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稀泥

牛大茂摇摇头,道:“通知是人事局办公室传达的,传达的时候,他没有提什么事。WWW。”

秦书凯就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秦书凯继续看着自己的文件,牛大茂则出去又去通知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别的领导。

过了有二十分钟,秦书凯放下手里的文件,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下了楼,王子成的车已经在下面,拉开车门等着,坐上王子成的车,直接去了人事局办公大楼上。

上了楼,他直接去了张达明的办公室,里面已经已经到了好多位副局长,正坐在那里抽烟,搞得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这个张达明就是烟鬼,每次这个班子成员到一起,几个抽烟的人都是你追我赶。

张达明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椅里,很热情的和几个人说着话,看到秦书凯进来,他站起身来,往前小小一步,道:“秦书凯同志来了,请坐吧,就等你了!”

秦书凯过去跟张达明一握手,稍作寒暄,就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沙发里。他抬眼扫了一下现场,发现单天阳今天的气色格外地好,坐在那里翘着腿,不住晃动铮亮的皮鞋,跟其他人说起话来,嗓子都比平时大。

一班人正闲聊着,门口又进来几个人,钱副市长的副秘书长杨达维头一个从外面走进来,后面跟着经贸委的赵晓翔等几个人。看到这几人出现在张达明的办公室门口,不仅是秦书凯,其他一些副职领导心里立即明白了,今天张达明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到底所为何事,有些人的眼光忍不住看了一眼秦书凯,再看一眼得意洋洋的单天阳,心说,这下倒是有好戏看了。

张达明依旧是保持着一把手该有的风度和礼貌,客气的跟杨达维握手,寒暄,让座直呼,大家全都在合适的位置上坐下后,张达明清了一下嗓门说:“人到齐了,开会吧!”

见众人都拿眼睛盯着自己,做出一副倾听下文的模样,张达明继续说:“同志们,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主要是研究关于人事考试中心的一些事情,具体的情况呢,由单天阳同志为大家说说。2yt.org”

“咳!”

单天阳也咳嗽了一嗓子,放下自己那只翘着的腿,侧头看着在座的每一位领导,道:“昨天下午,市里的分管领导钱副市长找了我开了一个会议,就上次经贸委事业单位招聘人,所谓的笔试成绩舞弊的事情进行了协调,钱副市长希望大家能够坐在一起抱着共同渡难关的精神处理此事。”

秦书凯眉角微微一抬,狗日的,还有这样的事情,考试中心也是公务员管理,中心的下属单位,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负责此事的责无旁贷的一把手,这个钱成贵工作上的事情,不找自己,找单天阳,他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

秦书凯心里不由暗想,既然这位钱副市长如此做事不顾颜面,也就不要怪自己不给他面子了,面子是相互给的,不是单方面给的。

单天阳扫了一圈,看到其它人那意外和震惊的表情,更加意气风发了,嗓门又提了一截,道:“市长很重视这件事情,让秘书长代表市长出席今天的会议,今天就请杨秘书长作指示!”

后来,副秘书长杨达维就转达钱副市长的指示,要求大家坐在一起协商此事,而不是武断的拿出很不成熟的处理意见,这样对大家对单位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和好社会,和平为上。

“秦书凯同志,你是那边的一把手,说说你的看法吧!”

张达明就看向了秦书凯,在这种微妙的时候,张达明心里清楚,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态都会被直接传递到钱副市长面前,自己想要顺着秦书凯的意思不假,但是却不代表自己愿意得罪钱副市长,所以,他必须把话语权直接交到秦书凯的手里,让秦书凯直接面对钱副市长的要求,这样一来,自己再说话也有个缓和的余地。

单天阳轻轻咳嗽了一声,表示着心中的不满,这个“一把手”,为什么自己听着就觉得不舒服呢,可是实际上的结果却是这样,那边的事情理论上秦书凯是一把手。

秦书凯说道:“既然政府的杨秘书长和经贸委的赵主任都在此,那我就表个态,一定按照钱副市长的要求,认真做好事情的处理。”

秦书凯的回答,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