍。

这女人,果然是个演技派。

岳柠歌不齿。

“魏将军还真的是多久没来了,一个月,两个月了?”

陌生的声音响起来,让岳柠歌心中生疑:“怎么,还组团逛青楼?”

“身子不适,来的少。”

终于,魏越泽的声音清晰地落入岳柠歌的耳朵。

岳柠歌恨得牙痒痒:“好呀,魏越泽,这可逮到你了!”

“将军说的这是什么话,将军健壮的很。”

“这一点嫣红姑娘最有话语权。”

……

魏越泽虽然没有怎么出声,可房间里面的男女声音盈盈笑意全都落入岳柠歌的耳朵里面。

岳柠歌忍不住笑声啐了一口:“好一对狗男女。”

“红鸾楼什么时候多了听墙脚的人?”魏越泽的声音刚刚冒出来,岳柠歌便是暗道一声“不妙”,起身准备离开,哪知还是慢了一步。

门已经被人拉开,而她的后领已经被人拎起来。

对方身上有浓浓的脂粉味,也夹杂着木屑的味道,怪怪的。

下一刻,岳柠歌就感觉自己双脚离地……她竟被人丢了出去。

“啊……”

岳柠歌忍不住惊声呼叫,声音却是惊动了尚在雅间坐怀不乱独自饮酒的人。

说时迟,那时快。

魏越泽将酒杯一放,飞身而出,一把将被抛出的人给揽在怀中。

此举,看的人目瞪口呆。

人说英雄救美,这魏将军是脑袋不够使,救个男人?

岳柠歌还以为自己会被摔得四仰八叉,结果被揽入魏越泽怀抱的时候,她轻轻地松了口气。

可一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