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宝

碧霄宫的正殿内,一名身穿灰色袍服的小太监放下手里的金丝笼,给坐在主位的德妃娘娘跪下请安。

正殿的地板由奢华的金砖铺设而成,虽名为金砖,实际上却是黑色的,表面细腻平滑,散发出一层盈盈似水的波光。仿似被金砖的光芒所摄,小太监有些炫目,不由闭了闭眼,微微抬头朝主位上德妃娘娘的绣鞋看去。

这是一双遍布暗金雀鸟纹的云锦绣鞋,上面缀满小颗小颗的红绿宝石,顺着雀鸟的尾羽排布成条条缕缕的漩涡状,晶莹璀璨,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听说这双鞋是德妃娘娘闲时无聊所绘,皇上见了大为喜欢,特意请了几名暹罗国的工匠日夜赶制,在娘娘寿辰那天送出,令一众嫔妃看红了眼。连穿衣住行这点小事都能得到皇上如此重视,德妃娘娘的受宠程度可见一斑,难怪连统摄六宫的李贵妃娘娘都要避其锋芒。

想到这里,小太监面上更加恭敬了。

主位上的女子身着一袭宝蓝色宫装,其上遍布繁复的,用金银双色丝线勾勒的孔雀纹,行止间流光溢彩,华光四射,令人不敢直视。虽只十七八岁,还是极为青涩稚嫩的年纪,女子却貌若芙蓉,雾鬓风鬟,端严高贵的气派弱化了她眉眼间的稚龄感,特别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凤眼,微微上挑的眼尾用炭笔勾描加粗,更显得目光犀利,不怒自威。

小太监匆匆瞟了一眼就不敢再看第二眼,心中暗暗咋舌:如此一个堪比神仙妃子般的人物,难怪只进宫三年就从小小的贵人一路飙升至四妃之首。连皇后娘娘都被她斗死了,更何况潜邸旧人,早已色衰爱弛的李贵妃娘娘?等德妃娘娘的父亲——建威大将军这次阻击蛮军得胜归朝,这后宫还不得是德妃娘娘的天下?说不定皇上一高兴就将德妃娘娘晋封为皇后也是有可能的。

心中暗自思量,小太监脸上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等德妃娘娘叫起后便提着金丝笼上前,指着笼子里的几只小奶狗热情介绍起来。

这是几只白色的西施犬,垂顺纤长的皮毛油光发亮,用篦子梳理的一丝不苟,因为出生不足一月,身量还十分娇小,雪团子似地挤在一起,看上去非常惹人怜爱。

德妃凤目微眯,眼底骤然发亮,挺直的脊背也不由自主向前倾了倾,往金丝笼看去。

“这是……”秀眉微蹙,她指着笼子角落的两团褐色物体,迟疑的问道。

“回娘娘,这种狗是半年前一个名叫‘高卢’的番邦进贡给我大周的,听说是他们那儿的宫廷犬,品种也算名贵。恰逢这种宫廷犬产崽,奴才想着也许会有主子喜欢,就拎了一只过来。”小太监毕恭毕敬的答道。

相比京巴和西施犬,这种番邦犬的毛发蓬松卷翘,看上去非常凌乱,颜色也是泥土一般的深褐色,很不符合大周朝的审美观。虽然品相不佳,但好在它系出名门,那些不得宠的低位嫔妃因为没得挑选,也许会乐于收养。考虑到这种情况,小太监临出发前又挑了两只一同带上。

高卢?法国?德妃眸光微闪,红唇轻启道,“把笼子带上来,让本宫仔细瞧瞧。”

小太监低声应诺,将笼子抱在胸前,小心翼翼的走到德妃座下,低眉顺眼的站定。

德妃倾身,定睛朝笼内的两只褐色团子看去。这果然是两只法国贵宾犬,蓬松卷曲的绒毛是令人食欲大增的巧克力色,因为照顾得当而泛出油亮的光芒,看上去非常健康,乌溜溜的黑眼珠水水润润,怎么看怎么讨喜。

从大千世界而来,德妃的审美观自是独一无二,半点也不觉得这两只小狗丑陋,反而喜欢得紧。

在德妃审视的目光中,稍微瘦弱一点的褐色团子好似有些不安,它背转身,躲进笼子角落,将毛茸茸的屁股墩留给德妃欣赏,那缩成球状的背影不知为何竟流露出一种惶惑迷茫的味道。它身边的兄弟好似感觉到了它的不安,后腿一登便扑上去,试图给它一个拥抱,却不想被它一爪子拍开,动作说不出的犀利霸气,但配上那小小一团的身子和粗短的小肉爪却是怎么看怎么喜感。

德妃忍俊不禁,一手捏着绣帕掩住嘴角的笑意,一手指向笼里的小团子说道,“这只很有灵气,留下吧。”

小太监应诺,将那褐色团子从笼里拎出,交给一旁的大宫女碧水,又嘱咐了很多喂养方面需要注意的事项,末了将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收进袖袋,欢天喜地的出了碧霄宫。

等小太监走得远了,笔直坐在主位的德妃立马软倒身子,风情万千的斜倚在贵妃榻上,摘掉手上金灿灿的指甲套,朝大宫女碧水伸出手,急切的开口,“快给本宫抱抱!”此时此刻,她身上端严高华的气派仿似被一阵大风刮走,消散的无影无踪。

“娘娘小心点,这畜生有些桀骜,难抱得很。”碧水收紧十指,箍住挣扎中的小狗,边将它递给德妃边警告道。她并没有发觉,在听见‘畜生’二字时,手里的小奶狗有片刻的僵硬。

待小奶狗回神,它已经被转移到了德妃的怀里,德妃纤长葱白的指尖正缓慢而温柔地滑过它的背脊,带起一片酥麻战栗的感觉,令它情不自禁的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它在撒娇呢,真可爱!”德妃清润婉转的嗓音中带着浓浓的笑意,非常迷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