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提问

宋子城这下是真的气病了。

宋箫掌控了整个公司,并且对外宣布,不许宋筝再姓宋。自家爹带了十几年绿帽子,这事实在丢人,他就没提,只是表明了不认宋筝的立场。

邱明艳雇凶杀人的事闹得越来越大。本来这种跨国犯罪的事,取证艰难,中间还有各种阻碍,很多时候都会不了了之。但这次犯罪的主角曾经是个明星,民众对于案件的关注度异乎寻常的高,由于社会影响力巨大,司法部门高度重视,决定一查到底。

有媒体为了博眼球,专门逆着言论走向发新闻,说邱明艳也是不得已,之前被公司雪藏,现在宋子城又要把企业全部传给儿子,没有活路了。非婚生子也应该得到妥善的照料,这并不是女人的错,作为父亲应该一碗水端平,自己犯下的错要好好承担,给私生女相应的家产。

这种新闻一出,立时遭到了万千网民的唾骂reads;。爱操心的网民生怕温润的宋状元原谅那对母女,或是迫于父亲的压力妥协,网上一片喊杀声。

屏蔽了无关紧要的消息,宋箫发了一条简单的微博。

君子当如竹v: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低头发完微博,宋箫抬头,一辆漂亮的跑车就开到了眼前,眨眨眼,自觉地拉开车门坐上去。

“这么自觉,朕可不是来接你的。”虞棠蹙眉,其实他是去幼儿园接虞麟的,只是路过星海的公司门口,看到宋箫自己站着,鬼使神差地就靠过来了。

宋箫看看一脸认真的皇上,兀自系好安全带:“刚好我要去找皇上,看到你的车就坐上了。”

这话说出来,虞棠才满意,哼了一声发动车子。他这两天等着宋箫来问他怎么发现宋筝身份的,却一直不见宋箫过来。

“我爸爸住院了。”宋箫知道虞棠在哼什么,便温声解释了一句。

其实宋子城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一时气愤昏了过去,醒来又一直胸闷。医生说一时看不出毛病,要住院仔细检查一下。

“纳妾多了就是麻烦,指不定哪个孩子就不是自己的了。”虞棠停下车,拉着宋箫站在幼儿园门口,跟别的家长挤在一起。

宋箫抽了抽嘴角:“皇上是因为这个才不纳妃的?”

虞棠斜眼看他:“朕是因为没钱。”人家养个皇后,只要每月二百两的份例,他的皇后要每年一万两的俸禄,哪里还有余钱给别的妃嫔。

“……”宋箫无言以对。

正说着,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排成一队走了出来,其他小朋友都是看到家长就扑过去,这样一来,脚步沉稳的虞麟就显得特别突兀,一眼就看到了。

“虞麟,我明天给你带巧克力啊!”那位爱哭的宠妃冲着他挥手。

虞麟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脚步,迅速到了兄长的车前:“见过皇兄,皇嫂!”

独孤暗把虞麟的小书包接过来抱着,自觉地蹲回车后面。跑车只有一排座位,一个驾驶座,一个副驾,虞棠意外地把宋箫带上了,虞麟就没地方坐了。

“我抱着他吧。”宋箫早就想抱抱软软的弟弟了,上辈子虞麟跟着他读书的时候,已经比现在大了,没有这么圆润可爱。

虞麟不由得往后缩了一步,抬眼看自家哥哥,果然得到了一个杀意十足的眼神:“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