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老大 (2)

即就脸上煞白,他从地上爬起来,还是忍不住地双腿颤抖,妈呀,自己这回可闯下大祸了,竟然敢骂局长是龟孙,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嘛他拿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嘴角抽搐半天,才勉强挤出个笑容:

“局长,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冲撞您了,请您原谅!”

秦局长冷哼了一声,眼皮子都没夹对方一眼,大手往那群执法人员中间一指,沉声道:“你,上前来讲话”

指到的那位工商,当时就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就是他在茶叶里动了手脚,秦局长别的人不指,偏偏指他,这小子已经意识到自己要倒霉了。

战战兢兢地走出来,工商的后背的衣服就全湿透了,“局长,我……”说话的时候,这家伙牙齿直打颤,咯咯咯地响个不停。

“你好眼力啊!”冷笑一声,道:“这里至少有五十箱茶叶,你能一眼就看出哪箱有问题,完全可以说是如目光如炬了嘛,你的这份业务能力,倒是让人佩服啊,是不是该表扬还是让公安来查查?”

“我……我…”工商拿手擦着汗,却怎么也擦不完,他没想到自己捣鬼的手法,竟然被局长给看到了,“我就是随……随便那么一查……”

“随便一查?”秦局长背起手,道:“好啊,那就再劳驾你一趟,过去帮我随便查上一查,看这还有哪箱茶叶是有问题的”

工商浑身一颤,当时就感觉眼前一黑,心道完了完了,彻底完了,当着局长的面,他哪敢捣鬼,别说是去检查茶叶,就是迈个腿,他都已经迈不动了。

那天,李国安被局长当场免职,其余的人都要背个处分。

秦书凯后来知道,这一切都是上次到冯雯雯这边执法吃亏的常伟,这个李国安和常伟是连襟,所以就出现所谓的市药监局和工商局联合执法的事情,于是秦书凯给李大华打了电话,说,李科长,上次的事情本来完了,可是你的下属很不安分守己,竟然联合市里来继续捣乱,现在市局的李国安已经被免职,下面就看你如何处理此事了。

李大华一听,狗日的,自己好不容易把此事摆脱干系,这个常伟给自己惹事,当时就说,秦主任,你放心,我会让这个小子永远的记住这个教训的。

秦书凯说,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下午,秦书凯刚到单位,瞧着下属们一路跟自己打招呼的笑容都带着些许异样,他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

这官场中,最容易走漏风声的莫过于各级领导召开的关于人事调整之类的会议内容,就这半天的功夫,指不定自己要调整位置的消息已经像是一阵旋风刮遍了整个普安市的各大小部委办局的各个角落了。

秦书凯不动声色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进门,牛大茂就跟进来说道,秦主任,我见你上午没来,还以为您下午也不会过来了。

秦书凯看了牛大茂一眼说,牛大茂,这是是什么话,这里我秦书凯的的办公室,我怎么会不来呢?

牛大茂看了秦书凯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说,那个,秦主任,不是听说……。

秦书凯不等牛大茂说完,便一副教训的口气说道,牛大茂,你也是领导干部了,别听风就是雨的,要是真要有什么事情,难不成我会不提前跟你沟通吗?安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没有见到正式的文件之前,不要有任何其他想法。

牛大茂听出秦书凯的话里,似乎外头诸多传言并不一定就是真实,心里不免有些高兴起来。牛大茂面露喜色的说,秦主任,有您这句话,我在总算是安心多了,您都没看见,马书记今天尾巴都快要翘上天了。

秦书凯疑惑的口气“哦?”了一声。

以他对马成龙的了解,马成龙若是真的听说了常委会上已经通过决议,要把自己调整到市委办任副秘书长调研员,只怕他的大牙都要高兴掉了,跟自己认识这么久,他马成龙心里最盼望的莫过于看着自己哪一天能出糗吧。

秦书凯想这个马成龙如此的想看自己的难堪,那么自己也该在什么时候再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自从普水之后,似乎很少真正和马成龙斗了,这个老小子已经好了疮疤忘了痛。

秦书凯知道。自己要想把马成龙控制住,那是太儿科了,随便抓住那都是一大把的证据,都可以让马成龙吃不了兜着走。不过,暂时情况下,先让他得意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