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谁的实力大

胖子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说,你爷爷姓钱,实话告诉你,你爷爷原本是宏伟酒店的经理,这酒店一直是爷爷我的地盘,现在没有你爷爷我同意,谁都别想在这里重开酒店,明白吗?和老子斗,那么以后老子就天天到这儿来,看你这酒店如何开?

尽管钱胖子说话慢腾腾的,说话的音调也不高,每一句话却都清清楚楚的传进了袁老板的耳朵里,他的脸色顿时变了,袁老板既然明白了对方的底细,心里变猜到,只怕这钱经理是过来砸场子的,今天要是想要把这帮人弄走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钱经理带来的几个人都是打着赤膊,身上描龙画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而袁老板又带着两个身穿制服的门童在与之交谈着什么,这副景象往酒店门口一戳,自然是吸引了不少客人的目光,尽管两边人只是站着说话,周围却已经引来不少人的关注和窃窃私语。

尤其有不少原先就认识钱老板的人,眼见钱老板出现在这里,心里都能猜出几分来,只怕钱老板选择这个时间点到着胜宏酒店来,不是吃饭这么简单,俺就是来闹事的。

的确,钱老板是过来砸场子来了,这几天,正好自己手下原本被公安局带走的几个兄弟出来了,钱老板就带着几个兄弟会酒店看看,没想到,酒店竟然挂上了别家的牌子,钱老板当时就慌了,赶紧打电话给钱红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红红听说,有个叫胜宏酒店的已经挂牌在原先的宏伟酒店地址上准备开业,心里也有些嘀咕,尽管秦书凯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不能在原地址继续租赁给她开酒店的原因,可是这接手这家酒店的老板也过于阴损了些,怎么能起了“胜宏酒店”这样的牌子,这不是明显在自己脸上抹黑吗?

这普安市里头,有哪个部委办局的领导不知道宏伟酒店的幕后老板是自己,这家新店的老板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了,而且要起个这么让人恶心的名字。

钱红红对钱老板说,人家的牌子既然挂上了,还能怎么着?咱们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不管他挂什么样的牌子,要生意好才行,不好挂什么牌子都是虚的,你们就别操这份心了,想如何进一步做生意吧。

钱经理有些气不过的说,我知道,可是钱处长,你是官场中人,做事要顾忌影响,我现在可是无业游民一个,我就不信了,没有我的同意,这胜宏酒店的老板竟然敢公然挑衅我们宏伟酒店的牌子。

钱经理说完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又招呼着几个兄弟商量怎么摆平此事,钱红红当时也意识到,只怕钱经理对此事不会善罢甘休,只是她的心里也很矛盾,一方面,她不希望自己的人再惹事,另一方面这胜宏酒店的店名起的实在是有些欺负人,要是能给点教训给这家店的老板也不错,毕竟这胜宏酒店的名字不是随便可以叫的。

让钱红红没想到的是,就差一句话的事情,钱老板竟然给自己闯出了大篓子。

再说,钱老板跟兄弟们商量此事的时候,一帮兄弟原本都是在宏伟酒店跟着钱老板混的,上次因为跟考试中心工作人员起冲突的事情,被关在公安局里刚出来没几天,这下听说有人在原先的饭店旧址上又开了个胜宏酒店,个个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这几年在宏伟酒店里头,跟在钱老板后头混,这帮兄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大家一起叫嚷着,一定要给点教训给这胜宏酒店的老板瞧瞧。

这帮人多是粗人,事前并没有太多的磋商,简单的商量了几句后,就决定在胜宏酒店开业的头一天,过来砸场子。起初,钱老板也考虑到,要不要在干这件事之前,通知一下钱红红,一想到钱红红跟自己说话的语调,他担心,钱红红要是提前知道了此事说不定会阻拦自己和兄弟们出气,于是想来想去,还是没跟钱红红提及此事。

袁老板见钱老板不依不饶,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心里明白,今天这场面估计要出事,于是转脸对一个门童说,去,喊几个兄弟过来,好好的招呼这几位兄弟。

门童也算是精明,这种场合下,袁老板说出这句话,意思不言自明,于是“嗯”了一声,转身跑进店里。毕竟是酒店开业头一天,所有的员工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