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1

李贵妃的出现太过突然,周遭的宫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扑到了太后跟前,想要伸手去抱太后的腿。

孟桑榆飞快闪身挡太后面前,看清对方骨瘦如柴,憔悴不堪的面颊时,眉头狠狠一跳。无需听她诉苦,只看她这幅模样就知道她过的有多么凄惨,那双手已经不能称之为手,干枯的像一截老树枝,抱住她小腿时没有半分力道,甚至还微微发抖。

虚弱到这等地步,她是如何走出守卫重重的冷宫顺利来到慈宁宫的?要知道,两宫的距离可不近啊!孟桑榆先是疑惑,继而立刻参透了其中关窍,挣开她的手臂,缓缓退到一边,朝太后看去。

太后一脸惊愕,迟疑的唤道,“李贵妃?”

“太后,求您老家救救二皇儿吧!他快被这个毒妇害死了!”李贵妃趴伏太后脚边,指着沈慧茹,扭曲的脸上满是仇恨。

“才是毒妇!还儿命来!”贤妃双眼血红,扑上去厮打李贵妃,场中顿时乱作一团,而沈慧茹早已收起脸上的惊慌,大声命令侍卫将带出去。

“慢着,将她们拉开,哀家倒要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太后挥手,侍卫立即将两个女拉开,贤妃已是鬓发散乱,而李贵妃更加不成形。

“太后,臣妾冤枉,二皇儿冤枉啊!”李贵妃泣不成声,开始断断续续的诉说自己的冤屈。

殿内众全都用或冰冷无情,或幸灾乐祸,或无动于衷的目光看着涕泪横流,痛不欲生的李贵妃,贤妃更是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能生啖其肉。但随着李贵妃爆出的隐情越来越多,她们再也无法维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了。

绝子汤?皇儿被下毒,活不过成年?不,这一定不是真的!她们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朝沈慧茹看去,看见对方青白交加的脸色和眼底一闪而逝的心虚时,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都说了是秋后的蚂蚱,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果然是真正的皇上,位置一坐稳就使雷霆手段,半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给。孟桑榆深深看一眼沈慧茹扭曲的脸,垂头讽笑。

“太后,臣妾……”沈慧茹不愧是沈慧茹,很快就镇定下来,捂着肚子上前,跪太后面前,正准备替自己申辩,没想一跪下去竟直接瘫软了地上,喉头溢出痛苦不堪的呻-吟。

她瞪大眼,用力环抱住抽痛不已的肚子,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后臀的裙摆缓缓浸出一片血红的污迹。事情来得太快,她除了剧痛,什么都意识不到了。

“啊!良妃娘娘小产了!”念慈惊恐的尖叫起来,其他嫔妃也有些傻眼。

“将良妃带到偏殿去。”太后容色淡淡的开口,冰冷的视线掠过沈慧茹时暗含一丝杀意。几名身强体壮的嬷嬷走上前,毫不温柔的抬起良妃,惊恐不安的念慈也被强行带走,徒留下地面上一滩刺目的血迹。

“们都留下,哀家叫太医给们诊脉,看看李贵妃说的是否属实。再去几个将皇子们也一同带来。”太后手里捏着一串佛珠开始诵经,双目微合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

侍卫们领命而去,李贵妃安静的趴伏太后脚边,灰白的脸如枯槁的朽木,没有一丝生气。众妃心神不宁,不言不语,殿中死一般的寂静。

陪同太后一起去千佛山的几名太医很快就受召赶来,几位皇子也随后被侍卫送进大殿。看见躺软榻上,被侍卫抬进来的二皇子,李贵妃终于有了反应,泪流满面的扑过去。

二皇子双腿的大腿骨都被打断了,因没有医治,如今竟是连站立都不能,除非重新把腿骨打断接上,但即便如此,日后也会落下严重的残疾,每到阴雨天便剧痛不止。

几名皇子都中了毒,身体十分虚弱,精心调养几年或许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但寿元绝对不长。

除了一直禁足不出的德妃和几名未曾侍寝的低位嫔妃,众嫔妃俱都被下了绝子汤,无一幸免。

几名太医全都是太后的心腹,有所依仗,又事先得到了皇上的指示,故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等他们话落,满殿寂静,半晌后才听贤妃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随后便是宸妃、丽妃等,纷纷抱住自己的皇儿痛哭。撕心裂肺的哭声很快就响成一片,此时众的心思只有一个,要将沈慧茹碎尸万段!

会咬的狗果然是不叫的。谁能想到温婉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