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_第3718章 不和谐的夫妻

司机尽力左闪右躲想要避开这帮人手里的武器,不料双拳难敌四手,躲得开一个却躲不开几人齐齐从前后左右分别攻过来的木棍。

突然有人用尽全身力气甩出的木棍正中司机后腰,这一下子猛的把司机打倒在地惨叫连连,坐在车上的秦书凯忍无可忍,尽管明知道自己手无寸铁不是这帮人对手,却还是大吼一声从车上奔过来,不顾一切要救司机。

秦书凯一记飞腿从一名歹徒身后猛的踢出去,一下子把这名歹徒踢了个狗啃泥,旁边几人立马冲着秦书凯杀过来,地上的司机见主子危险,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一名歹徒一条腿。

歹徒见状,回头冲着司机脑袋猛的砸了一棍,可怜的司机当场脑袋鲜血四溢大叫一声昏倒在地,秦书凯见司机被打,心里恶边胆丛生,恨不得此时手里有一杆枪把眼前这帮歹徒一一干掉。

好汉不吃眼前亏。

秦书凯自知自己不是这帮人的围攻的对手,眼看所有人全都冲他围扑过来,他不顾一切转身就跑,只听耳边风声唳唳,身后追赶的歹徒脚步声越来越近。

夜晚空阔无人的樱花大道俨然成了这帮无法无天歹徒作恶天堂!

就在秦书凯以为自己今晚必定难逃一劫,突然他发现不远处一辆看似眼熟的车子冲着自己方向急速驶来,他内心经不住一阵狂喜,迫不及待冲着那辆车拼命招手:

“周三,周三!我在这!”

喊话的空,周三乘坐的轿车及时赶到,身后接连几辆面包车,商务车接踵而至,从车上下来的一大批手拿钢管的年轻人,呼啸着冲追赶秦书凯的那帮人冲过去......

......

十多分钟后,受伤的司机已经被紧急送往医院,那帮歹徒眼见事情不妙,一个个恨不得比兔子跑的还快,好不容易抓了两个腿部受伤跑不动的,揪过来一问,果然是今晚策划好了要对秦书凯下黑手。

秦书凯追问这帮人,“到底何人指使?”

答案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指使这帮人对秦书凯下手的人居然是普安市纪委书记徐匡娣?一旁的周三明白过来,冲着秦书凯苦笑:“秦书记,看来是有人把徐匡忠出事这笔账算到你头上了。”

此情此景,秦书凯除了苦笑,心里更多是一种难言的愤怒,他早就让普安市的政协主席江建锋密切关注徐匡娣的一举一动。

这段时间以来,江建锋搜集了不少关于徐匡娣滥用职权贪得无厌的事情,只因为秦书凯一向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从未对徐匡娣动过下手的念头,却不料这女人不知好歹太岁头上动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当着周三的面,秦书凯神情凝重拨通了江建锋的电话号码,无比淡定口气对江建锋说:“**,徐匡娣的网是到了该收的时候了。”

“明白。”

电话里传来江建锋笃定应承声音,老朋友之间有许多话不必要多解释。

深更半夜,突然接到秦书凯决定对徐匡娣动手的电话,江建锋明白,自己只要按照秦书凯吩咐的去做就行,这些年,只要是秦书凯打定主意要干的事情,哪一样失过手?他要自己去做的事情,必定有他的道理。

一旁的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