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4章 站队错了

对于这份恩情她不仅不愿领情反而当着单琴的面鄙夷道:“别人都找不到刀疤强,唯有他秦书凯能耐大能找到,要我说刀疤强绑架我的事不会是他秦书凯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吧?”

人要是带上有色眼镜看人怎么看别人都不像好人。

单琴见王静瑶对秦书凯成见太深忍不住出言为他辩解:

“王总你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想法?刀疤强是小老鼠的弟弟,他和秦副书记之间可是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他怎么可能听从秦副书记的摆布?”

单琴一句话把王静瑶堵的哑口无言,但她依旧从心底里不愿领秦书凯这份大恩情,嘴里“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不得不说,秦书凯不计前嫌积极主动参与救援王静瑶的行为不仅让单琴等人佩服有加,连市政法委的冯书记也对他的大度所感动。

王家兄妹跟秦书凯之间的恩怨过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没想到秦书凯在紧要关头能全力以赴帮忙救人,就冲这一点他也能看出秦书凯的胸怀绝非一般人能比。

眼看省里领导给副市长敬任光规定的“三天期限”只剩下最后一天,敬任光急了!这是他踏入官场以来所遇最大危机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淮河风光带项目眼下连最初的设计方案都没有,省里规定的最后期限却迫在眉睫,市长贾道友眼看形势不妙索性对自己避而不见,这样的局面让敬任光早已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

晚上,心事重重的敬任光刚回到家便看到老婆正两眼通红坐在沙发上流泪,他赶紧走过去问,“出什么事了?”

老婆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看向他问,“老公,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被免职了?”

敬任光心里一沉忙问她,“你听谁胡说八道呢?压根没有的事。”

老婆见敬任光听了自己的话后脸色大变便猜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八成是事实,这让她原本伤心难过的情绪越发收不住。

她一边抽泣一边冲敬任光哭诉说:

“老公,你被免职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今天在单位领导为了一点小事把我叫到办公室狠狠教训了一通,我当时气坏了就跟领导吵起来,没想到领导说我以后别想再摆什么副市长夫人的臭架子,还说你已经被免职了,他还让人把我赶出办公室,我上班快二十年了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我”

老婆说着说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掉下来一时间竟泣不成声,这让敬任光心里一团火骤然升腾。

“老子还没被免职呢,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居然就敢对你这副嘴脸?”

“你还没被免职?”老婆抬起一双泪眼看向敬任光,“那就是说你要被免职的消息是真的?老公你平常整天忙的脚不沾地连在家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你那么拼死拼活的工作怎么好端端会被免职呢?”

老婆的话让敬任光一时无言以对,别人不清楚他的辛苦,跟自己朝夕相伴的老婆却非常了解。

自从他接手淮河风光带项目,上要忙着请设计师并争取把项目申报为国家级项目,下要操心洪河县委书记人选问题以确保淮河风光带项目能够顺利完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