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

刘猛将不知道,其实王耀中这是故意在他面前放烟雾弹而已,早就对刘猛将有戒备之心的王耀中当着他的面,怎么可能把实话说出来呢。其实,办公室主任李平被纪委带走后,当天就被交到市公安局在私下秘密开始审讯工作,目的就是要从李平的身上挖出一个口子,把刘猛将为首的涉黑团伙犯罪情况全都弄清楚,据反馈回来的可靠信息说,这几天在公安干警的努力攻关下,李平已经开始松动,开始交代部分涉黑事件,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攻破李平的思想防线,把这件案子撕开一个大口子,使里面的真相全部暴露出来。

刘猛将也不是省油的灯,尽管王耀中的话让他的心里暂时感到有些安慰,但是毕竟眼见为实,没见到李平本人,刘猛将还是有些不放心,刘猛将于是对王耀中提出要见李平一面,理由是单位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总要有人跟他交接一下,这样即使暂时李平还不能出来正常上班,也好先找人把他手里的工作先接替下来。

王耀中听了刘猛将的话,知道刘猛将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装出有些为难的样子,伸出手挠了挠头说,这本来确实是小事,不过这办案的程序,刘局长也是圈内人,知道细节,李平现在正在接受调查,而且态度很不配合,所以我们把他安排在外面的宾馆里,调查期间,被调查的对象是不可以接触外人的,这是规矩,也是法律规定,刘局长想见李平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必须等一段时间,等他把殴打客商的问题交代清楚了,我立即通知刘局长跟他见面,或者让他回到单位上班,等待处分。

王耀中的话绕来绕去,重点还是不支持刘猛将跟李平见面,再说也无法见面,因为到了市公安局,已经不是王耀中能够决定的。

刘猛将见王耀中态度很坚决,也不好多说,于是打着哈哈说,王书记,怎么做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我理解,既然这样,我就再多等几天吧,等王书记觉的方便的时候再说吧。

从王耀中的办公室出来后,刘猛将慢慢的下楼,边走变想,从目前的情况看,王耀中似乎并没有掌握什么重要的内容,否则,他也不可能同意方便的时候,自己可以和李平见面,但是他的心底里却又隐隐的总是有种不安的情绪在蠢蠢欲动。

刘猛将想起以前,李平曾经跟自己汇报过,纪委廉政室主任秦程高主任透露说,王耀中前一段时间,已经开始调查公安局内部涉黑问题,既然如此,王耀中今天当着自己的面说出的这番话,会不会一直是在演戏呢。

刘猛将想,今天如果王耀中是在演戏,那么是不是李平已经交代了有价值的情况,而王耀中只是在等待对自己动手的最佳时间呢。

刘猛将思前想后的在心里纠结了一会,一时无法判断,突然想起,自己一直安排人24小时跟踪王耀中的,王耀中最近一段时间的行程看,王耀中最近跑的最勤的是市公安局,难道李平的事情已经转到了市公安局?

想到这里,刘猛将心里不由一寒,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一个县里的纪委书记整天往市公安局跑干什么,最近没听说县纪委有什么案子跟市局在合作,难道真是为了李平的案子,两个方面在合作。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绝对不是简单的李平的事情,那么就涉及但自己了。

刘猛将心想,如果这是这样,那么一定要想办法让王耀中长点记性,让他明白,为人做事要知道掌握分寸,对于自己这样的一个人物,不要过分,要是把自己逼急了,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走出县政府大楼的时候,快要落山的夕阳发出散漫的光芒,照在人身上,如血色一样。刘猛将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四下转头看看,周边没人,拿出手机拨打了公安局副局长胡长达的电话。

关键时候,这个人是可以大用的。

刘猛将在电话里指示胡长达,这段时间加紧对王耀中的跟踪,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一点措施给王耀中一点颜色瞧瞧,不日王耀中的妈妈,王耀中不会叫我们爸爸。让王耀中知道,在普水的地盘上,做事要知道分寸,有些人是不能随意得罪的,否则,后果自负。

胡长达因为弟啊弟的事情,对王耀中那是非常的仇恨,作为一个自认为有头有脸的人,自己的弟啊弟出了一点事,就被王耀中弄的党内外职务都免,成为一个普通的办事员,为了这件事已经被弟啊弟一家抱怨了很多。

弟啊弟一家抱怨说,平时什么事都是好说,可是遇到这样关键的问题,却不敢帮助,这是什么样的亲兄弟。他们80多岁的老父亲也出面,要胡长达不要为了自己的前途就不问弟啊弟了。

胡长达那是有苦说不出。自己的位置那是无法帮助,而自己又找不到能够帮助的重量级人物,所以就把恨都记在王耀中的头上,现在刘猛将已经发布命令了,那么如何执行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有了如此的心里,出现恶劣的事件也在所难免。

刘猛将等人这里愁云满天,安排人马寻找对策的时候,宣传部办公室主任刘流那里却是一片山花烂漫,最近刘流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了。

因为叔叔刘大明的关系,从当时李西平的经济贸易委员会调到宣传部后,刘流每天尽心尽力的伺候着这位领导,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重金孝敬巴结领导,王子军随便说句话,他都要好好琢磨一阵,到底有什么深刻含义,这么努力的逢迎,为的就是有一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