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对视

方志彪为了达到让开发区妥协,从而达到自己目的的这次上啊访,有两批工人大约一千多人,分别来自方志彪手下的几个建筑工地,分成两队聚集在开发区管委会的大门口和普水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他们排成一列列横队,堵住了开发区管委会和普水县委县政府的大门,打出个横幅,还我工资,还我血汗钱,还有人打出了横幅上写着,醒目的的九个大字,拖欠农民工工资可耻!

当这群人如此的闹事,普水县委办公大楼的秩序彻底的被搅乱了,来上班的人进不了门,又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来办事的人在门口也进不来,县委政府大门口的保安立即通知了所有保安队的队员,总共十多名保安想要控制住秩序,让这些上啊访的民工往后退,把大门的位置让出来,以便工作人员进出方便。没想到这帮民工蛮横的不得了,根本就不把这几个保安放在眼里,见有人上来劝说,竟然主动伸手推攘起来。

县委县政府办公大楼的这帮保安,平日里都是有种宅相家奴七品官的感觉,说话本来就有些颐指气使,尤其是对这些看起来穿着不是很体面的农民工,现在竟然被农民工伸手推来推去,一个个愤愤不平的要拿棍驱散上啊访人群。

保安队长担心事情闹大后,闹出不可收拾的结果,于是立即一边拨打了110的报警电话,一边向县委办公室分管信啊访工作的副主任请示,眼下的情况到底该怎么处理。

县委办公室分管信啊访工作的副主任听到这个消息,心知这是一件大事,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说不定会出现不可控制的局面,于是,立即向县委书记张富贵汇报了此事,向领导征询此事的解决方法。

张富贵的车子此时也被堵在大门外没能进办公大楼,他心知自己的车牌比较的醒目,张富贵当了县委书记后,就坐上了普水县的001号车牌的车子,普水县的一帮领导干部车牌都是按照级别高低顺序办理的车牌,张富贵的车牌是001号,赵正扬的车牌就是002号,以下的一些副职按照资格来排名获得不同大小的车牌。

在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领导人的车牌都是按照同样规矩设定,因此,一些老百姓只要看到车牌就明白这辆车的主人到底是谁。张富贵担心,一旦自己的车被上啊访的人发现,到时候很难脱身,于是让司机赶紧掉转车头进了县政府对面的一家宾馆停车场,并电话指示分管信啊访工作的副县长立即到门口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然后立即向县委书记张富贵和县长赵正扬做出汇报。

分管信啊访工作的副县长见到眼前的局面也很头痛,根据他多年做信啊访工作的经验,从楼上往下看去,这帮来上啊访的民工,很显然是有备而来,不仅分成几组有秩序的堵死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还有几个民工站在一边很明显是做服务工作的,手里拿着几瓶水,有谁伸手要水的时候,就递过去一瓶,路边停放的一辆面包车里,不停的有人从里面,拿出水来补充。

既然张书记让自己下去了解情况,分管信啊访工作的副县长也不敢不从命,他只好硬着头皮走到楼下,问站在前排的几个民工,为什么要堵住大门口,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吗?上啊访是一种反映问题的方式,但是打乱正常的办公秩序,那就是违法。

按理说,依照以前对付信啊访人员的工作经验,只要一提到信啊访闹事者,有可能涉及冲击国家机关安全,获得法律惩处的罪行后,大部分来上啊访的民众眼里都会流出一点害怕担心的情绪,这帮人却像是心里有底一样,冲着分管上啊访工作的副县长嚷嚷说,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连工资都拿不到了,还怕什么违法不违法的。

还有人站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说,我们现在拿不到工资,只能这样,如果说要是违法了,你们就把我们抓起来好了,不过,你们把我们抓了,可要管饭。

此人话一说完,上啊访队伍里一片嘻嘻哈哈的笑声,副县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上啊访人群,不管是软的硬的,他们都不愿撤离,只是一个劲的说,只要把拖欠的工资钱发了,他们立即自动走人。

管信啊访的副县长在门口问了半天才明白,这帮人的来历和目的,那就是方志彪的公司没有按时拿到工程款,导致这个工人拿不到工资。问清楚所有情况后,管信啊访的副县长立即像张富贵和赵正扬做了汇报。

管信啊访的副县长说,张书记,这件事就凭着我一个人的力量恐怕处理不了,这帮人都是开发区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这次到门口来闹事的主要原因就是公司老板拖欠他们的工资,他们现在提出一个答应撤退的条件,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