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注定失败

第二天,秦书凯提议,园区班子做了专门讨论,秦书凯在会议上慷慨激昂的说了一通关于领导和下属关系处理的话题,明显对周牛红的行为提出了严正的抗议。

牛大茂的群众基础不错,加上秦书凯全心全意的支持,所以会议上马成龙即使想帮助,也是困难的。

秦书凯的脸上带着痛心愤怒的表情,他根本无需掩饰内心的真实情绪,在体制中,下级殴打上级原本就是一种最让人忌讳的行为,周牛红偏偏要这么做,是他自找倒霉。

秦书凯很是气愤的说:“我们的一些年轻干部,自以为工作上做出了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忘记了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忘记了同事间的团结友爱,忘记了尊重上级领导,这就是一种歪风邪气,这就是给党旗抹黑,严重影响到我们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我提议,要严肃处理这件事,对于犯错的当事人,无论他有过怎样的成绩,怎样的背景,都不可姑息!否则只能会助长干部队伍内部的歪风邪气!”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马成龙的,谁不知道周牛红背后的老板是你马成龙的人,我说的背景就是你,你是他的靠山,现在周牛红惹祸了,我倒要看看你出来怎么交代?

另外的一个副主任说:“年轻人毕竟性情冲动,应该看到他的优点还要给他们机会,不过对他们已经犯过的错误的确是不能姑息,必须要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否则不利于日后发展。”

马成龙抽了口烟,慢条斯理道:“我同意秦主任的意见!”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都落在马成龙的身上,每个人都知道马成龙是周牛红的靠山,也都认为马成龙是肯定要维护周牛红的,可马成龙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同意处理,和秦书凯达成了一致意见,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马成龙当然清楚秦书凯把这件事情当众提出来,其用意就是向自己发难,周牛红这小子也太嚣张了一点,动手打上级领导,无论他的出发点何在,这种事都是让人忌讳的,就算其他副主任表面不说,可心中一定也会有些想法。

那天,单位同意给予周牛红免除任何职务的处分。

马成龙这么做,那是没有办法,这个牛大茂现在肯定不会同意不起诉这个周牛红,那么被公安处分过的人,也就意味着被开除了,与其这样,不如自己主动,做个人情。

这个周牛红如果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给他十二个胆子也不敢这样。

再说,会议过后,秦书凯正得意的哼着小曲呢,接到钱部长的电话,说是让秦书凯立即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有话要说。

秦书凯知道,钱部长找自己,必定是关于干部调整的事情,说到底这位毕竟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每天手里盘弄的都是这些事情,只是不知道,这次他又要盘弄谁到什么位置上去。

秦书凯手里正好有些事情要处理,便在电话里说道,钱部长,有什么事情,在电话里说,还不是一样吗?咱们哥俩这关系,你还怕我这里隔墙有耳吗?放心吧,你说什么,我都替你做好保密工作。

钱部长低声说,秦书凯,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不大清楚,你听我说,我要跟你谈的事情,事关重大,时间紧迫,你赶紧的什么都别说了,快点过来一趟就对了。

秦书凯听出钱部长话里想要跟自己谈的事情,似乎还挺严重的,稍稍思忖了一下,对着电话说,好吧,既然钱部长坚持要我亲自走一趟,我也只好悉听尊便了,谁让您是领导呢。

钱部长显然没有任何心思跟秦书凯开玩笑,见秦书凯答应过来,不等秦书凯把最后一句玩笑话说完,当即把电话给挂断了。

秦书凯听着电话里急促的滴滴声,心里不由有些奇怪,这钱部长一向做事斯斯文文的,甚少有失态的时候,今天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真的遇上了什么难解决的大事了。

这样一想,秦书凯不敢耽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转脸来到了钱部长的办公室。

刚一推门进去,钱部长立即起身亲自把办公室的门关好,又把门从里头反锁上,然后才回头招呼秦书凯道,兄弟,赶紧坐下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说,你要尽快想办法。

秦书凯见钱部长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不由笑道,钱部长,你这是干什么呢?地下工作者?还把办公室的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