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人选

武达说,美的你,我请你吃饭,我到了你红河县的地盘上,你竟然还要我请你吃饭,你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赶明儿,我去跟卢书记好好说道说道,这就是你秦书凯秦县长的待客之道?

秦书凯惊奇的口气问道,武部长,你到红河县了?我这里怎么没收到消息呢?如果是这样,那么就是这个宣传部的董部长做事不厚道了,老领导来了,都不让我们去陪。

按照正常程序,武市长怎么说要是市委常委,他要是到了底下县里,应该受到很隆重的接待,至少书记县长是要全程陪同的,现在武达说自己到了红河县,秦书凯作为县长却对情况一无所知,这玩笑可真是开大发了。

武达见自己说漏了嘴,赶紧弥补说,秦书凯,我是说,今晚我要到你红河县去,你可得请我吃晚饭,但是,我必须跟你强调一点,我这次去红河,专程为了找你,属于私人见朋友的性质,你可别给我整一大桌的不想干的人过来,我可不想在场面上应付浪费时间。

秦书凯这才听明白武达的意思,连连点头说,行了,我明白了,等你来了再说吧,我这里好酒好菜管够。

达又跟秦书凯寒暄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其实,武达刚才的确是说漏了嘴,此时的武达已经到了红河县,不仅到了红河县,还把贾珍园叫到住处,狠狠的日弄了一番。

自打贾珍园到红河县当纪委书记后,武达有一段日子找不到发泄邪火的对象,虽然后来也相中了几个目标,那些女人比起贾珍园伺候男人的本事来,显然是差远了。

他给贾珍园打电话的时候,贾珍园的态度显然是抵触的,可是武达说了,要是贾珍园不过来跟自己见面的话,自己就找到她的办公室去,他倒是要看看,贾珍园这个纪委书记当着下属的面,是不是会拒绝自己这个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邀请。M.2yt.org

贾珍园尽管心里很无奈,被武达逼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满脸戒备的神情来到了武达下榻的宾馆房间。

贾珍园推门进去的刹那心里就开始后悔了,自己这不是羊入虎口吗?这宾馆房间里,只有自己跟武达两个人,门一关上,只怕以前的噩梦又要再次重演。此时后悔显然是已经有些晚了,武达见到了日思夜想的贾珍园,哪里还能轻易放过她,一见面就来了一个饿虎扑食般的拥抱,紧紧的把女人搂在怀里啃起来。

贾珍园面对武达的“热情”,欲拒还迎,大白天的,在宾馆的房间里,贾珍园不敢弄出多大的声响来,可是武达这次来势凶猛,几乎像是要一口把她吞掉一般,手下的动作太过用力,搓-揉的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宾馆的床上成了武达的舞台,而贾珍园作为送上门的小绵羊,此刻只有任人宰割的份,那份凄凄艾艾的表情被武达看在眼里,却变成一种说不清的刺-激,武达愈发的不管不顾起来。

等到武达梅花三弄结束后,时间正好到了晚上下班的点上,想到之前跟秦书凯约好一起吃饭的事情,武达这才放手贾珍园,瞧着她忙不迭的穿戴整齐,偷偷摸摸的从自己的房间离开。

为了招待老朋友武达,秦书凯把当晚的吃饭地点定在了金蝶苑,这里是红河县位置比较偏僻的五星级酒店,最大的特点是周围的环境相当好,柳树成荫,林间小道周围,盛开着这个季节里绽放的黄色,紫色,白色小花,远远看起,显出几分说不出的宁静感觉。

尽管只有两个人吃饭,排场依旧不小,秘书帮秦县长定了金蝶苑视野最好,档次最高的大包间,原本能坐得下十五六个人的大圆桌,今天却只为招待武达一人准备。

一进门,武达便咋呼说,到底是当县长了,鸟枪换炮啊,这环境可是不比市里的五星级酒店差多少。

秦书凯调侃的口气说,这不是专程为了接待你这个常委吗?难得来一次,难不成请你吃路边摊?

武达笑道,我还真没看出来,我在秦县长的心目中,还有些位置,那胡亚平要是来了,你不是要把整栋楼都给包下来?

秦书凯鼻子里“嗤”了一声说,你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今晚咱们兄弟难得一块吃顿饭,你要是再提那些不乐意听的,看我今天不跟你动酒瓶对推。

武达赶紧举手说,行了行了,我得罪不起,行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