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

那是秦书凯春节跟着马龙到云南旅游时和刘丹丹的照片,不知道怎么到了柳橙的手里?

秦书凯就解释说,柳橙,一同出去旅游的人一起照个照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考虑问题要阳光点,不是你想想的复杂,我和她之间很简单,没有任何事,也不会发生任何事。WWW。2yt。ORG

柳橙说,不要解释,你和刘丹丹之间在我们结婚之前,就说不清,我看到了也不是第一次,再说你们做都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何必要画蛇添足的解释。

那天晚上,秦书凯躺在房间,想了很多,从自己和柳橙的认识到结婚,一幕幕在脑中像放电影一样,想了一遍,和柳橙的关系闹到今天这种地步,是自己当初没有想到的,自己到底应该如何选择。

秦书凯根本没有想到和柳橙之间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能控制的范围。第二天刚到单位上班的时候,柳橙就打电话给秦书凯,说她已经和民政局的一个朋友联系好,准备明天去把结婚证换为离婚证,不知道秦书凯有没有时间。后来又补充说,时间不会太长,也就半个小时吧?

秦书凯听柳橙说话如此冷漠的口气,知道两人之间的时期确实已经无法挽回,这样拖着对自己对柳橙也是一种折磨,就回答说,自己正在市区,明天肯定准时到,不会让她久等的。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犹豫,早点把手续办了,对每一个当事人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柳橙在电话的那一头,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很失落,以前每次她提出离婚,秦书凯都是想尽力挽救婚姻,这次秦书凯什么也没说就同意了,难道他真的是和刘丹丹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所以就不在乎自己了,后来想到离婚说自己提出了了,离婚后,两人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自己再也没有权力干涉他的自由了。

女人都是这样,不管心里爱不爱这个男人,但是希望这个男人很爱自己,把自己当着皇后一样捧着,其实任何事物是相互的,你不爱别人,不把秦书凯当回事,秦书凯也就不会把你当回事,男人很多时候考虑问题,更多的是理性。

柳橙跟秦书凯打过电话后,心里很不愉快,她很想知道秦书凯以前和刘丹丹是否有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为什么秦书凯当初选择和自己结婚,如果说没有关系,为什么两个人春节期间一起到外面去游玩,秦书凯背着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不是在脚踩两只船?

柳橙不能理解,就算是明天拿离婚证,自己也要把这事弄个明白,于是,她就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以前跟秦书凯和刘丹丹一个办公室,现在是发改委工业处处长刘彤。刘彤这个女人,柳橙了解,因为他的老公是穆仁贵单位的一个老处长,一直没有提拔起来,所以很想找关系扯上穆局长的大腿,可是没有门路。

刘彤知道秦书凯的对象柳橙和穆局长的关系后,曾经来找过柳橙,希望柳橙能帮助说说,想到以前刘彤刚做处长,把秦书凯当着跑腿的,还想把秦书凯借用到伍超那儿帮忙的事,所以秦书凯就让柳橙别搭理她,再说秦书凯和穆仁贵根本不是一路人,所以秦书凯当时不希望自己欠穆仁贵的人情。

柳橙知道,刘彤夫妻还在努力,希望通过她和秦书凯的关系,和穆仁贵拉上关系。于是就给刘彤打个电话说,刘大姐,晚上有没有时间,找她有点事。

刘彤自从做了处长后,一直不被领导重视,想到自己原来的下属秦书凯,那是领导身边的红人,就感到不公平,可是也没有办法,因为秦书凯的老婆,柳橙家里的关系很雄厚,有此关系秦书凯就是做副主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现在接到柳橙的电话,赶紧回答说,有时间,很早就想请她和秦书凯夫妻吃顿饭,要不今晚到一起聚聚。

柳橙就说,好啊,说了约会的地点。

那天晚上,柳橙从刘彤那儿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刘彤说,当时秦书凯和刘丹丹因为年轻,就负责处里的卫生等,两个人又是一个办公室,所以相互的话题就比较多,相互开开玩笑。

刘彤还说,当时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但是没有到那个地步,因为刘彤还有吕大蕾曾经都开过玩笑,说你们两人干脆组合成一家,这样上班也方便,如果两个人真的有什么,肯定就成为一家了。

柳橙很失望的走后,刘彤叹了口气,知道作为同事虽然很生气秦书凯这个家伙当时在处室对自己很不听话,多次违背自己的意愿做事,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