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绑架

虞家人众多,光是叔父辈的就有九个,虞朗是最小的一个。

负责大鱼资本的虞川是老四,他跟老二是同一个父亲,也就是大爷虞泰兴的儿子。老二名叫虞桐,平日里负责米国西海岸这边的生意,与洛城的这几家公司,来往甚密。

家主今年身体不太好,有意把洛城的生意交给小辈打理。洛城的生意牵扯的很广,虞家人明里暗里争抢了这么久,谁也没料到被虞棠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抢走了。

“有空就多做事,少关注八卦。”虞桐慢条斯理地把照片看完,又慢慢递了回去。

“这也不算是八卦,毕竟未来家主喜欢男人,对于虞家不太好,我又不敢直接提醒父亲,就盼着二哥,能说两句。”虞朗把照片收回来,装进口袋里。

“年轻人,喜欢什么是他们的自由,”虞桐不为所动,转身准备走,忽而又顿住了,“未来家主?这话可不能乱说。”

虞朗耸了耸肩:“是不是乱说,二哥应该比我清楚。”

他们这一辈的几个兄弟,能力都差不多,并没有特别突出的人,谁也不服谁,家主就一直没有退位的意思。兄弟几个人,将各地的产业划分开来,一人掌管一片地方,这么多年来也算相安无事。但是,如果现在出现一个既定的未来家主,这个状况就会大不相同。

虞桐定定地看了他片刻,抬脚离开。

独孤暗已经去训练营大半年了,竟然还没有回来,宋箫觉得有些稀奇,不是说半年就能回吗?

“朕让他把能学的都学完了再出来。”虞棠一边跟宋箫说话,一边快速处理着邮件,自打接手了洛城的生意,他就比以前更加忙碌了,经常半夜才回来,回来之后还有事情要接着处理。

宋箫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虞棠坐在床头看邮件,就会揉揉眼睛坐起来陪他。

“你睡吧,马上就好了。”虞棠抬手揉揉皇后睡乱的头发。

“白晴退学了,”宋箫缩回被窝里,看着虞棠脱衣服,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捡着重要的跟他说说,“她没再联系我,欠我的20米国币也没还。”

之前白晴说要去办手续,天冷不想坐公交,就向宋箫借了些钱打车,之后人就消失了。

虞棠钻进被窝,把因为钱而生气的小侍郎拉过来抱住:“算了,就当打发要饭的了。”

宋箫抬头看他:“皇上最近的事还顺利吗?”

“哼,发现了些有趣的事,”虞棠嗤笑一声,在被窝里摸到宋箫的手,捏住把玩,“西海岸的生意,二伯不想让我插手,就给我使绊子,却叫我瞧出了些端倪。”

“你刚接手家族生意,贸然掺和怕是不妥吧?”宋箫有些担心,虞棠的二伯他见过一次,看着比那个四伯还要阴沉。

“朕还会怕他不成?”虞棠在那抿紧的唇角亲了一口,“现在肯定不会动他,好把柄自然要留在合适的时候用。”

宋箫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但心里觉得有些不踏实。

“你说什么?”西海岸码头,虞桐狠狠皱眉,一把抓住秘书的领子。

“棠少爷,似乎是知道了……”秘书只能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他们做船运,会夹带一些私货,米国码头这边都会做这种生意,本来也没什么,只不过他们夹带的私货有些本身就是违禁商品。

“这小子,费尽心思找我的把柄,是想做什么?”虞桐给弟弟老四打了个电话。

“这把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四伯虞川站在纽城金融街的办公楼中,看着纽城灯光璀璨的夜景,“不过,这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上次大鱼资本那个项目,让我栽了个大跟头,到现在小奇的那个项目,都没能让我插手进去半分。”

虞奇那个网络工具公司,在短短一年内,赚了200%的钱,并且,随着前期投入的资金的回笼,利润率还在竹节攀升,简直就是捡钱的。

然而,因为当初他拒绝了这个项目,就无法再插手,虞棠在年中总结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这一点,狠狠讽刺他一顿。

“上次的事,家主已经对我有所不满,认为我以权谋私,没有好好经营大鱼资本,要不是你拦了一下,大鱼资本这边的位置,估计都要让出去了,”虞川叹了口气,“所以,不可掉以轻心。”

“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想跟我斗?”虞桐冷笑,“要用这个把柄制我,前提是,他能当上家主。”

码头的事,家主其实多少也是知道的,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这个把柄现在虞棠用不上,只有等他当上家主,整顿家族的时候,才能用上。

虞川点点头,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铃声,不多时,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被领了进来,正是那个已经退学了,尚没有还宋箫打车钱的白晴!

“来跟我说说,那个叫宋箫的孩子……”虞川笑得一脸和蔼。

《鲜满宫堂》的原画已经全部做好,正在如火如荼地拍摄中。肖正卿自从发现宋箫对华国古代的知识颇有研究之后,每个细节都要跟他一起商定。皇宫的模样,皇帝、大臣的服饰,说话的语气,行礼的动作……这些小细节,米国人可能不懂,但华国人肯定能看出来。

这一日,两人再次来到洛城,往常都是虞棠送自家皇后去好莱坞那边,今天公司有个重要的会议,便想让宋箫陪他开完会再去。

“不行,今天的戏份很重要,肖叔叔反复交代,要我早点过去。”宋箫摇摇头,

虞棠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