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子2

周武帝带着闫俊伟下来时,街边已经围满了,正看戏。

只听得圈内一道洪亮的男声响起,“撞了?难道不是故意走过来撞的吗?沈熙言,又想找打?”

“打?孟炎洲,今日尽可以试试!知道冲撞朝廷官员是什么罪吗?轻则杖打八十,重则枷刑,来啊,绑了他去京畿衙门!”沈熙言一喊,脸上的伤疤更加扭曲,看着十分骇。

孟炎洲冷笑,“朝廷官员??据所知朝廷律令有言,身体有缺者不能为官,就凭这幅尊荣,当的哪门子官?”

“!”沈熙言气的脸色发青,辩驳道,“昔日太祖缺了半耳照样称帝,如何不能为官?上,绑了他去衙门!”

一众家丁大声应诺,上前将孟炎洲围住。

“不好,这群可不是普通的家丁,瞧那绵长的气息和稳健的下盘,个个都是练家子,沈熙言这是故意下套要害孟炎洲!”闫俊伟沉声道。

周武帝虽然功夫不如闫俊伟,可也是自小习武到大,早就看出来了,脸色一冷便推开群走了进去。

“冲撞了朝廷官员?这罪名着实不小,需严肃对待,敢问阁下可有委任状,可有官印?将这两样东西拿出来,这位兄台自会随们走,绝无二话!”他踱步到孟炎洲身边,他肩膀上按了按。据他所知,沈熙言要半月后才能正式上任,这些东西自然是没有的。

孟炎洲武艺不凡,如何看不出这些家丁的来路,立即配合的大声喊道,“沈熙言,若把委任状和官印拿出来,大爷今儿任打杀!打死不论!若拿不出来……”

“若拿不出来,大周律有言,冒认朝廷官员轻则抄家流放,重则腰斩。”周武帝转了转手里的白玉骨扇,语气陡然变得森冷,“且,太祖缺半耳乃战时受伤所致,阁下却因一个女支子,阁下如何敢与太祖相提并论?都说良妃宠冠后宫,沈太师权倾朝野,沈家欲与皇族比肩,难道想要一手遮天,亦或是改天换地不成?”

来的指控一项比一项严重,且还都戳到了点子上,明明一身温和气质,但对上对方漆黑的眸子,沈熙言就觉得遍体生寒。看见围观众审视怀疑的表情,想起父亲耳提面命要低调行事的嘱咐,他咬牙,心中犹豫不决。孟炎洲差点害得他前途尽毁,好不容易逮到机会,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

就这时,闫俊伟带着一名身穿校尉官服的青年挤进来。青年二十出头,长相十分俊朗,眉宇间透着一丝戾气,他看向沈熙言,冷声道,“沈熙言,冲撞朝廷官员,半月后才有资格说这句话。今日若没完没了,本官亲自带去京畿衙门走一遭,去龙禁卫也可以。”

“哼,们走!”龙禁卫目前还未被沈家完全掌控,来更是个硬茬,轻易招惹不得,沈熙言深深盯视几一眼,带着家丁排开群,狼狈退走。

“这位兄台,多谢了!”孟炎洲对周武帝拱手,笑容爽朗,然后走向青年校尉,搭着他肩膀道,“华山,怎么来了?”

“齐东磊派给送了信。”来朝周武帝身边的闫俊伟指去。

“东磊,今儿怎么不温柔乡里混,跑到外面来了?多谢了啊!”孟炎洲走过去,捶了捶闫俊伟的肩膀,语气颇为热络。同样是京里大名鼎鼎的纨绔,两自然有些交情。

“也不能见天儿的黏女身上,多没出息。”闫俊伟吊儿郎当的打开折扇,自以为风流潇洒,其实那猥琐的模样看着实糟心。围观的群立马散了,齐东磊的热闹他们早看腻了!

“这是朋友?”孟炎洲指着他身边的周武帝,周武帝朝他温和一笑。

“嗯,从直隶来的,上京办点事。”闫俊伟点头。周武帝略一拱手,“下韩海。”

“下孟炎洲,方才多谢了!”孟炎洲连忙回礼,丝毫没有世家公子的倨傲,分明是个性格豪爽的大男儿。

因孟炎洲是个白身,平时又不务正业,只知道瞎玩,这还是周武帝第一次见他。见了才知道,这大舅子并不如市井传言那般不堪。

“下王华山。”青年校尉也跟着拱手,肃然的表情此时已平和下来。

“王华山?”周武帝脸上的微笑有些凝滞。这个名字虽然只听过一遍,却被他牢牢的记了心里,这是桑榆危难之中可以将家全心托付的,对方与桑榆的情分肯定非比寻常,他如何能够不意?

“韩兄认得下?”

周武帝深邃的眼眸定定看过来,着实令王华山有些不自。这的目光极具威仪和穿透力,绝不是普通的富家公子。

“不认得,依稀听提起过。”周武帝摆手,脸上的笑意有些淡。

闫俊伟眸光微闪,热情的邀请两一起上楼用餐。此时已到晌午,齐东磊和韩海又帮了大忙,孟炎洲和王华山没有推拒,跟着上去了。

走到门边,周武帝落后两步,拉住闫俊伟低声询问,“王华山什么来历?”

果然问了!肯定是从德妃娘娘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